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传说德艺

当前位置:主页 > 传说德艺 > 作家专辑 >

【图拉罕托乎提诗歌】思念父母

2016-08-05 23:27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组诗:思念父母
 图拉罕托乎提
 
1、八月十八
 
父亲高大的身影
依然在我的脑海凝固
不相信眼前的老人
将要离去
躺在病榻上的父亲
力睁着恋恋不舍的目光
失色的脸上紧托着生存的希望
他已经感觉自己病入膏盲
我将耳朵送上父亲的唇边
只听到他轻轻的声音
问我日期和时间
我告诉他八月十八
他求我继续输液
好想,好想
要留住今日的太阳
 
父亲高大的身影
依然在我的脑海凝固
眼前皮包骨头的老人
无力的靠在我的身上
我不相信,真的
父亲如此干瘦的摸样
如果可以,多么想
以自己的生命换回父亲的健康
父亲空洞的双眼开始失色
安详的看着远方
我顺着他的视线
不安的寻找
寻找一种声音
好想,好想
看到带走父亲的力量
 
父亲。。。
一时间哭声在屋间回荡
我紧紧的抱着父亲
不让离去
但我无法战胜牵走他的隐影
眼睁睁的看着
父亲的身体变得沉重
他的呼吸慢慢走向远方
我不相信。。。
此时此刻我依然紧抱着父亲
我大声的说:停!不要哭了!
让满屋嚎哭的声音
暇然停滞在半空
我轻轻的说:嘘。。。
父亲太累了,请不要吵嚷
 
我诅咒八月十八
以及将我父亲拖走的力量
我诅咒八月十八
这天,让母亲失去了阳光
。。。。
 
 
2、九月十六
 
 
父亲的离去
是否带走了母亲的笑
以及她的语言
整整二十九天
母亲,一个硬朗的妇人
变的沉默寡言
失去了往日的开朗
静静的坐在门外
望着一个方向
 
父亲的离去
是否留给了母亲
一个无法愈治的创伤
整整二十九天
母亲坐在走廊的一旁
瘦小的身影
穿着白色的孝服
看着门的方向
好似等待着有谁要来访
 
九月十六
又是一个该诅咒的日子
母亲不声不响的走了
走进屋里
我看到了母亲安详的摸样
没了呼吸,没了等待
用睡眠来编织了
一个美丽的谎言
使我好久都无法想象。。。
 
为什么?
她走的如此匆忙
不给我一个离去的理由
为什么?
她走的如此宁静
不给我一个孝心的机会
为什么?
她走的如此安详
留给了我遗恨和创伤
 
又是一个该诅咒的日子
哎,九月十六
 
 
3、失去的伤痛
 
我在失去父母的伤痛中
将自己囚禁在心的里层
没有了笑声,没有了哭泣
只有一把烈火燃烧在心
 
好久,好久,我不能苏醒
坟场成了我必然的去处
在那里可以和父母谈心
每日清晨,我尽着过期的孝心
 
有什么用,有什么用
尽管我将自己囚禁在过去的阴影
尽管我将眼泪变成滚滚水流
可失去的纵然已经失去
 
好久,好久,我不能苏醒
走街串巷,背井离乡
到处寻找巫师和道长
想弄清八月十八,九月十六的关系
 
有什么用,有什么用
尽管我把全世界的巫师找遍
尽管我从脑海删除
这伤痕累累的二十九天
可父母再也无法回到身边
 
我在失去父母的伤痛中
将自己囚禁在心的里层
没有了笑声,没有了哭泣
只有一把烈火燃烧在心
 
 
4、天堂里的父母
 

 
不知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
我已经跟随父母走了很久很久
思念和伤痛
使我依然泡在泪水里
依然走在雾中
躺在梦里
梦中,我梦到天堂
梦中,看到父亲关上了
天堂的大门
不让我走进
“你为什么跟着我
你应该在自己的世界里生存
你的生活是你自己的
要懂得珍惜天赐的生命”
说完,突然消失在云层
我还没有来得及问候母亲
 

 
我在祈祷
祈祷梦到亲爱的母亲
我放开了梦的大门
梦中,很多很多年的故事
一晃而过
可是看不到母亲摸样
我伤心的在寻找
不停地寻找
在梦里
 
我在祈祷
祈祷能梦到母亲的摸样
是否,母亲已和父亲团聚
是否,“他们安然无恙”
可是冥冥之中看到
母亲孤独的坐在一个角落
父亲不在她的身旁
那等待的摸样
宛如从前
 
在梦中
我看到母亲忧伤的身影
在人群中寻找父亲的摸样
我在喊,妈妈
母亲回过头看着我
那双眼依然泪水汪汪
她说:你回去吧
你美丽的活着
才是我的愿望
 

 
我瞬间被推出梦外
眼前闪烁着母亲含泪的眼眶
是否她在寻找父亲
难道,在天堂
亲人的脸庞会变得陌生
早知如此
何必当初追随的那么匆忙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