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孤独与快乐散文随笔】氧气管下的军魂之二

2016-07-19 11:2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初访学者,军旅诗人张宏志先生
         一个戎马倥偬 驰骋疆场,出生入死的老兵,一个投笔从戎,参加了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多次负伤,四次立功的铮铮汉子,一个著述等身,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尤其是抗战理论研究多有建树的耄耋学者一个笔耕诗坛,作品享誉海内外的现当代诗人,陕西省社科院研究员张宏志先生,因年事已高,又加上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多处负伤,落下内疾,现在每天支撑他生命维持的是一台呼吸机,形影不离。他的情况,不容乐观,今年已三次病危住院。


        得知这一消息,作为西部文学总编的洛沙先生紧急安排我和网管理干部李鸿印在西部文学网副主编刘建志先生的带领下,来到了位于西安市含光路吉祥村什字东北方向的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张老的驻地,看望并采访张宏志老先生。
      弘扬和传播人民军队的光荣革命传统,继承和发扬革命老兵爱国爱党的无私献身精神,保护和发掘革命老兵珍贵的历史记忆,传播和介绍歌颂老一辈革命英烈的铁血军魂发掘和保护宣传和推广红色军旅文化是西部文学的一贯做风。际此机会,西部文学当仁不让。
        按照事前安排,由西安宏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郝拴运先生接待并负责通联事宜。
       在简单的寒喧之后,郝总向我们概略地叙述了张老的生平以及英雄事迹,并带我们参观了该公司存放的张老的作品和文献,繁帙巨卷,其中有许多稀有珍藏的我党我军各革命历史时期的文件,批件,信函,那些一张张散发着旧日气味的老照片,仿佛在向我们叙说着过去战争年代的壮烈史诗,一张张或英俊或瘦削的年轻脸庞,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仿佛让人一下置入当年铁马冰河的战争岁月,我们一行三人,如获至宝,手不释卷,目光穿梭于战场的滚滚浓烟,,“这得费多大的心思啊,真不容易,”李鸿印一边翻阅,一边赞不绝口,我和刘老师则忙着拍照,逐个参观。看看时间差不多了,郝总在几番征询后,带领我们来到了与公司楼一层斜对过的张老居所。
        一进门,我们三人便大吃一惊,想不到大名鼎鼎,声蜚国内外的专家学者,诗人张宏志老先生两口,就住了过四十余平方的逼仄小房,客厅也是卧室,靠东墙置一床,竟连床头也沒有,屋内屋外除了简单的生活用品之外,到处堆放着资料,成捆成摞的书被用黄草纸包着放在侧室,那是楼梯道下的一个隔间,张老先生的书房六尺见方,里也更是放满了笔墨纸张,一桌一凳侧窗而放,书柜的台沿上放满了先生获奖的各种杯柱环球形状的奖杯,获奖的证书,足有尺余,分门别类放在书柜的横挡板上,如若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张老先生怎样在这蜗居的小房内,一写就是六十年“太感动了,满屋是宝啊”副总编刘老师不由大声赞叹,而此时的我和李老师则醉心于墙上像框里大大小小的革命英烈的遗照,有马恩列斯毛的黑白头像照,有毛泽东一家六口的照片,大大小小掛了一墙,我们神情专注地看着,拍着,甚止忘了张老夫人那颤巍的手给我们端来的茶水,环顾四周,张老先生家最现代也是最重要的两台呼吸机,一在书房,一在兼着客厅的卧房,正是这闪灼着绿色指示的呼吸机,为老人源源不断地送上新鲜氧气,保障着老先生的生命体征,不可或缺,日夜不停,在书房则用书房那台,在卧室就用眼前这台。


        由老伴帮着洗潄完毕的张老先生,从卫生间一出来,便紧紧地吸引住了大家的目光,老人脚步走路尚可,“你们来了,坐!”显然,郝主任已提前作了介绍,在夫人和公司女秘书长的陪同下,一边向我们打招呼,一边靠着床沿稍里坐了下来,为老先生摆放好呼吸机的位置,我的便开始了计划中的采访。
      张老师,刚才我们看了你的宝贝,坚持六十年真不容易呢,副总编刘老师先开了口,是啊,为这些拼光了我大半生的精力,老人带着氧气管说话还算平顺,一头银发,白的如雪,随着说话的节奏,不时得用手拢一下,张老师,问你个问题,你对中国革命和抗日战争的历史有专门的研究,和见解,我们想当面聆听你的教诲,李鸿印老师提出了这样的问题,“这个嘛要分历史阶段,先是革命初期,国民党也是革命的力量,要把国民党和蒋介石分开来看待,蒋不过是骗取孙先生信任,窃取了国民党总裁的地位,他的政策是反人民的”我提出了我的问题,“老先生,依你对抗战历史的研究,在中国抗战的历史上国共的功过是非,如何界定,?”共产党在抗战中的中流砥柱作用是有目共暏,有据可考的,旧中国一千五百多个城市在蒋个石手上,就丢掉了一千二百多个,共产党团结人民开展敌后抗日根据地,在日佔区夺取並佔领地盘,革命根据地都是在沦陷区军民浴血奋战,用枪杆子打出来的,抗战时期所有的根据地都建立在日占区,国统区沒有一个,蒋介石抗战大小战役几百个,沒打过一场胜仗,这就是历史,说到抗战中国人民在自已的国士上用血肉之躯,抵抗和消耗了日军的实力,使其无法在反法西斯正面战场上逞凶肆疟,我们中国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客观地讲,中国救了美苏等欧州国家,中国军民功不可沒!”
        “请教老师,听说你对共产党领导下的敌后抗日游击战争,有新的观点界定?”“是的,抗日游击的战略战术,在国际战争史上沒有成功的先例,只有毛泽东领导下的八路军和新四军游击队,结合中国革命的实际,釆取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打胜了国家层面的世纪战争,这在人类历史上,是以弱胜强,以少胜多的孤例,绝无仅有的。”
       “老师,请谈谈西路军失败的历史原因,”
“西路军主要负责人张国涛实行逃跑主义路线,致使部队孤军深入,四面受敌,人是战死的,马是跑死的,张国焘罪不可恕”张老师如是说。


       “老师,最后想听你谈一下,现在开展反贪腐这项事情的情况”“腐败不是一朝一夕就出来的,腐败的根源在于权力,在于沒有监管和制约权力的制度,任由其发展,势必形成了如今反腐工作的难度加大和难予深挖的原因”
      “  老师”还有人要提问,这时在一旁同听的郝主任发言了“考虑到老师的身体情况,谈话己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不如,咱们今天,先到这里,改天有机会,欢迎大家再来”我看了下手机时间已到十一点四十六分.十点刚过就开始,不觉间谈话已进行了这么长时间。

       行的,老人兴致很高,有人愿意听他叙述历史,他把大家当成亲人似的,“老师,还有机会的,今天就到这里吧”郝主任说着。“老师,
请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六十年笔耕不辍,专研历史和现实,做了大量地富有有成效的工作,取得了卓著的成绩,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你去开展并完成这项工作的?”我有些不甘心,临终追问?“你问这个问题,我可以告诉你,是我参加解放战争参加抗美援朝战争我所在的部队营连单位,前后有两千多位烈士在我面前倒下,有的刚才还在说话,一眨眼的功夫,就牺牲了,年纪轻轻地就沒了性命,是他们,是我的这几千战友在背后支持我研究,写作,我不做好,对不住他们,革命是大家共同的信仰啊
        我,我们,全体红了眼圈。
       告别老人,我们依依不舍的离去,老师,老英雄,我们还会来的,还会来看您的”
      信仰,这个叫起来简单,做起来很难的问题萦绕在我们大家的心头,久久,    不肯散去。

孤独与快乐,陕西蓝田人。幼爱文字,素喜沉吟,热爱文学,我手写我心,忠诚于生活和原创,作品见西部江山各文学网论坛,并为报纸和微信平台广泛采用。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