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传说德艺

当前位置:主页 > 传说德艺 > 民间文学 >

【穆盼月散文】塞北思长安

2016-06-22 16:56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雨落。    乡愁漫上心头. 雨季的北疆,暮色落的也有些早,昏暗的天色让我想起陕西老家那个小村落的傍晚,此刻的那里,人们早已进入梦想,而陪伴我的,只有,薄薄的雾气,远处还没有亮起的路灯。
   人常说雨天的时候最容易动情,最挡不住惆怅,最是脆弱,这话,不假。
    久居关外的我,平日里不怎么为故乡这个词而牵动思绪,即使父亲一直强调在家要说陕西老家方言,也仅仅局限在关上自家的门,关中人的烙印才会很明显。可在这突然来临的雨,思乡的感情也忽然重重的撞醒了沉睡于他乡的我。
    记得我的小时候,家家户户物质都是不够充裕的,孩子的零食一般都是家里自己做,记得很清楚的是奶奶做的炒豆子,秋忙里的雨说下就下,上一刻麦场里还铺满豆杆,下一刻就看着大人从大雨的手里抢夺全家人的口粮,我们太小,只能站在房檐下看青蛙在泥水里不停地跳跃,傻傻地笑,全然不懂大人的匆忙……雨过之后,奶奶让我们几个小孩子一人一个小碗,去麦场里捡豆子,想着又要有好吃的了,所以馋虫让我们的积极性无比高涨,在泥泞的麦场里一下子热闹起来,我们每个人用小小的指头把一个个陷在泥里的豆子扣出来,放进碗里,回家去凑成一大碗,洗洗手,便坐在一边等,不大一会儿奶奶便端出一碗烫烫的炒黄豆,几个孩子一下子围过去,等不及凉就囫囵吃起来,油油的咸咸的,到现在想起来依然觉得无比的满足,那个年代,那个地方,那个味道,似乎像手上的纹路,随着时光的推移,也在继续生长,跟随我从这里到那里,让我的心从来不迷路……
  我的家乡在蓝田的下属村落,是柿子树长得最好的地方,老戏楼后面的那棵柿子树总出现在我的梦里,每次回家都要经过,春天落嫩黄的花朵,夏天撑绿色的大伞,秋天结硕大的果实,冬天守候在村口,送离人,迎归乡,只是树下再也没有亲人的叮嘱和挥手。它的年轮里记录了很多人离开时的泪水和重聚时的喜悦,每次送人就到这里步子再也不会前行,约定好回家的时间,也就劝慰了留守的心,每次归去,远远看到那棵树,也就知道回家了。
    都说乡愁愁煞人,离乡的人最有体会,很多时候,我们表面强颜不说想家,却在心里泪流成河。家乡风吹过云朵的痕迹,青草碰触花朵的声音,河水流过石头的温柔,都是游子最深深的牵绊。
   窗外的雨还在下,屋里花瓶中的竹子轻轻的伸展叶片,路灯的光照进没开灯的房间,随手放的歌里还在唱“雁南飞,雁南飞,雁叫声声心欲碎;不等今日去,已盼春来归。今日去原为春来归,盼归莫把心揉碎,莫把心揉碎,且等春来归……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