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传说德艺

当前位置:主页 > 传说德艺 > 民间文学 >

【西部文学孝德文化征文】【王语轩散文】我的

2016-05-16 09:30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每个人成长的过程中,都会有那么一个人,或多或少的影响过自己。我的奶奶,就是我人生中第一个启蒙老师。
    奶奶今年七十多了,花白的短发整整齐齐,清瘦的身体格外的健硕,虽然背有些微驼,但一点也不影响她走路的速度,和她一起上街,感觉是我在追她,爬上六楼,气不喘心不跳的,反而我还要停停走走的休息好几次。让她老人家在前面等我。她很爱干净,不仅自己衣着整洁,还把房前屋后打理的干干净净。平时不是种菜就是养花,闲时还戴上老花镜,给家孙外孙做鞋子。有可爱呆萌的虎头鞋,漂亮柔软的绣花鞋,还有松紧鞋,拉带鞋,千层鞋,数不胜数。奶奶做的鞋不仅外观新颖别致,结实柔软,而且走起路来舒服极了,邻居大妈奶奶们赞不绝口,我就是穿着奶奶做的鞋子长大的。
    奶奶养花也很有一套,她知道哪些花喜欢荫凉,不宜多浇水,哪些花需要多晒太阳勤浇水,什么时候该施肥松土,什么时候该打药灭虫,一套一套的。阳台,窗台,走廊,只要能利用的地方,都有花的一席之地,春夏秋冬花开不断。我常常听她絮叨这些花的栽培方法,也认识了不少花,偶尔还和奶奶一起种上一盆,其乐融融。
    我家在农村,夏天就住在乡村,到了冬天冷了,才回到城市。奶奶最喜欢回农村这个家,她可以不用整天呆在屋里闷得慌,天不亮就起床了,喂鸡喂狗的,还把院子打扫的一尘不染。最多的时间都是在菜园子打理。一亩多地的菜园子,一大半都种着绿油油的玉米,剩下的一小半就是奶奶大显神手的地方了。嫩旺旺的油菜,菠菜,生菜,一行行,一排排,挂着晶莹的露珠;一畦一畦的辣椒茄子,黄瓜,挂满了枝条,红的紫的,煞是好看,摘一个黄瓜,嘎嘣脆,直接就可以人口,咬一口西红柿,甜中带酸,酸中带香,那叫一个好吃啊!还有又甜又粘的水果玉米,又红又甜的胡萝卜,水萝卜,西瓜甜瓜,扁豆,大豆,豌豆,各种蔬菜应有尽有。园子四周种满了杏树,梨树,葡萄,苹果树,每当春天,花香四溢,蝶飞蜂舞,秋天果实累累,邻里邻居的都能分到一份。
    这么好吃的菜是需要付出辛勤劳动的。父母工作忙,奶奶就常常在菜地里拔草,那些草总好像拔不完似的,天天拔,一有空就拔。反正奶奶不想菜地里有一根杂草,我经常看见奶奶在烈日下拔草,松土,施肥,浇水,脸上的汗水浸透了她的衣领,每次站起来腰都直不起来了。我们都劝她别种菜了,太辛苦了,没菜就上街卖好了,可奶奶说,卖的菜不好吃还贵,自己种的又新鲜又好吃。再说,种菜还可以锻炼身体。我们也拿她没办法,只好依着她老人家了。
    奶奶有好几个孙子孙女,最亲近她的应该是我了。小时候父母工作,没时间照顾我,大部分时间就是和奶奶一起的。那时候的我身体弱,奶奶就寸步不离的带着我。干活带着我,睡觉搂着我,教我学简单的加减法,识一些简单的汉字。
    每天晚上睡觉前,我都会缠着奶奶讲故事,凉爽的夏夜里,祖孙坐在葡萄架下,寒冷的冬夜里,依偎在温暖的被窝里,睁大眼睛,一动不动的听她讲那些发生在她身上的故事。奶奶的一生坎坷曲折,带有很多传奇色彩。
     奶奶生在解放初期一个破败的地主家里,在她三岁的时候,爸爸得急病死了,有天夜里正睡的香,忽然她和妈妈被一阵踢门声惊醒,只见五六个大汉破门而入,二话不说,用一块毡子包着她妈妈扛肩上就跑了,妈妈又喊又叫,拚命的捶打着那个人,口里喊着我的孩子,可那些人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了……
    奶奶在她爷爷的怀里哭闹了一晚上,吵着要跟妈妈,谁也劝不住,爷爷的两双手背都被她抓烂了。后来长大后才知道,那时候年轻寡妇是不允许继续呆下去的,所以家里人偷偷把她卖了,乘晚上不备就抢走了她。虽然奶奶家是地主家,但已经衰落,家里也好不到哪,没有了妈妈,只有爷爷护着她。后来爷爷死了,只好寄人篱下,叔叔婶婶经常打骂她,穿的是旧衣服,吃的是粗茶淡饭,天天拾柴火,割猪草。十二岁那年,有一次天下着大雪,冰天雪地的,外面传来乒乒乓乓的枪声,家里人全吓得躲进了地窖,过了一会,枪声停了。奶奶一个人太冷了,就想去后院抱点柴火取暖,她怯生生的来到后院,抱起一捆干柴准备往回走,忽然柴堆后面有一个人动了一下,“小妹妹,能给点水喝吗?”,奶奶吓了一跳,低头才看见一个人躲在柴堆后面,大腿上血迹斑斑的,那个人脸色苍白,但却和蔼可亲的。奶奶当时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害怕,偷偷回到厨房,拿了水和几个馒头,递给了那个人,没等他说话就跑回了家。第二天,她又假装去抱柴火,可那个人不见了,好几天她都不放心,去后院找了好几遍,终于还是没看见那个人了。后来慢慢的就忘了这件事。
    第二年,全国解放了,斗地主,分田地,奶奶上了冬学,她认真好学,年年都是冬学模范,还参加妇女会,经常唱歌扭秧歌,带头剪短发,是村里的妇女积极分子。
    十六岁那年,村里来了部队的文艺宣传队,奶奶也去参加部队的文艺活动。巧的是,当年她救过的那个伤员竟然就是这个部队的宣传员,当年他去部队演出,被敌人追击受伤,藏在了她家的柴堆里,幸好奶奶发现,给了他足够的水和食物,他才及时的追上了部队。那个战士也就十八九岁,眉清目秀的,年龄也差不多大,奶奶当时正是情窦初开的年龄,就暗暗的喜欢上了他,天天去看他的演出,和他一起排节目,唱歌。每天都盼着念着见他。只可惜当时她害羞,并没有将这段感情告诉他,后来,那个战士就随部队离开了村庄,从此再也没见过。每次讲到这段,奶奶总是停下手里的活,眼睛里流露出少女般脉脉含情的神情。我想,这就是奶奶的初恋吧。
    第二年,也就是十七岁。奶奶就经人介绍,嫁给了我爷爷。那时候刚刚解放,许多陋习还没改正,奶奶便过早的扛起了生活的担子。爷爷家人多劳力少,上有老下有小的,后来生了两个儿子,爷爷又去很远的地方当了一名铁路工人,家里留下二个老人,还有四五个小叔小姑子,两个老人又不能干重活,家里大大小小的重担便落在了奶奶身上。白天去地里劳动,晚上还要给全家人洗衣服做鞋子,常常在油灯下熬夜到很晚。多少次打瞌睡被灯火烧焦了头发,惊醒后又接着做手里的活。
    那时候,生活还很落后,很多活都靠人肩扛手拉,吃的面粉都是我奶奶套上生产队的小毛驴,用石磨磨出来的。我也是电视剧里见过那东西。磨房在村口,是全村人公用的,有一次,家里没吃的面粉了,奶奶怕前半夜别人用,就在后半夜去磨了,套好了磨,给毛驴蒙上了眼睛,毛驴便绕着磨盘一圈一圈的走着,奶奶不时的用扫把扫着磨盘上磨下来的面粉,昏昏沉沉的干着活,实在是困极了,突然毛驴停下了,还一个劲的向后倒退,鼻子里发出惊恐的突突声,奶奶扭头一看,天啊!磨房门口站卧着一条大狼,两只尖耳朵竖立着,呲牙咧嘴的瞪着她和毛驴,奶奶愣住了,张大了嘴巴,手里抓着扫把,一动不动的盯着狼,此时,毛驴,人,还有狼,都不敢动弹,仿佛时间静止了一样,只有放在窗台上的油灯一闪一闪的。也不知这样僵持了多久,天也开始微亮了,狼大概也害怕了,最后贪婪的看了他们一眼,夹着大尾巴灰溜溜的走了。远处传来人说话的声音,祖母可能等不上奶奶回去,迈着一双七寸小脚,颤颤巍巍的来看她了。奶奶一看有人来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当即就昏了过去。
    从那以后,再也不敢半夜出门了。
    那时候,还没有计划生育,奶奶生了七个儿女,受了不少罪,困难时期挨过饿,挖过野菜,还因为娘家是地主成分被戴上纸帽子游街批斗。四十岁那年,我爷爷因病去世,最小的女儿才只有三岁。奶奶再也没有改嫁,历尽千难万险,把儿女全部抚养成人,还让他们都读了书,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在那个年代,一个女人带着七个孩子生活,还供他们上了学。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每每提起这些往事,周围的人都会竖起拇指,夸奶奶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
    奶奶的一生是艰苦的一生,从她身上我看到了勤劳质朴,善良勇敢和坚韧不拔的精神,每当在生活中遇到困难时,我就会想起奶奶,想起她面对困难积极乐观的态度,心中就会升腾起一股力量,这么好的条件,这么详和的世界,我们没有理由不去快乐的面对人生,没有理由不去好好的奋斗。
    奶奶,你是我人生旅途中的一盏灯,一盏永不消失的明灯!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