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传说德艺

当前位置:主页 > 传说德艺 > 传统国学 >

【李江南随笔】谁来救赎?

2015-07-03 11:11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内心强大的人往往很孤单,蔑视世俗,孤芳自赏、、、卓尔不群。在唯心的世界以独特的思维理念、精神感受塑造完美;在唯物的世界,仅是一个孤独的行者、、、、。
    淡定之余,内心世界已是宠辱不惊,唯独嗟叹我洋洋礼仪之邦,怎凭空多了这么一层层凉血与无知,要么是穷斯滥矣,要么是麻木不仁。在这个精神无处皈依、缺乏信仰的唯物年代,读书人不谈理想,生意人只求真经。‘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当看到那些专横跋扈、口出污言秽语的国人、想必是产量很大。他们肆无忌惮、为所欲为,拜金已经使得他们的灵魂蒙垢太深,无法自拔;看得出、满世界跑的、、都让季风给刮燥了,内心除了物质,已经‘富有’到仅剩一只躯壳、疯狂摇摆、尽情卖弄。
    实际上,真正孤傲的人是从不会推卸责任、亦不会姑息养奸;甚至对待被邪灵拉拢而走火入魔的同类、报以强烈的同情和怜悯。然,每当看到现实以及网上有人口出恶语、思想堕落,非常鄙视。人格的魅力都跑到那些真正名副其实、民主、发达以及所谓“落后”的国家去了,而礼仪之邦无非一纸空文而已。一个人、一条龙,莫被搁浅;十个人,一堆虫,只是繁衍。‘镜花缘’里那种礼尚往来、相互忍让的君子之乡,也只能在唐敖、林之洋的漂流梦想里才可以看得见了。 
    走着走着,星儿淡了,极目尚未远眺,弹指人到中年、叶落黄花瘦。厌倦了尘世的虚伪造作 。正因为被伪装的东西太多,致使那份根深蒂固的罪恶,在恶性循环的变相中劫杀、掠夺。而那些被救赎的灵魂,也只因犯了天条被谪贬人间,自此多了那份因果,挣扎在现世纪的轮回当中。因为失陷的灵魂遍布在世界的各个角落,于是便有了由虔诚的小贩、商人、平民,组建成‘生命之道’的夜行人,不避风寒,晓行夜宿,为了现世纪人类的罪恶、布道救赎。
    黄花不知西风促,一夜瘦成光枝头;人间风雨路,两地后庭花。人到中年,感悟颇深;不再执拗于现实,不再遵循哪些不符合逻辑的东西,所谓‘追求’二字,也因逐渐失去的热情而变得麻木起来。 
    静听日月一首歌,半壁‘江山’渐蹉跎;仰望苍穹应无恨,一轮明镜挂山坡。孤星月夜,思绪澎湃,感慨不已。我喜欢沧海,只有历经沧海的人方才有心有情、有美有善。 沧海,因为它蕴含人间百态、万象以及世故。非性情者,不能动情,非胸罗万象不能包容。正因为人生来造就一个欲望之身,也就有了看待任何物事的片面性、狭隘性。有欲看人生是错综复杂,无欲看人生是清清如水;人求无欲皆难舍,万事到头空有欲。很少有人能在唯物的世界里,放弃舍弃欲望和贪念。而人生的真谛,也只能在光阴的流逝中得以诠释。 白驹过隙、万象更迹、匆匆过客、落无声息,浮华不能尽掩的苍白世界,谁来给以救赎?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