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传说德艺

当前位置:主页 > 传说德艺 > 传统国学 >

【冷月无声随笔】中学时光

2019-07-21 11:14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我专门跑去商店买了酒,又买了烟,想跟这夜色一起醉在那段朦胧迷醉的青春时光里。遗憾的是我那时并没有留下些照片,准确的说是没有条件,学校不允许当然我也买不起。我也就只能靠我的记忆去缅怀那段让我,或者让我们痛并快乐的中学时光了。
2008年8月25号,我迎来了初中生活的第一天,我能清楚的记得那一天是因为前一天我二哥考了大学,那天摆宴。满地都是火红的鞭炮,我不知道谁突然点着了,来不及跑的我被炸破了裤腿,当然那无伤大雅一笑而过就罢了。
南丰中学在南丰乡卫庄村,是整个乡唯一的一所中学。学校离我家挺远的,走路要两个小时,我一个人走了一年半。那时跟我一起上学的还有两三个,当然他们跟我不在一个村,他们到家了,我还得走半个多小时才能到家。学校的宿舍是平房,一个班一间宿舍,大概十几个平米,都是高低床大通铺。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我的床位,靠着柜子的那一排最里面靠墙的下铺,墙角有一根暖气管,冬天我就踩着它睡觉。宿舍采光不好,红砖铺的地板一年四季都是潮湿的。那个时候学校没有像现在那样的食堂,只有一口深黑色的巨大的铁锅,只做一锅,就是我们整个学校学生的饭了。我们都是自带碗筷,一个宿舍发两个铁桶,派两个人轮流去打饭,然后放在宿舍门口再分给每个人。也不知道那时候是真的饿还是那样的饭吃起来真的香,都争着吃,没面条了就拿馍馍丢在汤里吃,反正两个桶从来没有剩余。早餐是鸡蛋汤,午餐晚餐都是面条,没别的选择,也没得选。
可能是我从小到大一个人惯了,不太习惯跟人交流,也不怎么跟别人一起玩。我现在也忘记了当时一个人在干什么,反正第一学期中了,我都还没记得全班里人的名字,甚至有的女生都不曾说过一句话,用他们的话说就是不太合群。当然也不是说一个朋友都没有,h君就是那时候跟我玩的最多的一个。h君的性格跟我差不多,也不太喜欢说话。因为每周放学回家我都经过他家门口,有时候也会去他家坐坐喝口茶,然后跟他或者他父亲下盘象棋。后来我买了自行车,有时候车子坏了放他家然后我骑他的车子回家。可能是度过了最初的陌生阶段,再后来我们的圈子渐渐大了起来,认识了z君w君c君等等诸多的朋友。
2011年学校合办并校,撤除了中学改为南丰寄宿制小学,而我们则是结束了两年的匆忙时光转去县城读初三。从那以后渐渐的就分离了,分班以及后来的升学,最初的那些人就慢慢的走散了。有的人不读书了,有的人转学了,有的人就再没消息了。
现在十年过去了,我不知道曾在我繁华时光里的故人都在哪里,又有着怎样的生活,也不知道现在他们都是什么模样。可能有些人不管多久没见,只要碰见了还是一眼就能认出,而有些人真的就消失在了时光里,彻底没了踪影。同学换了一批又一批,年龄增了一岁又一岁,后来工作了慢慢的发现越长大认识的人越多,就越孤单。可能是不小心被香烟熏了眼睛,突然间双眼开始酸涩,朦胧的让我看不清屏幕,那些还留在脑海里的人影也渐渐模糊。
酒没了,烟也没了,我可以再去买。可是那段时光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我们的时光回不去了!那段时光我没忘记,我只是不敢想,我知道你们也没有忘记,你们也是不敢想的吧。我本来是想写一些那时候我们的一些趣事,写点我们曾经的经历,写我们那两年的生活是多么的美好,可我写不下去了。
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看到这段文字,或者看到文字的你们是不是也有相同的经历。不管怎样那些我们经历的事都不会改变,时光也不会回头,我们能做的就只是回忆,不管是痛苦的还是快乐的,你所记得的那都是值得的。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