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传说德艺

当前位置:主页 > 传说德艺 > 民间文学 >

【匡建华散文】故乡的构树并没有远去

2018-09-11 20:45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上周,我到一位好友单位去玩,见他公司前面的广场上有一棵古树,粗约有三米,高近四十米,走近一看,原来是一棵构树,让我感到十分惊讶,它竟然跑到城里长了这么大,还成了一道风景。
我是农村长大的孩子,老家有许多构树,对它十分熟悉。那树没有人专门去种它,种子飞到哪儿就在哪儿落户。在河边、山石峭壁间、砖房土屋的缝隙里都能生长。如果邻居的老屋,几年没修整,瓦房顶上就长出一棵构树,漏雨时才发现是它掀开了青瓦。我家老屋后墙,也长着一棵构树,是从墙基的石头缝中长出来的。一粒的种子,就在那里生了根发了芽,歪歪扭扭地长成了一棵树。只是它长在田中间就不行了,因怕它影响农作物的生长,就会被主人挖掉。
在我的记忆中,它长的不高也不粗。现在想起来,它不是不想长大啊,是每到秋冬季节乡亲们就把会砍了它,只留下一个树兜子,然后将它剥皮,树皮晒干后再送到小卖铺,换回自己所需要的商品。它的木质部分,在农户人家没有别的什么用处,就和树枝一起晒干后就变成柴火,用来升火做饭。
第二年春天,它们又幸运地存活了下来的,在那树兜子的基础上又长出新树。一眨眼,就长大了,厚大的叶子在风中哗哗地响着,掐下来,茎脉里满是白色的浆。老家人的房子周围都长有许多构树,夏天是人们纳凉的地方,姑娘媳妇们也会端了一条板凳出来,坐树阴里择韭菜,削丝瓜,洗红苕等等。
构树叶子是上好的喂猪饲料,小时放学后除了在沟边田头采野菜,就是摘构树的叶子。那些矮小的树干,纤细的树枝,不需要做任何的攀爬,就能轻而易举地摘光它们肥大的叶片,拌上米糠或麸皮,让猪去饱餐一顿,而且过不了几天,树又会有新叶长出来。
在那困难的年月,每到粮食青黄不接时,就有人去田野里寻野菜吃,有时还采集一些构树皮、叶加工后用来充饥。不过这东西不容易消化,加上油水少,容易引起便秘。有一次,邻居的孩子王山可能是吃多了,大便解不出来了。他婆婆就用手抠,一粒一粒的,像老山羊的大便。每到夏天下雨后,构树的树兜子周围就会长出黑木耳,我们时常将它摘下来洗净、晒干,等到弄腊肉吃时就放到锅里炖了吃,就是现在仍是美味,每到街面上遇到我要买一些,品尝一下家乡的味道。前些日子,一老乡请我到家里去玩,说让我们吃一个稀奇菜,原来是构树的花。他先将花洗净,加点盐,蒸熟之后,再加上葱、姜、蒜、辣椒等酌料,没想到还真的是好吃。
小时候,遇到被蚊虫叮咬,如身上起了红包,母亲总是会去采几片构树叶来,用它的乳液涂抹,消肿止痒。有时家里的杯碗面盆沾上了油污,婆婆总会打发我去采一些构树叶子,青翠的,枯黄的均可,结果经过它擦洗,真是可以让器皿光洁如新。有时在劳作期间乡亲们,遇上成熟的桃子,就会摘几个,再摘几片构树叶擦一擦,桃子上的毛毛就掉了,好像比洗的还干净。这粗放的植物居然会有这么贴心的用处,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构树是夏季开花,秋季结果。它开的是雄雌二花,呈淡绿色。雄花像玉米须,而且比较小,雌花则呈球形。果实圆圆的开始是绿色,成熟的呈橘红色的外表,有些像杨梅。一颗一颗的挂在树梢间,每每惹得贪嘴的鸟儿争相抢食,如你从树下经过,鲜红的浆汁溅在身上像血一样;若掉落地上,经日晒夜露,也会留下褐色的印迹。鸟儿们吃饱了,就到处去拉屎,其中果核是鸟们无法消化的,顺便就帮助构树播了种,还施了肥,鸟儿的翅膀能飞多远,构树种子就能播撒多远。
长大后我来到城里,以为离那构树远了,其实不然,它就在我们身边,公园里、校园里、街边都可以见到它的身影。据专家介绍,构树不仅有绿化美化城市的作用,还可净化空气。
仔细观察,构树的树型也是很美的,撑起来也是一柄华盖,叶像剪纸一样,有款有型。偶尔也会看到几棵浓荫蔽日的构树,尤其是看到那鲜红的果实砸向地面的一瞬间,仿佛又回到了童年的老屋。
近几年来我经常下乡,发现构树家族更加兴旺发达。去年夏天,我到乡下老同学老家去玩,发现那儿山上山下到处是构树,附近还有相关的加工厂。老乡告诉我,这也是扶贫攻坚的项目,国家还有支持政策呢,就是这普通的构树让一方百姓富了起来。
说起构树,老乡们如数家珍,如树叶含有丰富的营养素,是上好的牲畜饲料,我们经常吃的猪肉就有它的功劳;树皮与枝条是高级用纸(新闻纸、宣纸、造币纸) 和纤维板原料;其果实爽心的口感及悦目的金红色,可以制成天然有机多功能保健饮料;构树还是一味中药,只是目前因技术原因未能提取有效生理活性成份,可前景看好。
听老乡一说,再翻开史料,发现构树全身都是宝,我们的先人对它早就有认识,并应用在日常生活中,只是后人在升华中。很久以前,构与麻一样,古人利用它制布、造纸,同时还用于防病治病,但在普通人家里只是作为畜禽饲料罢了。乡下有些地方把这种树称作构树,有些地方叫“楮树”,其皮造的纸书上常以楮为纸的代称,文人又常以楮墨借指书、画和诗文。由于构纸耐磨,不易虫柱,宋朝和金代就用它印发的会子、宝券,称为“楮币”。旧时祭祀时焚化的纸钱也叫“楮钱”,古诗中就有了“落花风扬楮钱灰”的句子。
构树是大自然中的一员,只要有一粒生命的种子,无论怎样恶劣的环境,都要把生命的能量发挥到极致,自在逍遥地活出自己的风采。只是可惜它太普通,又没有什么特色,虽然它贡献大,但很少有文人墨客为它歌功颂德,谁会想到一张构纸翻过去,就是六百年前的明媚,它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改变了世界文明的进程。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