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景观音画

当前位置:主页 > 景观音画 > 丝路风情 >

【冷月无声随笔】天桥小店

2018-10-22 07:50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寒露过后乌鲁木齐的夜便冷了起来,街道两旁的人行道上铺满了寒风吹落的黄叶,它们孤独地躺在冰冷的石板路上,没有了一点生息。我不禁感叹起来生命的脆弱,如同我的爱情一般,终究还是敌不过时间的波纹,慢慢消逝在滴滴答答的声音里。
已是深秋叶落的季节,街上的车子少了一些,行人也少了一些,人们的表情也少了一些,少了些激情,多了点落寞。沿着街道走过几个红绿灯,我才突然发现不知道要去哪,去干什么。不过我还是点了支烟靠在栏杆上往桥下望,望见车子卷起了落叶,风儿卷起了思念。原来我还没忘了她。呵呵,我自嘲的笑了笑,不管以前说的多么绝情,还是会想起。也许我该回头了。
天桥的另一边有一棵大树,树下开了一间小店,几人围坐,相饮甚换。我想,要是我的胃好一点儿的话也许能跟他们凑一桌,饮几杯烈酒,抽几口烈烟,然后认识一下,毕竟同样都是流浪在繁华世界里的孤独患者。看他们相互搀扶着出了门,小店里就只剩下我一个顾客了。小店老板个子不高,看起来有点消瘦,戴着眼镜认真的收拾着那几个人喝空了的酒瓶。他说这段时间人少了些,天冷了都不出门了。是懒得出门吧,我想,饿了都叫外卖,谁还会出门去吃饭。我点了支烟,也给小店老板点上,便跟他聊了几句。我才知道他姓李,一个我熟悉到快陌生了的姓氏。他是四川人,来乌鲁木齐快十年了,在这边成了家,小孩还在上幼儿园。小店老板还没吃饭,也下了碗面跟我一块吃了起来。期间他接了媳妇的电话,说是小孩可能感冒了有点咳嗽回去的时候带一盒药。我结完账又去旁边商店买了包烟,便看见小店老板已经关了店门匆匆离去了。我看看时间,十点半了,我想我也该回去了。
夜色更深了,也更加寒冷了。我点上烟,拉起了衣帽,塞上耳机,踩着枯黄的灯光,一路独行。
床铺依旧冰冷,我关了灯,便黑了房间,亮了寂寞。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