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传说德艺

当前位置:主页 > 传说德艺 > 民间文学 >

【 周胜远 散文】回报母亲

2017-03-25 11:11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我自十四岁离开家乡读书,每次离别母亲总要送我看不到身影。我也总是偷偷地抹着泪水。回望母亲熟悉又亲切的身影。母亲则躲在某个角落,过一会儿又露身了。
        弟兄四人中母亲最放心不下的是我。知道现在母亲79岁,最让母亲操心的依然是我。
       我出生于一九六五年,生我时母亲没有奶,那个年代只能吃面糊。哥哥长我两岁,三弟小我一岁。母亲是多么艰辛地把我们养大。
       我自幼体弱,学生时代时常生病。这几年身体又总不舒服。体弱成了母亲对我的愧疚。现在简直成了她心病。
      人生中我又历经坎坷,十年前离了婚,女儿周沫归了前妻。自离婚后沫不常回老家,这也成了母亲永久地心痛。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八日。父亲去世。母亲很坚强地要求一个人生活。白天四弟去市场,院子里只剩下母亲一个人。但窗前的月季依然鲜艳的可爱。菜园里的蔬菜多的吃不完。常常送给了街坊邻居。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儿子周凡不为出生,母亲拿出一万元递给我爱人,说是我父亲临终交代。
实际我母亲过着及其节俭的日子。养了六只鸡,成了她的宠物。鸡蛋几乎给周凡不为承包了。平日里自己舍不得吃一个。炒两个鸡蛋吧。今年春节的一个早晨我告诉母亲。端上桌时我知道只炒了一个,多放了些葱和酱。鸡蛋她一点不碰。我不喜欢吃鸡蛋,实际是让我吃了的好。去年六月四弟的女儿周亚萱突患骨肉瘤,托人住在北京积水潭医院。母亲老泪纵横:千万不要走在我的前边。这是母亲半年来常说的一句话。母亲承受不了可能会失去孙女的打击。
       母亲边倾其所有边在亲友 间张罗凑钱。骨子里依然透着坚强。我还能回忆起母亲年轻时的美丽。读书时学校组织集体劳动摘棉花。一邻村女生惊呼:周胜远母 亲这么好看。我母亲只读过两年书,但很有气质,直到现在依稀有大家闺秀的影子
       聪慧,善良,吃苦耐劳,也许正是这清贫和简单,母亲身子骨还硬朗,今天偶尔还做针线活换个零花呢。我的母亲是一个平凡而伟大的母亲。实际母亲的心思我也知道母亲不希望我过多追求物欲和功利。只要我 健康平安就行了。所以每天我都给母亲打个电话。有时忘了,母亲又打过来了。聊的很简单,很简单。但总得听母亲说今天就这样吧,我才会放了电话。打个电话就算是回报了吧。我还是要告诉大家我母亲的名字 -------刘静宜。我代母亲给大家问个平安。                                    
      周胜远,天津滨海新区塘沽大连道1087号。本人现供职于天津滨海新区规国局,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地址:天津滨海新区塘沽大连道1087号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