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景观音画

当前位置:主页 > 景观音画 > 丝路风情 >

【郑世骅随笔】魂牵梦绕太白山

2015-04-08 16:15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魂牵梦绕的太白山啊,我们就要走进你的怀抱。
      仲夏之日的一个早晨,我们一队人马由眉县汤峪口出发,开始了攀登太白山的旅程。盘山公路把我们乘坐的中巴车从海拔600米的山脚提升到海拔2800米的下板寺。9:10在此乘坐缆车,经过十多分钟腾云驾雾,到达海拔3200米的上板寺。跳下缆车,进入太白山森林公园的核心景区。经过两个小时的行进,11:30到达太白山森林公园最高点——海拔3511米的“天圆地方”。在此大部队分成两部分,一大部分在森林公园现在的地方歇息游玩,只有我们三个“在野党”成员,开始了登上太白山最高峰的小分队行动。12点到达小文公庙,进入太白山自然保护区,登太白主峰的行程由此正式起步。由此到大爷海,山里人叫做四十里胡基(石头)坡。这是第四纪冰川形成的石河状地质遗迹。


        一路上我们并不赶路,而是缓缓行走,从容品味、欣赏太白山的美景,那一团团山花开满山坡,仔细观察,小小的黄色花瓣中开着五角星的花蕊。14点到达文公庙,此地海拔3480米。稍作休息继续前行,山路猛然陡峭,海拔急速提升。“石如人立百千群,处处苍崖飞白云。”(归庄)手援手,相扶助,气喘急,心旌摇。就在额头冒汗的当儿,多云将太阳遮蔽!快到大爷海时,云雾忽然加重,云海从山谷往上飘荡,笼罩住众山峰,云飘似山走,山走我不走,恰似腾云驾雾一般。忽然寒风起、乌云密、天空飘起雨丝。这雨不是下的,而是在身边生成,飘忽而至,因为我们已到天上。16:30终于走到了雨雾笼罩的大爷海,此时大雨倾泻拍打水面,伴着疾风发出沙沙的响声。赶紧进入大爷海旁的帐篷避雨,看来是无法在今天登上拔仙台了,心愿也只好留待明天实现了。但我还是心存感激,太白有情,这雨也是很照顾我们的,没有让我们淋在路上,甚至雨衣也没有用上。
       只有到了大爷海,才能说登上了太白山。我向往的太白山啊,我已融入你的怀抱;我崇敬的大爷海啊,我已来到你的身边;我崇拜的拔仙台啊,我仰望着你,岂敢说要征服你?我对太白山只有敬畏,毫无征服的念头。走近大爷海,远眺拔仙台,此时我兴奋异常,任天雨沁润我的身心。太白山啊,你是如此神奇雄峻,太白极顶岂可轻易攀登,总要让你克服一道道障碍,调动起你最大的毅力和勇气,必须怀着十分坚定的信念才能实现心中所愿,稍有畏惧,她就会拒绝你于极顶之下。
        这就是太白山啊,当你远远看她时,她是那么秀美温情,而当你要去亲近她时,她会设下各种难题来考验你的意志,只有经过种种艰难,才能领略大自然的神奇韵味。我们也不例外,也要经历这份考验,虽然近在咫尺,却不得接近,可望不可及。风雨交加,已经感觉到寒冷。“一日历四季,十里不同天”,太白神奇,果然名不虚传。夜宿拔仙台的设想是不能达到了,我们只好决定在大爷海住下。拿出方便面,用煮沸的大爷海天池水泡开,真香啊。商量明天行程,做好两手准备:若天雨,登顶后原路返回;若天晴,则登顶后从阳坡走,经周至厚畛子下山。我们为此已雇好向导,就看天气了。雨何时停?天能否晴?我反复向山民咨询,他们也说不准:“太白山天气变化无常,这雨能不能停说不来,去年中央电视台专门来拍风光片,在山上一周雨不停、云不开,只得失望而归”。我们难道也会有此遭遇吗?不过也无所谓,“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朦雨亦奇”,无论如何我明天会以最佳心情登上太白山主峰,这是不可动摇的,哪怕是疾风暴雨也要实现心中的愿望。我默默祈祷,但愿雨去风住、云开月朗,莫负我一片诚心。


       我们选择在大爷海三顶帐篷中的中间一顶棉帐篷内住下。帐篷内阴暗潮湿,地铺上的被褥也看不清年份,带来的被罩就派上了用场,被洁白的被罩裹住,只露出了头,感觉挺舒服。连续几天游泳,今天又走了一天山路,一路上我是哈欠不断,躺下后还是不住的打哈欠,打了多少个哈欠数都数不过来了。说实在的,我真的很困乏,可是我激动地辗转反侧,如何能安眠?大爷海的雨,时急时缓,没有停的意思,帐篷内黑兮兮的,可时间不过才晚上7点。过于兴奋自然是睡不着了,我提议各自讲讲记忆深刻的事情。渐渐的他人鼾声响起,有8点了吧,我也说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可此时我竟毫无困意。
       挤进帐篷的冷风吹佛着我的脸,而帐篷外唰唰的雨声敲打着我的心。我对自己说,夜雨相伴是多美的事,更应该美滋滋的睡一觉,俯仰由他、晴雨随他去吧,我要睡了。可我怎么强要自己闭眼也难以入眠,我甚至能听到山的呼吸声。白天走山路,我一路喊山,山谷回应,我已经与山产生共鸣了。山,你知晓吗?帐外雨疾风骤,帐内心绪不宁。风雨声使我焦虑,也唤起我的警觉,有时总觉得有人在帐篷外走动。渐渐的我能听出风的来龙去脉了:把帐篷顶掀起抖动的风,是从爷海面直吹过来的风;沿着帐篷两侧从前到后似人一溜小跑的风,是贴着山梁刮来的风。
       这样想着,越发睡不着了。朦胧中我起身走出帐篷,啊,风雨无影无踪,夜空透彻晴朗,繁星团团锦簇,流星满天闪烁。繁星恰似白天登山途中看到的那一丛丛有着五角花蕊形状的药王茶花,流星不是彗星那种拖着一股尾巴,而是如礼花一般四射飞溅,多么灿烂的星空啊。繁星辉映下的大爷海是那么的迷人,夜色中的拔仙台黛清冷峻,更显巍峨。我不忍独享美景,忙跑进帐篷喊他人起来。他人出来后也为如此美景所陶醉。寂静的山梁上寒意甚浓,也惊醒了我,怎么犹如身处梦中?啊,原来真是一场梦。美梦总在梦境中!这是多么奇妙美好的梦啊,一个超现实的梦。为什么美好总在梦中呢?真不愿醒来啊,要是能一直生活在梦境中那多好呀?
        这样的梦想若让我去想象,在白天不论你怎么发挥想象,也不会想到如此美丽的景象。梦香、梦甜、梦如蜜,梦醒时分齿龈留香。我要记住这个时刻,透过手机的光亮,看清现在的时间是午夜零时29分。这个梦意味着什么?是心中期盼天空放晴,是心中难以抹去仙山的影子?
      外边的雨似乎停了,大爷海一片寂静,仙海中蓄积的雨水低声鸣叫着“咕嘟咕嘟”向我们告辞,朝山下跑去。我到梦界走了一遭,内心是按捺不住的兴奋。我想从地铺上起来到外边验证一下天是否晴,但不忍离开惊动他人,也就未起来。


       半夜两点,还是忍不住起来,掀开帐篷帘子朝外观望,外面雨停了,看样子云层很厚,好象东南方有两颗星星。嘿,果然天气好转,是好梦带来吉祥啊。“我来正逢秋雨节,阴气晦昧无清风;潜心默祷若有应,岂非正直能感通。”(韩愈)在美丽宜人的太白巅峰,在氤氲弥漫的大爷海旁,在天籁具寂的高寒夜空,在夜色朦胧的迷人时光,伴随着美好梦境的导引,我们走出帐篷。
      天雨停歇了,风儿安宁了,爷海含笑注视,拔仙凝重挺立。“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我屏住呼吸,蹑手蹑脚,仔细聆听仙海的私语。
      凌晨四点半,东方已经显出微弱的白光。天气不错。我们要抓紧登上拔仙台!五点离开大爷海,摸黑朝拔仙台攀登。凌晨的高空寒风飕飕作响,身披租用的军大衣依然难挡寒冷。借着黎明前的昏暗天光,顶着凛冽咆哮的疾风,艰难蹒跚于石群中,何处是路?攀登几步停下喘几口气,看似距离拔仙台很近,实际还遥远。除了登顶之路陡峭外,还有就是高海拔带来的气喘反应。登山到半道,5:40为看日出停下攀登的脚步,仰望拔仙台,俯瞰大爷海,位置极佳,就是难挡寒风。蜷缩在一处石凹里,在棉大衣裹得严严实实依然感觉太冷了,坐在石头后面挡着来风,可哪里能挡的住呀。仰视苍穹,满天繁星已经退去,只有东方的启明星闪烁着亮光,那就是灿烂星河中一颗最亮的星,我的最爱。渐渐地霞光万丈,丹阳越出东海。日出、云海、极顶,太白胜景全让我们饱览,我们太幸运了。“须臾尽扫众峰出,仰见突兀撑青空。”(韩愈)
       等到太阳冉冉升起,我们也拍完了风景,继续朝拔仙台奔去。在山巅底下仰望拔仙台时,她是何等险峻,一旦拼气力攀登上来,太白极顶竟似平川旷野,满眼一片石海,伸向西南----这就是山民称道的四十里跑马梁啊。“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到拔仙台的半道上有一处石头堆砌的神龛,里面立着一尊铁铸神像,上边用红漆写着“山神”。我想着应当给山神留个纪念,于是停下脚步,拿出自己的名片,在上面写下我们的名字和某年某月某日敬拜字样,用石块压在神像面前。
我们终于攀登上了海拔3767.2米的拔仙台。神圣的太白山,我们来了!雄奇的拔仙台,我们来了!“登临出世界,突兀压神州”。这才真正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啊!杜甫一定没到过太白山,否则他不会把千古绝句赠给区区1500米的泰山。手握拔仙台三角旗杆,向着太阳大声呼唤。山山回应,一股成功者的豪气激荡人心。大自然的神奇秀丽景色都集中在这里了,层层叠叠的云气,弥漫漂浮,振人胸怀。自古以来能攀上拔仙台领略到大千世界极致美景的人数不多,我等登峰造极达此境界,可喜可贺可赞。俯瞰群山,在大自然面前,人这个高级动物显得是多么渺小和微不足道。在此天界照相留影,终于实现了愿望,可内心反而平静并不很激动,哦,我已为你而激动,心比天高,再没有什么能和你相比拟了。“塔势如涌出,孤高耸天宫。登临出世界,磴道盘虚空。突兀压神州,峥嵘如鬼工。四角碍白日,七层摩苍穹。下窥指高鸟,俯听闻惊风。连山若波涛,奔凑似朝东。”(岑参)“石龙不见形,石雨如散星,日暮且回去,浮心恨未宁。”(孟郊)
       进入拔仙庙宇,任何人都不能不敬畏山神,无神论的我还是虔诚地点燃了三柱香,恭敬地布施。感谢拔仙台、感谢太白山容纳了我们,为我带来好运气、好福气,为我们带来好气象,保我们一路平安。
       6:30告别拔仙台,离开跑马梁,开始下山行程。阳坡面全无北坡的陡峭景象,我们看到了二爷海、三爷海,她们就是黑河的源头。山有多高水有多高,大自然多么神奇啊。太白山顶属高寒带,一路上我们雇的向导山豹子给我们任意指点着路边花草的药用特性,真是太白山中无闲草啊。当向导指着一丛竹叶形状泛着白霜的低矮植物说它能治高血压时,真想采一些回去,可是时间紧,加之山风呼啸不容我们久留,只好作罢。
       7:30来到了太白山水面最大的天池---玉皇池。我们这次太白穿越收获巨大,太白四海全部饱揽。最秀美的风景是玉皇池到南天门一线,天然杜鹃林在远处高山雪松映衬下壮观极了,而且这还是已过花期的景致,如果是在季春五月花开时节或金色十月秋意正浓之时,那会是怎样一种胜景呀。要领略她必劳极方能乐极。“迥秀常在无人境”啊。踏过一片芳草甸,我们进入原始林区,在密林中穿行。临近正午,我们到达海拔3016米的南天门,站在这里,风光无限。一路上赞美风景说了无数个“漂亮”,此时又忍不住由衷赞叹“真漂亮”。看来是真的融入大自然了,连自己也感到语汇贫乏,无法用言辞来形容自然美景了。这是诗意的世界。我也达到了一种忘却山外事、愿做山中仙、物我两忘的境界。远眺拔仙台,她掩藏于众峰之中,不见显赫,我们已经离开极顶相当遥远,有二十华里吧,我们的一双脚真不简单啊。俯视隐隐约约的厚畛子,还有漫长的五十余华里山道在等着我们长征。
       在南天门,与管理员闲谈中他给我们讲起五年前两个大学生从这里走失,后来一人跌落摔伤获救,一人跌下悬崖失救遇难的经过,叙述清晰如在昨日,那个遇难的学生还是单位同事的同班同学。身临现场,听着危言,不禁令人惋惜不已。太白山啊,你是这样的神秘莫测,你已吸掳去多少朝拜者的魂灵?
       告别南天门,又开始行走在原始森林之中。从南天门到山脚下铁甲树约有五十华里,沿着山梁走了一个马蹄形,前山尚未开发,还保持着最原始的采药人探寻出的小道,艰难是够艰难的,但能领略到原汁原味的原始风光也是终生难忘的最大享受。山道崎岖蜿蜒,不知何处是尽头。原想南坡平缓,但走过才知此路更艰难、更遥远,我们还是下山,况且还有向导做背工呢。“莫言下山便无难,一山放出一山拦。”由此更显得万顷杜鹃林的俊秀藏在深山难以观赏,无论从山北麓或南麓攀登,要想看到最美的景观都需要付出巨大努力才行。
       行走在原始森林这样优美的环境里,我不能说她给我带来美好的回忆,那样就太浪费眼前的时光了,现在我只要尽情享受此时此地。那桦树皮的情书写在我的心里。我想太白山会感悟我的内心世界的。
       珍惜山中的分分秒秒。我调动自己的记忆,咏诵着可资描写胜景的古诗词:“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曲径通幽处,鸟鸣山更幽”;“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还有“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具寂,惟闻数鸟鸣”;“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
下山道中许多地方陡峭如滑梯,我们尽力依靠两侧树枝呵护着,尽全力保证毫发无损。终于看到溪水了,这表明我们已经接近目的地。我来到一束瀑布前拍照,“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那神态是恬静怡然、悠然自得的,又似沉思遐想、多愁善感的。最后一段与水伴行。平缓处流水潺潺,跌宕处喧嚣哗鸣。一树为桥,横跨河上,走过危如累卵的独木桥,心力交织。尽情领略这景致、这丝丝情愫。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山中暮色渐起,原本在阳光下高耸挺拔的冷杉树,此时也相互牵手,拉起了帷幕。疲惫开始偷袭我们一行。一直陶醉在森林景致的我们,也开始问向导“还有多远?”“快了。”无论谁问,也无论已走了多久,向导始终只有“快了”这两个字。“快了”,“快了”,这路怎么没有尽头呢?众人默不作声埋头赶路。内心用力,可脚下是越来越沉重。步伐缓慢,对山林友邻惊扰也小了,于是我们在道旁看到了松鼠、锦鸡等小动物,为我们沉闷的行进增加了瞬间的欢快。哦,“快了”不就是快乐吗?向导说,因为此地并非人迹罕至,所以其它凶猛动物还要在大山深处。山谷中鸟儿鸣叫、水声哗哗,只有它们聆听着我的心语,多么美好啊。路旁一棵硕壮的桦树,我张开双臂拥抱她,成为我拥抱大山的借代。这不禁又使我想起凌晨那令人心灵震颤的难忘的梦境瞬间。山水有意,草木有情啊。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
         即将走出令人神清气爽的太白山,我脚下步履凝重,不忍就这样的离开大山、离开大自然,我心中是原地踏步,留恋忘返。
下午六点多,在经过了十三个小时的漫长征途后终于到达厚畛子。不容易,的确太艰难了。这一次旅行,我有一个明显的感受是:自古名山僧多占,惟留太白存天然。先到河中清洗,有一种特别的轻松。晚餐之后,夜宿厚畛子黑河源山庄。冲洗之后一看脚底,双脚竟都磨出了泡。
       在这寂静的山村旅店,我忽然想起李商隐的《锦瑟》诗:“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为什么想起这首千古之迷的诗,而且这么强烈?是担心与山的情意流逝,成为梦中追忆吧?“上山下山入山谷,溪中落日留我宿。本意由来是山水,何用相逢语旧怀。”(王季友)
       次日晨起,山坳中的厚畛子之晨薄雾缭绕,从山梁之间望去,我们注意到那遥远的尽头就是我们昨天经过的南天门的方向。
       8:20乘坐山区客车离开厚畛子。汽车在山坳间蛇行,望着车窗外,看什么、想什么?大脑一片空白,我低声唱起歌来……令人魂牵梦绕的太白山啊,我们就要离开你的怀抱,真的让我恋恋不舍啊!
      客车驶出山了,回到尘世凡界中,一股燥热迎面而来。从此开始进入回忆期,山中的每时每刻都值得留恋,不敢使劲想,一想就齿龈留香,就要笑出声。
中午时分,我们回到周至县城。漫长而又遥远、神奇而又美好的旅途也不过才48小时,短短两天时间我们就实现了心中期待很久的愿望,这段经历将会使我终生难忘。
提纲携领的记下这几天难忘的经历,写多少也记不下我的无限感受,深深感到要把这场难以忘怀的美好记忆完全记载写出竟是这么的困难,太白山上一分一秒、一景一物、一言一语都是那么值得回味,当我刚要记下眼前的画面时,另一个场景又浮现在脑海中,竟让我不知该怎么动手,惟恐有什么遗漏。沉浸在无限美好的回忆中,我只敢把这次朝拜的场景象放幻灯一样,一幅幅的画面闪回,一晃而过,想到哪个情景就品味哪个情景。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我甚至不敢自始至终回忆,怕一下享用完,美好会失去似的。
        太白山,你让我一生回味享用,美好的经历将永久镌刻在我的记忆中!
        最后记下行程中所遇的人名吧:太白山自然保护区入口(小文公庙)何晓光;大爷海管理员韩小山,陈开稳;向导李忠信(山豹子);南天门管理员岳天顺;厚畛子罗顺民,吴松军,吴松英。
 
【补记:我们刚从太白山回来,报上就刊登了大学生在太白山遇险的消息:7名大学生从厚畛子出发,经铁甲树上山,由于迷路而遇险,其中1人遇难。险峻的太白山又吞噬一条生命,更增添了她的神秘色彩。】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