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秦晋杯”西部文学孝德文化征文】母亲

2017-09-25 20:3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母亲是人间最神圣的名字,母爱是世界至深的大爱。
   母亲出生于新中国诞生之初,饱尽岁月艰寒,历经世事沧桑,受尽磨难,尝经风霜。
   儿时,经常会问起母亲人生过往的琐事,喜欢听母亲津津乐道讲往昔的故事,母亲说“她小时候光着脚丫砍柴放猪,顿顿离不开难以下咽的树皮饭,最喜欢不过的是馨香甘甜的榆钱”这是母亲苦涩艰难的经历,是母亲忆苦思甜的心酸,是母亲刻骨铭心的体味,是母亲酸甜苦辣的人生。
   月缺月圆,春去春来,母亲和共和国一样历经风雨坎坷,受尽艰难寒苦,久经无数艰辛。
   34年前,在那个属于父母的土木房中,我呱呱坠地。从此为了支撑这个家徒四壁的生活,母亲用慈爱的双肩扛起了整个家庭的重担,整日放羊采药,劈柴做饭,喂猪割草,挑水洗衣、春种夏收,样样全干,四季如一。父亲由于青年参军因公负伤,无力劳作,母亲任劳任怨,毫无怨言。日出而做,却不能日落而息。昏黄的油灯总有母亲不知疲倦,饱尝冷暖的影子。要么整理家务,要么给全家六口织布裁衣,母亲消瘦的身影,母亲娴熟的穿针引线,昏暗的灯光下包含多少幸酸,包容多少慈爱,孕育多少希望,受尽多少煎熬,历经多少寒酸。
   年复一年,日子在母亲忙碌劳作中熬过,在母亲沉重的搞头下慢度。
  那一年春天,母亲格外高兴,说“咱们分到了更多田地”从那以后,母亲似乎忘却劳累,一双起满老茧的手,终日不停的耕作,汗水滴落之处,为母亲捧出了收获,为全家充盈了生活,让母亲看到了希望,更让母亲添满了皱纹和银发······渐渐的家里饲养了满圈的牛羊,成群的鸡鸭,更有了宽敞明亮的砖房和各种从前不敢奢望的东西,母亲用勤劳的双手改变了全家的生活,母亲用自己的年华日复一日的耕耘着丰收的希望,那饱经风霜的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在我的记忆中从那时起,春天一年比一年美,日子一年比一年甜,年味一年比一年浓郁。
  每当父母手握遥控器聚精会神看电视节目时。我在一旁微笑看着,心里有一种莫大的感恩和幸福。这是一种源自父母幸福的幸福,也是源自母亲渐渐老去,不断清瘦的幸福。
  母亲犹如一束野菊花,质朴而坚强的生活着,耕耘着,操劳着,憧憬着,我便是母亲枝头那淡色的花瓣,是母亲的希望,是母亲的心肝,是母亲希冀,更是母亲毕生之心血所注与呵护。是母亲给了我生命和绽放的勇气,我感谢母亲,母爱感天,母爱无言,母爱无私。但我同时懂得我和母亲都离不开滋养我们生命和成长的沃土,那土壤便是——我们的祖国,华夏儿女共同的根脉,共同的情怀,共同的脐带,共同的母亲,共同的家园。
   母亲现已年近古稀,唯一难以释怀的是我年过而立,仍是孑然一身,为此母亲自怨自艾,辗转难眠,经常奔走于道观和庙宇之间,想用他的善念和虔诚换取我终生之幸福,母亲默默对上天许下誓言若能如愿,她宁肯面斋膜拜三年五载。我明知这是母亲回天乏术,百般无奈之举;是母亲爱子心切、疼子至深;是一种血肉之情,舐犊之爱,所以我从不阻挠或反对。我恍然顿悟原来每个已为人母的女人都是菩萨,但比菩萨更疲惫憔悴,因为母亲只有菩萨之心,却无菩萨之法。真是“父母的心在儿女上,儿女的心在石头上”。每每看到母亲同龄的老人已子孙满堂,颐养天年,享尽天伦之乐,每每想起“养儿防老”这句话我不由的眼睛红润起来。
    我深信天无绝人之路,我默默的向苍天许下尽孝誓言,我默默的为母亲祈祷安康,默默的鼓足信念,默默地鼓起勇气,我内心更加明朗坚定,我坚信只要有今天绝不能对明天失望,总有一天我会时来运转,春光灿烂,直挂云帆慰籍慈母养育之恩,爱子之切,以尽赤子之情,孝道之心。
  
作者:   张虎林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