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景观音画

当前位置:主页 > 景观音画 > 丝路风情 >

【无才浪子小说】儿子 . 父亲 . 村民

2020-10-11 21:31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儿子 . 父亲 . 村民
蔡李两家住在一个村子。蔡家在北,李家在南。两家的儿子同一年大学毕业,同一年考取了县直机关的公务员。只是李家儿子进步快,不到三年就当上了科长;蔡家儿子进步慢,还是个科员。
(1)
科员和科员的父亲
  初春一天上午。蔡家的科员回来了——的士送回来的。
  从的士里下来的科员,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一路上故意大声的吆喝着和村民打招呼,见男人耍烟,见女人撒糖派水果,真是风光无限。
  科员的父亲见儿子依照自己的话做了,嘴角露出一丝让人难以名状的微笑:“儿子,仔细点,别漏了人,你难得回来一回!”
  “放心吧!掉不了!”科员一边大声回答一边继续派!
  “哦!别忘了,给你李大爷也送一包去!”
  “忘不了,我给留了一包柔软的点心,呆会给送过去!”
  “嗯!早点回来吃午饭咧!”科员的父亲一边说一边倒背着双手闪着双腿往回走!
科长和科长的父亲
   没想,科员刚刚进到屋里,李家科长回来了——骑着自行车回来的。他除了自行车后架上卡了一盒饭盒大小的点心外什么也没有。
  科长看见村民们都在门前聊天,赶紧下车微笑着打招呼:“大婶好!大叔好!大嫂好……”
  可村民们都是瞅一眼科长皮笑肉不笑的咧咧嘴,没有一个人回答。
  科长的父亲听见儿子在外面说话,急忙走了出来。可他看见儿子两手空空不受村民待见时,忽然心里一凉,气呼呼地转身回到了屋里。
村民和村民的嘴
  村民们望着科长进屋后,忽的聚在大树下七嘴八舌起来:
  “什么科长啊,骑个破自行车!”
  “我看是他老爹编出来装面子忽悠我们!”
  “就是,现在你见哪个科长还骑自行车?”
  “是啊!老蔡家一个科员都坐的士回来!”
  “还提着那么多礼品,肯定是人家送的礼!”
  “别听老李头瞎吹,可能他家小子连个科员都不是!”
  “是啊!科长送礼的人不是更多,咋没见他带一包哇!”
(2)
科长和科长的父亲
后来。老蔡家的儿子当科长了。回来的时候是自己开的车。
  他把车子停在村北口。看见有几个村民在树下聊天,又是故意大声打招呼。他的声音把那些本在屋里忙活的村民都招了出来。于是,他赶紧打开车子后备箱,从里面搬出大包小包的礼品,一包包派给村民们。
  科长的父亲听见儿子的声音赶紧走过来大声对儿子道:“儿子,仔细点,别把人派掉了!”
  “掉不了!我是按照户头准备的!”
  “那就好,那就好!”科长的父亲又是背着双手,向家里走着八字步。
局长和局长的父亲
老李头儿的儿子由科长升到了局长。回来的时候依旧骑着自行车,依然只是车的后架上卡着一个饭盒大小的礼品盒。
   那天天气有点热,局长看见村民们都围在一棵大树下乘凉聊天,又是赶紧下车热情地微笑着打招呼。村民们依旧是皮笑肉不笑的咧咧嘴,没人答话。
  局长的父亲听见儿子的声音,心想:“你小子现在是局长,难道还不及老蔡家一个科长?”于是,他把手里的旱烟袋在脚上磕了磕,疾步出门。可他一见那情景,脸一下绿了,又转身回屋去了。
村民和村民的嘴
  有好事之村民悄悄回头看了看局长和局长老爹,转身对村民说:“看!老李头奄奄的回屋了!”
  “老李头又在吹,什么局长……”
  “肯定是在吹!哪见过这样狼狈的局长,骑个破自行车!”
  “老蔡家一个科长,不仅有车,还收这么多礼,自己吃不完按户头派送给我们。局长不收礼更多啊!”
  “吝啬鬼呗!”
  “什么吝啬,就是看不起我们这些乡巴佬!”
  “我看那小子也不像局长!”
(3)
局长和局长的父亲
  光阴荏苒,转眼又是三年。科长破格成局长了。回来的时候有专车和专职司机。
  腊月的天气很冷。村民都躲在屋里取暖。在村北口停车后,局长大声对司机喊道:“小刘,把后备箱打开,把里面的东西拿下来!”
  局长的喊声惊动了村民们。他们几乎都是从屋里奔出来围向局长,并热情地和局长打招呼。
  “快过年了,我给各位长晚尊辈们准备一点过年吃的小点心!”
  “呵呵,小猛子(局长大号叫蔡猛)呀!我们总吃你的东西,真的不好意思呀!”有人带头说客气话。
  “每次总要你破费!这叫叔子说啥好咧!”
  “是啊是啊!我们真的不好意思……”
  村民都抢着接话茬。
  “哎!都是乡里乡亲的,啥好不好意思!这些反正都是别人送的,我们也吃不了,只不过是借花献佛呗!”不知什么时候局长父亲出来了,听村民说客气话,赶紧借机炫耀了一把。
副县长和副县长的父亲
    腊月二十六那天,李家刚被选为副县长的儿子也回来了——还是骑着个破自行车。
  从村北进村时,他看见村民都在忙碌的收拾门前场地,他依然飞身下车,微笑着与村民打招呼。村民们依然皮笑肉不笑的咧咧嘴不出声。
令村民万万没想到的是,县长还没走到自己的家门口,却见四辆高级小车一溜烟的跟了过来,停在县长的身后,车里面下来的人一个个都是大声喊道:“李县长,回家咋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害得我们追了一大圈才追上!”
  那些人说着,一个个打开车子后备箱,从里面拿出大包小包的高档礼品,就要往屋里抱。
  “别,别往屋里拿,我和她妈也吃不了这么多,就分给乡亲们吧!”县长的父亲赶紧从屋里跑出来拦住那些人。
  “爸!这东西是朋友们送给你的,是朋友们心意,咋能……”
  “咋不能?他们既然给我了,就是我的东西,难道我还没权利支配?”
  “爸,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给村里长晚尊辈们准备了红包!拜年时给他们红包!”
  “那就好,那就好!”县长父亲的脸像花儿一样。
  村民们听了县长父子的对话,一下子围了过去。
  “儿子,红包是红包,礼品是礼品!不一样!你就把红包和礼品一起先派给乡亲们,明年还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给乡亲们拜年咧!”县长父亲见乡亲们围过来,赶紧吩咐县长儿子说。
  “好!儿子听老爸的!给,你派红包,我派礼品!”县长把一摞红包递给老李头。
村民和村民的嘴
   村民们拿着县长派的礼品,县长老爹派的红包,一个个笑逐颜开。
   “我说吧!人家老李儿子当科长,当局长能是假的!”
  “是啊!亏你先前还说人家县长是假的。假的,能有这排场吗!”
  “我说嘛,老李家儿子不会这么忘本,当了官儿就忘了我们!小时候我可没少抱他!”
  “那孩子从小就懂事儿,勤奋上进,肯定有出息!”
(4)
局长和局长的父亲
  那年秋,李家副县长因为执政成绩突出被选举成了县长;蔡家局长报名竞选副县长因为不明原因落选了。
  腊月二十八的傍晚。天气阴沉沉的,下着牛毛细雨。村民们都在抢着收拾门口卫生。一辆身上标着“检”的轿车停在了局长的家门前。车门打开,两个检察官从车上下来进了局长的门。少倾,局长戴着手铐出来被推进车里带走了。
  局长的父亲见儿子被检察官带走了老泪纵横:“既有今日,何必当初哇!”老汉恍惚瞬间干枯了,他一掌拍在自己的头上,不知道疼。
县长和县长的父亲
  蔡家局长刚刚被检察官带走,李家县长回来了——依旧骑着自行车。县长见村民们都在忙着收拾,依旧一个飞身下车。他右手推着车,挥着左手打招呼:“大叔,大哥,婶子,你们都在……”
  “是是是,过年吗,我们收拾收拾……”村民们都抢着回话。
  县长的父亲听见儿子声音,高兴地迎到院子里:“我就知道,那小子不地道,早晚要出事!”
  县长笑了笑:“亏你还埋怨儿子无能,官比人家大,还没有人家风光咧!”
  “是的,你说得对!当官为百姓,不是为个人!那你还花那些冤枉钱,又是让同学开车来,又是买礼品,又是包红包!”
  “这不是给你老争面子嘛!再说了,儿子经济许可,一年忙到头,请好同学们在一起聚聚,顺便给乡亲们过年一个喜庆,有什么不好哇!”
  “是是是,你总有理!老爸以后不管你的,行了吧!”
  “嘿嘿……”“呵呵……”父子的笑声在院里飘荡。
村民和村民的嘴
  村民们见蔡家局长戴着手铐走了,李家县长骑着车回来了,一个个都顾不上收拾门口残局,又围在一堆侃起来了:
  “那小子啥时候回来的?咋一点身影都不见啦!”
  “你脑子缺弦儿啊!出事了还张扬?”
  “一看那轻狂劲,就知道不是好东西!”
  “前几天在县城工作的内侄跟我说,那小子可能要出事儿,我还不信!”
  “你内侄没说为啥出事儿?”
  “据说是什么,贪污受贿,诬陷好干部!”
  “怪不得有人说,李家小子被人告了哇!”
  “李家小子多稳重,一看就是实诚官!还诬告他,真是的!”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