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景观音画

当前位置:主页 > 景观音画 > 丝路风情 >

【曹新友散文】我与汉字

2019-09-05 22:19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我是一辈子与汉字打交道的人,年轻时总是孜孜的认字,家里老人告诉我,要好好认字,不认识字就是两眼瞎。我那时候除了在学校认识一些字,更多的还是拿着新华字典认字。一本新华字典翻烂了,又买了一本现代汉语词典,其实还是为了认字。这不仅认了字,也识了许多词。
       自从工作后,我总是辛勤的码字,人生中间的四十年,我就是个码字工。把那一两千字翻来倒去的折腾,排列组合出报道、文件和材料,至于有多少那没有计数的,只能说是很多。我对那些汉字倾注了心血,那些汉字也养活了我的生命,而且也丰富了我的精神生活。虽然每个人一辈子多多少少都离不开汉字,但我可能是与汉字联系更紧密的一个人。
       到了老年后,我却是朗声的念字。退休了,呆在家里是没事找事。看书看到精彩处,不由的就念出来了。念着念着就想念得好听一些,也就跟着人家朗读。我是朗读给自己听,也是朗读给天地听。也别说,这出声念书次数多了,也就成了习惯。反正听说朗读有利于健康,我就一去二得了。后来就把念的字发在朋友圈,行家评价是乡音重,节奏平,情感淡,几乎一无是处。我不顾脸羞,反正别人看不见我的脸,我坚持每天发朋友圈,为的就是逼自己一把。
       大半辈子与汉字打交道多了,看着那些汉字奇妙变换,在不同的手里,可以生出不同的句子和文章。听着那些发出的悦耳动听朗诵,不仅是声音好听,更因为是那些汉字组成的优美句段。看着那些方块汉字,似乎就能嗅见浓郁的墨香,如同花香一般沁人心脾。我对汉字情有独钟,忠贞不二,相依相恋,白头偕老。
       汉字如同一块块方砖,排在满满的一页纸上,就像砌的一面墙,撑起农家小院,也撑起摩天大楼。汉字好似一扇扇窗户,透出政治家的远大目光,也透出情侣们的纯真挚爱。汉字也如一方方稻田,千顷万亩收获的除了稻粒,也收获这人生的美好景象。假设没有汉字,我们也许还处在懵懂野蛮的古代,假如没有汉字国家可能早已四分五裂,假如没有汉字历史文化只能留在头脑的记忆里,假如没有汉字-----,其实根本就没有这些假如。
         虽然我一辈子与汉字打交道,但是,我能认得和能会写的,其实没有多少字。不要说康熙字典那四万多字,更别说中华辞海的八万多字了。就是新华字典的一万字,三分之一我就根本没见过面,象天外来字一样,更别说认识了。三分之一我似曾相识,看着有点面熟,但又不知道姓甚名谁,指张呼李是常有的事。剩下的三分之一,有的我认识,可是没用过,真正熟悉又常打交道的也就是那一二千个字。这一二千字如散兵游将一样,统领起来也不容易。
        汉字要认识不容易,写起来更难,这不仅中国人这么说,全世界人都这么说,尤其是外国人提起汉字最头疼。我是从上学那时就开始写字,可能是我的手笨,或者是悟性差,学写字就很慢,总是遗鞋掉帽子,样子又难看。尽管后来还总是想打扮打扮,搽脂涂粉,但还是那老样子。这一辈子说起来用铅笔、油笔、钢笔、毛笔写的字不少,少说也有几麻袋。也可能没有从师的原因吧,写的字没章法、没样子,几十年没有啥变化。当我正为我写的字拿不到人前而苦恼时,电脑和手机解救了我。自从学会打字,谁再也看不到我的不好看的字了。不过几十年写字习惯了,有时还真手痒痒,没事了拿起笔乱写一起。
        能认识字算有小用,能写好字算是中用,能把字排列组合出高水平的诗词文章,那才是算大用。能认识字的人很多,能写好字的人也不少,能把写出诗词文章的那就很少了。记得有一位先生讽刺学生,你作文里的字都是正确的字,就是这些正确字,排列组合不合适。
        写文章,有时候多一个字或者几个字,就影响了文章的容颜和气质。就像一个妇人一样,你觉得她不好看,但也很难说怎么就不好看了,其实有时候就是身上有了一些多余的东西,影响了美观。有时候另一个妇人你看了还是不好看,觉得总缺点什么,其实也就是需要一点点首饰装饰一下。写一篇几百字的文章,胸中得有几千字来调配,哪一个字放的不合适,都会让自己很难看。
       当我与汉字为伴的几十年后,现在出现了许多洋文洋字,什么wto、GDP、moc、AI、apr等等,看管了我们的汉字,看见那些洋字,总觉得像看见洋人一样,都是一个面孔,很难分辨出来。我也是对洋字念不出来,跟着人家念总是舌根子很硬,念出来别人也听得似是而非,索性见了洋字就坚决闭嘴。
       我们的汉字有老字和新字之分,老字虽笔画繁,那如图画一样让人觉得好看。新字虽没有那么好看,但写起来却比较方便。我喜欢看繁体字,也喜欢简体字。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