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传说德艺

当前位置:主页 > 传说德艺 > 民间文学 >

【翔鹰散文】琼琼

2016-04-26 15:2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又到了吃野菜的季节,婆婆刚刚跟我说“你敢不敢上房啊?去房顶摘一些榆钱”“啊,上房,我可不敢上”,一听到上房两个字,感觉到腿都已经开始有点软了,呵呵,自小就有点恐高,婆婆是不知道的,她居然跟我说“那房顶那么矮,怎么不敢上,我是上不去了要不然......”,唉,看样子是说不清了,婆婆一定以为我是故意在推脱呢。“不行不行,我是不敢上”,我也不再多说,便一口回绝。
    说起这个恐高,我也是很无奈啊,小时候家里的房子大,因为人口多嘛,所以父亲在盖房时盖的特别大,十几口人的住房,肯定得大啊。那时候每年冬天的雪都是又多又厚的,每年的积雪都是没膝的,房顶上的雪当然不会下一场扫一场,而是一直到年跟前,看着差不多雪要开始消了,才开始上房扫雪。因为房子大,扫雪的工程自然也大,光靠爸妈肯定是很费劲的,于是孩子们也要参加上房扫雪,每到此时,便是我最发愁的时候。
  家里其他的弟弟妹妹,上房跟玩似地,有时甚至带跑的,可我每次一上到房檐就开始两腿打颤,浑身发软无力,那两腿就跟灌了铅似地,死活抬不起来。为此妈妈常常很生气,她觉的我是家里最不中用的一个,天一黑不敢独自迈出房门一步,怕黑,上房又如此胆怯,妈妈便忍不住骂我。不管自己怎样的懦弱不堪,但也还是有着倔强的一面的,为了挣那么一口气,也会硬着头皮,三魂丢下七魄地,艰难地完成一项艰巨无比的任务,呵呵,感觉自己有些连滚带爬的狼狈之像。
    自从与宏结婚之后,我便再也不用上房了,房顶上的雪都由他自己去扫,他从来不要求我上房与他一起去扫雪,我自然一直活的心安理也得,男人就是要这样呵护女人的,呵呵.....。也曾试过,想着这么多年了对于恐高我是否有所改观,有一次见宏从家里的院墙上上房,便也想试试,好不容易被宏拖上墙,可我根本站不起来,整个人都软了,而且感到头晕目眩,根本不行,便赶紧下来了。没想到今天婆婆想让我上房,我知道与老人家是说不清的,她不懂什么恐高,她只相信我是不想去。
    村里的老人,特别是女人们都喜欢春天时吃点野味,我知道婆婆是想吃榆钱蒸的琼琼了,说起这个琼琼我一直分不清到底是哪两个字,穷还是琼。上一辈的人们由于饥荒,常拿各种野味来充饥,特别是每年春天是个青黄不接的时候。野菜、树皮、麸皮、麦糠、榆钱,因为穷啊,吃不起面,就连最起码的包谷面、黑麦面也吃不起,大家只能拿各种野菜来充饥,续命。如今想来,琼琼,碧玉般的榆钱,用白色的面粉一参合,拌匀实了,再加点各种佐料,什么盐巴、清油、花椒、辣椒面等,先蒸后再一顿翻炒,真是一种美味呢,这叫什么呢比那个琼浆玉液也差不多吧,呵呵......,何况里面有老人们太多珍贵的回忆与情感,所以我想称它为琼琼。
   没想到,即便是后来生活条件好了,老人们依然每年春天都会弄来各种野菜,以前的人不懂什么营养,其实是吃出了感情,那可是曾救过命的东西,已感恩之情在忆苦思甜吧,也是为了给后代子女们,交付一种传承的精神与美德,呵呵,那些老人们的情感是朴实的,他们只是用最朴素的行为方式,来教育子女,久而久之吃野菜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妈妈在世时也好这口,每年春天都要吃上几顿野菜,心里才会踏实,也时常会从妈妈那里听来一些关于饥荒年的沉痛故事。
  见我那样拒绝,婆婆便转身走了,可看着婆婆失落而瘦弱的身形,我立马感到愧疚,我也怪自己,怎么就不敢上房呢?没想到婆婆过了一会又跟说“黄花菜也已经长起来了,可以吃了,老房子后面有一大片呢”,“是吗,那我没事去弄些来,我们把它炸【用开水烫】一下拌凉菜吃”。呵呵,见我最起码不推脱这个了,婆婆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所谓的黄花菜,就是蒲公英的前生,在它没老之前,吃起来喂泛苦,但却有泻火的功效,大概也算是一味中药吧。
  其实我已经想好了,大不了等宏回家了,让他去房顶用斧头砍下一些榆树枝来,这样不用上房我们就可以摘到榆钱了,已经78岁的婆婆,我不想让她心里有任何的遗缺,我想尽量地去满足她的愿望与喜好,这也不算是什么难事,我应该尽力而为地去满足她才是。

 
作者简介:姓名:尚丽英  职业:农民
寄居地:新疆沙湾县四道河子镇三道坪村【832104】邮编
学历:初中文化
作品在《诗歌周刊》《燕赵文学》《绿风诗刊》,本地的《沙湾文学》都有发表过。
爱好:文学创作、诗歌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