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景观音画

当前位置:主页 > 景观音画 > 秦风秦韵 >

【云深不知处诗歌】送青春一只发簪

2018-11-18 19:12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思念是只猛兽,爬上发簪

撕咬于夜寐,怒吼于长亭短驿

前世躺在风中血流满地

后世来不及唇吻,化身为鹏

一声接一声于九天鸣唳

爬上晚霞之巅,红色的思绪

一层接一层抖落于无边

慌乱,仍如当初,忍不住哭泣

发簪,伸出黑魆魆的头颅和两臂

搁置于箱底,搁置于暗夜

每一次擦拭,奔跑的血液爬上指壁

曾渴望夹住一地树声,打开春天

沦落为一匹病马,张不开四蹄

在沉默中驱驰,哀伤遍地

发簪曾跃入白花花水流

少女般真纯曾入沒半膝

转身望着窗外,蓬松松的发束

不忍别住,那年青春不堪回忆


说起那年,那年披着青春的风衣

发簪呀,是否听见小枝小叶的嗫嚅

是否看见小花小草打开袅袅依依

再转身记住这一切

记住每一个名字都很嫩很绿

发簪攀缘雨水爬满虞山山坡

四处游走的岸沚,扑朔迷离

随后被抛弃,如一只甲壳虫

或一只野蜂野蝶,收拢身躯

蜷缩成六角形的意象

每一个角都曾划破青春的表皮

不会扮鬼脸,装小丑

视线里没有高树和低岗

两只铁夹再雄武,也只有离弃

哀伤是对的,雨水浇湿我伤体

云中月爬上岁月的眉弯

月中云搓着手,远远站立

月的名字被写成誓言

云的呼唤刚爬上阶梯


发簪在水声里洗涤

在烟吹里飘舞成迷

推搡着我的手指,摇晃于夜里

搂住那年那人的名字寻欢

打开话题,或抽出垫在身下的诗句

惊天动地诺言却无从谈起

一个发簪,左翅镶嵌着菩萨蛮

水调歌头镶嵌于右翼

蜕皮的大长腿并拢于最初

辉煌的心思在头顶聚拢于发髻

插入发丛等秋日入林

等暮色与我一起悲欣

羞怯成鸟,叫声长短不一

如今藏于角落,无人碰触

失去尺度的欲望至今成迷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