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传说德艺

当前位置:主页 > 传说德艺 > 民间文学 >

【垚玥之作】爱的随想

2017-01-31 16:41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深夜忽醒,身体偶感不适。四周寂寥无声,无法入眠。思绪在黑夜里飞速的旋转,越来越感觉生的珍贵,恐惧病痛甚至死神。三十年来不曾有此感,直至近不惑之年,似乎对生有了一种特别的眷恋。
        听惯了身边偶尔有生命陨落,已视为平常。或许是身不在其中,不知其痛。就如夜空繁星中的一颗小星,有天陨落也极少人察觉。除非那轮明月陨落,那就出大事了。 李白在《把酒问月·故人贾淳令予问之》中写道“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或许这位大诗人也如我今夜这般惆怅吧!只是他的才华我望尘莫及。
        对生得眷恋源自对爱的珍视。父母身体日渐卷缩,甚至好多病痛也不断出现。孩子尚小,需要照顾。这种上有老下有小的年岁,使我对生有了更为刻骨的理解。原本是不恐惧死神的,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旅行,不管走多远,最终还是要回到原点。生老病死本是人生的必然结局,谁也逃不掉避不开。而今我却异常的恐惧病痛和死神,不单单是因为自己,更多的是为身边的人。因为有爱所以想好好活着。
         虽有恐惧, 然我依然庆幸,庆幸自己可以春赏花,夏观雨,秋采果,冬踏雪;庆幸自己可以感受爱和被爱的滋味;庆幸自己知道自己想过什么样的人生; ……朋友问我“你这么拼,到底想当什么大家呀?作家?画家?美食家?……”我笑着告诉朋友: “非也!我只是想做好一个母亲,当好一个女儿,仅此而已!”相信有爱的人都会懂得我的这种情怀。
       多年前一朋友体胖,有时去趟超市都气喘吁吁。曾有天街道偶遇,她孩子三岁多却依然久抱在怀,我上前质疑“孩子这么大了,还能抱得动吗?”朋友笑笑“母爱的力量,你当了母亲就知道了!”多年后我家公主也如她家孩子当年那般大,我也时常抱她外出,那时才真正理解朋友那句话的含义。这就是爱得力量。为了督促自己能够维持这种爱得温度,我给自己定了目标“一周一文一画一字一笛,一天一厨一读一妆”。时间有限,虽偶尔不能全兑现,但却让我收获颇深。为爱至少我一直在努力!
        生无可恋的人是悲哀的。因为找不到活着的理由从而放弃生命。这样的人世界里一般是没有爱或者是自己感受不到爱。不管是哪一种,结局大多都是悲惨的。而大多数的人却如我一样在爱和被爱的沐浴里开始惧怕死神。或许有人会质疑我说的过于绝对,称自己从不担忧病患和死神。这样的人当他或者他身边的人躺在病房的时候,他就不可否认我言之确凿。
        猛然发现原来我也是一个热爱生命和生活的人。虽不全懂爱的深度和宽度,却身体力行的诠释着爱得意义。不觉已过午夜,再有两日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凝神入睡,愿爱得脚步永不停息!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