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秋枫赋随笔】雨中今昔

2016-08-08 12:37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下雨天,睡觉天”,在这暴雨的清晨,我少有的做了一回散淡懒人,睡到七点多种!少有的自然醒。
      拉开窗帘,呵呵,骤雨劲风 ,好个酣畅惬意 ,神清气爽的早晨!读“文脉”、读“朱自清”,还是接着读手边这本“朦胧”?
喜欢在自己精神最愉悦的时候,去对话“文曲星”,哪怕是几颗“小星星”,沿着他们的文思攀爬,去收割自己的感悟与光明——退休后,尤其是近几年我给自已的一分福利、一份闲情。
 
       刚读到雪莱名句“诗使她触碰的一切变形”;刚从艾略特的四月里抽出一支丁香,还没弄明白“死的土地”是什么含义,电话里就传来女儿的喊声:“老妈呀,我还在养鱼池一代堵着呢!接不了班啊,夜班的新明、晓捷他们惨了……”
      啊?快九点了,这位小姑奶奶还没到岗,她急,我也担心啊!
       “这么大雨,你开什么车呀?从公园后门穿过来不就到你们单位了吗”“没开车,我在‘滴滴’上呢,我们这边全是水了,连双 雨鞋都没有,积水又凉又脏啊,我想打车能快点到单位接班……”
       电话打破了平静,放下艾略特“残酷的四月”和他那“迟钝的根须”,想想女儿和“负责批评”她的她的领导都被暴雨阻在上班的路上,该是怎样焦急的心情……单位固然不会瘫痪,还有夜班的同志们顶着,可是……
        大雨造成的积水又凉又 脏,我何尝不知道?思绪跳回自己的生命之树,不知不觉间又梳理开自己的年轮。
       我所在的单位地处市区,人口稠密且工厂企业相对集中 ,几千人的毛纺厂、针织厂也都在界内。虽说我们的办公地点地势不错,但向西南走不了多远就是有名的“操场下坡”,“窑场”。无须赘述,单看这地名就知道是低洼地势。
单位不大,责任不小。用我们老书记的话讲就是“都把安全防范这根弦给我绷紧了!管界内无小事,不然组织把我们安置在这儿干嘛?末梢神经,麻痹不得!”
        职能所在,责任在肩,单位是安排值夜班的,女同志一样排班上岗。尤其是夏季和节假日,是我们加强值班巡视的关键时期,必要的时候公安机关的同志与我们一起上岗。
        记得最清楚的一次值班该是九十年代初的夏天 ?那场雨从黄昏开始,越下越大,临下班时我还有些得意:不用冒雨回家了哈!杨大姐却冒出一句:小心跟主任一起趟水检查防汛去啊,今晚李处带你们值班……
       她说的李处是部队转业干部,年近六旬,不苟言笑,处事稳健认真,今晚就是他带我和刘大姐值班。
开始,我们只是每隔一段时间给“下坡”、“窑场”打电话,询问水情,提示各单位用沙袋垫高门槛,及时疏通马路上下水道,以免被杂物堵塞,午夜时分主任又让我与排水部门联系:说明情况,建议他们把防汛物资与人员向我们这边的低洼地段倾斜。
防范归防范,那场雨还是超出了我们那片儿 防汛能力——一处针棉仓库不但进了水,仓房后山墙还出现一块坍塌!
       出事单位固然有自己的值班人员负责处置,地方行政单位也必须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无论是水灾火患,不成文的规矩,年年如此!
       没的说,留下刘大姐单位职守,我跟李处向洼地走去。午夜雨凉,开始我们的雨鞋、雨衣还是起作用的,无奈越走地势越低,积水渐渐没过高筒雨靴,又脏又冷的雨水浸泡着双腿,砂砾硌破的脚底煞得生疼……我看李处也抬腿艰难,摇晃着前行,自己毕竟年轻,还能说什么?再后来,积水就没过了膝盖,半个身体泡进水中。待到出事仓库一看,屋里也有尺把深的积水了,工人们正忙着搬运危墙那边的物资。李处与厂领导商议帮他们借临时仓库的事儿——这个不难,中小学都放假,找管界内校领导协商一下没个不行……我加入搬运队伍,都是轻纺物资,不重,来回跑着身体倒不是很冷了……
       待我和李处趟着水赶回单位,也快到上班时间。
       “雨情就是命令!”不用通知,不少 同志提前赶到单位——管界内低洼地带的居民 不少是住在“三级跳”式的低矮平房里,遇到大雨,劈材、煤球都淋湿了,生火做饭都成问题;再有就是老弱群体,好多时候,帮他们淘水,垫高床铺,都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赶上极端天气,即使是值夜班也没有倒休这一说了。我换掉一身湿衣服,又 穿上湿漉漉的雨鞋跟同事们联系早点部、 饭馆儿去了。          不管私营、集体的, 当然区饮食公司所属 单位最好说话,动员大家烙饼、蒸馒头,油条烧饼都行啊!只是一点比较难:得随着我们一起趟水给低洼地区的居民送货上门,或是到那一片儿零售也行!
那时也算年轻吧,忙忙碌碌泡了那么长时间的污水,我倒没得病,单位食堂给准备的姜糖水也没少喝——我做过手术,有肠粘连的毛病,着了凉,自然是很疼了几天,但看看几位老同志污水过敏,腿部起红斑,照常上班,我也忍一忍就坚持下来了。
         一说机关工作就被冠上“一张报纸一杯茶”,那样的闲散单位也许有吧?但,自称“末梢神经”的我们,却从未有这种享受。
        我说的雨天值班,只是我们千头万绪工作任务的一个缩影……
         如今的大雨暴雨天,我的同事们也不会在冷水里浸泡奔波了。九十年代开始的危房改造工程,“下坡”和“窑场”自是首先受益。原来的“三级跳”原址早已被“水岸公寓”、“花园小区”所取代。
      
        退休了,真好!抓紧时间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包括这雨中对话“文曲星”,访访雪莱和艾略特,也体味一下他们所说的“细管喂养微细的生命”,不管他的本意,我却理解为微细的生命“末梢神经”却有着顽强的生机!
         雨中今昔——那冻得瑟瑟的清晨,那曾有过的担当和责任,铺就我闲不住的人生历程!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