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传说德艺

当前位置:主页 > 传说德艺 > 民间文学 >

【王国强散文】沿着朱玉走过的足迹

2016-02-19 17:4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2016年2月10日下午两点整,也就是农历丙申年正月初三,麟游县镇头初级中学九六级三班同学会,在该县金麒麟大酒店隆重举行。该次同学会是有宝鸡市凤凰金饰珠宝贸易公司朱玉女士,发起并承办,所花费用全部由朱玉女士一人承担。会上,原九六级三班五十三名同学因五人联系未果缺席外,其余四十八人全部到场。
     当全部同学到齐落座后后,在司仪地安排下,一阵电铃声响起,紧接着,一首舒缓而美妙的校园民谣“同桌的你”,仿佛一下把大家带回到了二十年前,带回到了那个十四五岁青春又懵懂中学时代。大家纷纷跟着曲子哼唱起这首歌来。会上,大家举杯把盏,互叙当年的同学情谊及各自发展状况。同时,还有一个共同的话题,那就是感谢朱玉同学给大家提供了这个平台,使大家欢乐相聚,寻回到当年的青春年代。
      无疑,朱玉成了所有同学叙说的焦点。是啊,全班到场的四十八名同学,从目前取得的成绩和现状来说,朱玉的确在所有同学当中称得上是首屈一指。朱玉,女,现年三十五岁,宝鸡市凤凰金饰珠宝贸易公司总经理,宝鸡市明星企业家,上海市老凤祥珠宝贸易公司陕西省特约经销商。2000年6月,新婚不久的朱玉女士和丈夫,用从亲戚中借来的捌万元钱,在宝鸡市岐山县蔡家坡镇创办了凤凰金行。通过十五年的发展,该行已由当年的一家门店滚动拓展为:蔡家坡一店、蔡家坡二店、岐山店、扶风店、扶风新区店、兴平店、武功店、淳化店、麟游店,等十多家分店,资产过千万的贸易公司。
       论长相,朱玉身高不过一米五八,脸颊清癯,衣着朴素,站在同学当中随和平淡,不是她特殊的身份被大家所识,陌生人是无法把她和一个资产过千万的珠宝经销商联系在一起的。但通过短暂的接触,大家又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常人所缺的气质和作风。朱玉话语不多,从不重复说一句话,也不会打断任何同学的谈话,她的每一句话都像似经过深思熟虑似的,特别干练,又恰到好处。还有同学说,朱玉的目光很深睿,有一股䦆人的目光,这大概就是朱玉之所以能取得成功,且和众同学的不同之处吧。终于,有位叫陈浩的同学按耐不住,问朱玉道:
       “朱玉同学,说说你的成功之道吧!给大家也授授经,为什么在学校时大家都是默默无闻,都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也没发现你有任何过人之处,为何毕业二十年后,你成了珠宝界的大姐大、明星企业家,而我们却还在生活的温饱线上下苦苦打拼、奋斗。”
       “陈浩同学,你能明天随着我把当年从学校到家中的路走一回吗?如果你走上一回,也许你就会得到你所需要的答案了。”朱玉微笑着回答道。
      对于朱玉为何会迈向成功,这是所有在座同学最为敏感,也是最想知道答案的话题。只因朱玉身份过于特殊,且这场同学会的所有费用都是由朱玉一人承担,大家本都想问,但又感不好意思,现在陈浩把这个话题点开了,大家无不响应,且都愿意随着朱玉明天从学校到家中的路走一回。
      第二天,正逢大年正月初四,四十八名同学吃过早饭后,在他们的母校镇头中学门前集合,浩浩荡荡步行向朱玉的老家进发。朱玉的老家在该县九成宫镇紫石崖村火石山组,距她的母校镇头中学相距25公里。刚出发时,同学们都士气高涨,全把此次去朱玉老家当做一次野外旅行,可路走了未到一半,有些同学就招架不住了,有喊饿的,有喊渴的,又嚷嚷着说脚掌磨出泡的,还有几个女同学索性一屁股坐在路边的柴草上不起来了。面对此情此景,朱玉对大家说,谁要感觉体力不支,她可往县城打电话叫出租车把大家接回去。几位坐在柴草上的女同学脸红了,强撑着站了起来,在其他同学地搀扶下,队伍继续前行。
        经过五个小时地艰难跋涉,大家终于到达了朱玉的老家紫石崖村火石山组。大家本以为到达朱玉老家就会有吃有喝的,可当面对朱玉家那三孔坍塌废弃的旧窑洞,和荒草萋萋的院落时,大家所有的希望都变成了泡影,心凉了。一只松鼠猛地跳跃在大家面前,一转身跑得无影无踪,一只野鸡在草丛中飞跃而起,在半空中旋一圈,飞向了远方。
       “这么荒凉的地方,一定有野猪吧?”一同学问朱玉道。
      此时朱玉正沉浸于深深地回忆当中,面对荒废且久弃的家园,她想起了自己的身世,想起了自己的年少时期,及久别逝去的亲人。她回答道:
       “野猪,肯定有呀!每年秋收季节野猪都会出来糟蹋玉米,可害人了。”
      “哪有豹子,有狼吗?”那同学继续问道。
     “这倒没有,不过有鹿。”朱玉笑了,自豪地回答道。
     “有鹿,在那里?我还没见过野生鹿呢!如果今天我能碰见一只鹿且把它捉回去,也算值了。”同学们听朱玉说自己的老家有鹿时,刚才那低落的情绪一下又高涨起来。
        “鹿灵敏度极高,且跑得极快,不易逮着的。不过同学们既然到我老家来了,见到的只是残垣断壁,也没啥招待的,那我就对大家讲讲我的身世吧!”
       所有的同学都围了过来,听朱玉讲述她的身世:
       咱们同学三年,我一直对大家说自己是紫石崖人,其实我是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身世。我本是岐山县青华镇人,紫石崖只是我的第二故乡罢了。我家本有四口人,爸爸、妈妈和长我十岁的哥哥。本来我的家庭还挺幸福的,可就在我十岁那年,哥哥突发精神分裂症,混沌得厉害,见人就打,闹得全村鸡犬不宁,一天,哥哥又胡闹得厉害,提了个䦆头扬言要杀人,爸爸上前阻止,他竞抡起䦆头照爸爸头上砸去。爸爸当场就被哥哥砸死了,哥哥扔下䦆头转身跑出了家门,不知去向,妈妈气得趴在爸爸身上晕厥了过去,我吓得抱住妈妈的胳膊只是一个劲大哭。邻居们听到哭声都赶了过来,扶妈妈到床上躺下灌了些水,妈妈渐渐苏醒了过来。谁料就在当晚,哥哥不知从什么地方窜了回来,放了一把火点着了家里的房子。当时我在床上已近睡着了,妈妈一人在爸爸灵前守灵。待妈妈发现房子着火时,屋子里已经是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妈妈抱着我就往往外跑。我被浓烟呛得醒了过来。在妈妈的怀里,透过依稀的火光和烟雾,我看见了蓬头垢面的哥哥一边往院外跑,一边手舞足蹈胡言乱语道:“我爸被我砸死了,我要火葬他。”
        我和妈妈在邻居家亲眼目睹自己的家在火海中化为灰烬而无能为力,待火焰熄灭后,爸爸早已被烧得成了一具残骸。在邻居地帮助下,我们母女草草掩埋了爸爸,投亲到了咱县紫石崖村火石山组我姑父家。因为在那次我家被哥哥点着之后,村里有人说还见过哥哥,说哥哥全身污秽不堪,在啃一个死老鼠,边啃边骂我和我妈,骂我俩偷着埋了爸爸,不让他尽孝道,见着我俩后,非杀了我俩不可。姑父家在麟游深山,哥哥没去过,所以妈妈带我逃难到了姑父家,到死也没回去过。
       我在紫石崖一共生活了五年,基本上都是在屈辱和寄人篱下过来的。姑父本是安徽人,小时候跟随他爸逃难到了咱县,在火石山打了三孔窑洞,插户到此。由于姑父家里穷,三十岁时还没讨着老婆,后来经人介绍娶了患小儿麻痹的姑姑。姑姑是残疾人,嫁给脾气暴嗓门粗的姑父后,不能下地干活,只能勉强地拖着残疾之躯给姑父和他爸做饭,及干些缝补衣服等家务,在家里基本上没有任何尊严可言,唯一令她自豪的是她为姑父生了五个结实如牛,饭量极大的儿子。他们都是我的表哥,一个比一个大两岁,最小的也比我大半岁。姑父家八口人,日子本就过得恓惶,猛然又添了我和妈妈两张口,情况可想而知。
       我和妈妈到姑父家后,期初和他们在一起吃住,半年后,姑父腾出了那孔最小的窑洞,让我们母女单过。每天一大早妈妈给我做好饭,然后随姑父下地干农活,为的就是粮食收获后,能给我们母女多分些粮食够一年吃。我在镇头中学上了三年学,每周不论刮风下雨都要回家去带馍。星期五学校三点放学,我就是顺着咱们刚才走过的那条山路往家赶,待赶到家时已经八点多了,天已尽黑。星期天,我又背着一大挎包馍往学校赶,学校六点上晚自习,我常常是中午十二点动身,赶到宿舍后稍顿休息,又去教室。整三年时间,我每周都要把这25公里山路走上一个来回。我就这么走呀走呀,一步一步走着,因为不这么走我便就会挨饿,不这么走我便就会没学可上。这就是我最简单的人生目标:有饱饭吃,有学可以上。
      初中毕业后,我虽然考上了高中,但还是辍学了,因为哪年妈妈不堪生活的重压,上吊自杀了。再后来姑父把我带到他安徽老家,以五千元彩礼和一个男孩订了亲。定亲的就是我现在的丈夫,五年后我和丈夫完婚,再后来回陕西老家,在蔡家坡开办凤凰金行至今。这就是我全部的人生历程,其实有时候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会成功,会从一个连学也上不起的命运弃儿,变成了腰缠万贯拥有这么多分店的金行老板,其实我的目标很简单,就是一步一步坚定不移地往下走,为了有口饭吃,为了有学上。现如今,我不上学了,也就只为一个目标,有口饭吃。我生活准则也很简单,就是一步一步坚定不移地往下走。
        朱玉讲到此,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