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传说德艺

当前位置:主页 > 传说德艺 > 传统国学 >

仇长华先生墨竹网展

2018-10-18 21:59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人物简介:仇长华 一九五一年出生。祖籍江苏揚州。七十年代师从方济众先生,九十年代师从江文湛,刘永杰,李多木老师。现为国家二级美术师、中国书画协会理事、中国西部文化艺术交流发展中心副主任、陕西省人民政府黄楼画院副院长、陕西省长安书画研究院副院长,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西安市美协会员、陕西省文化经济交流协会理事、长安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长安山水画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西京大学客座教授。
仇长华自幼酷爱书画艺术,几十年如一日潜心研习。其作品天趣生动,秀润高雅,既有鲜明的时代风格,又有丰厚的传统功力,多次参加国内外书画大展,获奖20余次。。2002年7月随陕西美术家协会书画代表团出访韩国。作品为多家博物馆、艺术研究机构收藏,多幅作品曾作为礼品被西安市人民政府经济代表团赠送美国,英国,德国。意大利,日本等各国要员。面世有《仇长华花鸟画选》《仇长华国画集》。其艺术成就被载入《长安名家书画集》《西部艺术家》《西部实力派书画家》《中韩美术作品联展集》《人民画报—前进中的中国》等。2005年7月被中国书画家联席会授予“百名中国书画名家”荣誉称号。









一枝一叶总关情
——读仇长华先生墨竹有感
近日,仇长华先生埋头画案,潜心研习创作了数十张墨竹。打开画卷,翻看着千姿百态的墨竹,我不禁为他勤耕不辍的精神所感动,也为他水墨运用的谙熟程度而叫好。特别是他用酞青蓝、朱砂、赭石、石绿画的几幅作品,很有创意,很有特色,让我拍案叫好。透过这些作品,我看到了他对竹子的喜爱和敬重,也看到了他对画竹的坚持。这就让我想起郑板桥的那首《竹石》诗:“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正是竹子的这种精神激励着仇长华先生在书画的道路上坚韧不拔,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到了今天,成为长安颇有建树的书画名家。
“梅、兰、竹、菊”被世人称为“四君子”,为历代文人墨客所喜爱,也是许许多多画家的笔宠。而作为花鸟画家的仇长华先生,他在画好梅兰菊的同时尤喜爱画竹,真可谓是情有独钟。因为他对竹子寄托着自己的情愫,寄托着自己对艺术的追求。竹子那种虚心有节、散淡潇洒遂成为他为人处事的把握;而竹子那种咬定青山、奋发向上又成为他艺术创作的师表。他信奉苏东坡说的“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他无事的时候总喜欢和竹子在一起,哪里有竹子哪里就有他的身影。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烈日高温,亦或是冰雪寒天,他都会流连忘返,痴迷于观竹、写竹的自我世界之中。常年的观竹和写生,让他有了一种人走竹中去,竹到心中来的感觉,以至于达到“身与竹化”的境地。所以,当他握笔在手,早已成竹在胸。正可谓纸上一分钟,纸下十年功;观竹破万顷,下笔如有神。
画竹出形,更在于出意。在短短的画笔中,仇长华先生倾注了他全部的感情。他饱蘸自己的喜爱与敬重,描绘出一幅幅充满生命的墨竹,其精神内涵尽显其中。在他的墨竹中,不管是丛竹、单竹,还是风竹、雨竹、晴竹、露竹,都饱含着传统文人的精神情怀。他画的墨竹或枝干刚劲挺拔、骨硬如铁;或柔姿婀娜、柔韧婉转,用画面向世人展示了竹子那种刚强不屈,热爱生命的高贵品质。在笔墨运用中,他采取虚实相间、浓淡咸宜,以及远与近、大与小、动与静,所有的对立在画面里都有机的统一在一起,共同营造了一个极有质感的立体图式。人们常说“画由心生”,所以他的画形神兼备,充满生命的活力和思想内涵。欣赏仇长华先生的作品,不但得到了艺术的享受,也陶冶了我们的情操。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祝愿仇长华先生在书画创作的道路上像竹子一样历经风雨而丹青生命长绿,数遇坎坷而画技水平节节登高,画出更多更好人们喜欢的作品,取得更大更加辉煌的艺术成就。(作者:王小虎)







  也说仇长华的艺术之路
我作为仇长华的发小同学,从另一个切入点审视仇长华,探讨仇长华是如何走向绘画艺术道路的。
小时候,我经常到长华家嬉戏。其父(我称之为仇伯)扬州人,和蔼可亲。早年为养家糊口,他利用自家临街门脸儿卖起了“辣子蒜羊血”,你不要小看这不起眼的小吃,当时由于计划经济,做生意的不多(政府不允许),加之南方人会做,把这北方食品融入了南方的味道,就那么一点小小的改变,仇家“辣子蒜羊血”声名鹊起,生意十分兴隆,当时来西安演出的梅兰芳先生就曾慕名派人买回品尝。冯喆、王丹凤、孙道临来西安拍《桃花扇》,先是在韩家茶馆(解放市场)喝茶,后品尝仇家“辣子蒜羊血”。京剧大师李万春率内蒙古京剧团来西安演出,就多次在仇家包饭,正宗的淮扬菜,其中仇伯最拿手的淮扬本帮“狮子头”,令李万春欲罢不能,演出期间多次在仇家用餐。长华的母亲,虽是家庭妇女,但心地善良,文革中见受迫害的傅先生(傅嘉义之父)夏日炎炎戴着牛鬼蛇神的白袖章在门前扫街,心中不忍,冒着受牵连的风险,将其让入家中,奉以茶水,使其得以休息。在那个红色恐怖的时期。几乎天天如此。傅先生临终时交代傅嘉义,日后若遇(解放市场)仇家子孙,莫忘报答。说来也巧,文革后,一次偶然的饭局,傅嘉义和仇长华两位并不认识的后辈,闲聊时说起往事,傅嘉义才知仇长华就是仇家的二公子。于是傅嘉义、仇长华续接前缘,成为莫逆之交 。说到艺术对长华的影响,仇伯可不是一般的生意人和手艺人,记得他家的中堂就挂着清代袁江的山水和明代张继写的对子: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令人惋惜不迭的是,后来“文革”来势汹汹,仇伯胆小,怕引起祸端,竟将袁江的山水画连同其他所藏字画付之一炬,“。所幸张继的那副对联,长华哥哥实在不舍,背着仇伯悄悄藏匿,躲过了一劫。对联现由长华侄子收藏。长华隔壁有一邻居,李姓,当时是个小有名气的画家,长华经常去他家玩耍,没事拿起笔跟着画两笔。家庭和环境对长华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加之长华天性聪慧,喜欢绘画,自然受此熏陶,受益匪浅。当时长华上小学,用粉笔在黑板上划拉几下,几根竹子便活灵活现呈现眼前。所以说,长华画竹从小学开始,只是不自知而已。
1968年,仇长华在陕西宁强插队,适逢方济众在宁强办美术培训班,长华听到消息欣喜若狂,旋即报名。三期培训,仇长华一期不拉。国画的基本知识,什么线条,用色,留白,落款以及花鸟、山水的各种技巧和画法,仇长华如久旱禾苗逢及时甘霖,。除课堂学习外,仇长华还经常利用业余时间拜谒方济众先生殷切求教,潜心学习。交谈中,方济众得知仇长华和自己的爱女方新兰是同窗,更加另眼相看、怜爱有加,将其平生所学,悉心教导。因此,仇长华深得方先生真传。此后几十年如一日,仇长华工作再忙,绘画不辍,并渐入佳境,后又得著名国画大师江文湛、刘永杰的指点,其绘画作品登堂入室,深受大众喜爱。
如今,仇长华的绘画艺术达到了一定高度。但是,仇长华并不满足于此,在向艺术高峰继续攀登的同时,他有了“求变”的想法,就是说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创自己的风格。用他自己的话说:“改变一种形式画竹子”。被冠以梅兰竹菊四君子之一的竹子。看似简单,要想得其精髓,实属不易。仇长华自小画竹,深得“竹君”神韵,其所画墨竹被人推崇,誉满长安。一次长华新作《风中之竹》,十分传神,有人赞曰:长华画竹,深得郑燮笔意,所写风竹图,静中有动,与众不同。仇长华画竹求变,在传统的基石上为墨竹注入了新的生命,我期待他的“新竹”能够成为“竹君”大家庭新的一员,同时希望能够被同道和大众所接受。(同窗好友张长安)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