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董万英散文】第一次去乡村的记忆

2018-02-11 19:30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腊月十七的下午天寒地冻,白茫茫的原野上走着一位中年农民和一个8岁左右的小姑娘,下了几天的厚厚积雪深到小姑娘的膝盖,每走一步都要费力地喘口气。小姑娘头带紫红色的风雪帽,上身穿一件黑色的灯芯绒大衣,脚蹬一双深筒跤靴。面色白里透红,一双大眼睛透着机灵,小酒窝甜甜的充满天真。
        八公里的路程对于第一次离开家的孩子,特别是在大雪覆盖路难行的情况下,真是感觉没有尽头啊!但是小姑娘脸上却充满向往和捺纳不住的喜悦。中年农民不时停下脚步关心的问小姑娘,要不要休息一会,小姑娘摇摇头,因为她知道暮色快来临了,不能拖累叔叔。是她自己要跟着叔叔去乡村玩。乡村多么向往的地方啊,她长这么大还没有去乡村玩过,常常羡慕同学和邻居家的孩子每当放寒暑假时候可以去乡村亲戚家玩。自己虽然小时候跟着父母回过千里之外的父母的老家,但是毕竟太小,脑海中已经没有多少印象了。 。。小姑娘就是我,今年刚满8岁。今天乡村的李叔叔来我家看望父亲,吃完午饭提出带我去他家玩几天,没想到父母答应了,我早盼着离开父母去自由飞翔的这一天,我高兴的立即收拾行李跟着李叔叔踏上了行程。那个时候交通不方便,大雪阻路,只能步行。就出现了开头的一幕。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终于到了李叔叔住的李宅村,暮色中白雪覆盖着的小村子像童话的世界出现在我的面前,烟囱飘着袅袅炊烟像欢迎我的到来。李叔叔当过兵,中等身材,看起来很亲切。家里有5个孩子,大哥哥今年参军去了,一个大我3岁的姐姐,还有一对双胞胎弟弟及一个才3岁的小妹妹。姐姐叫巧儿,她长着一双眯眯眼,头发卷卷的黄黄的,惊奇地注视着我。李婶很温和,笑容满面的接着我。我四处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家,三间土坯房,没有家具,对着门的堂屋正面有一个用土坯砌成的条几,正面墙上挂着毛泽东主席的画像,侧面是样板戏《红灯记》铁梅的剧照,还有一个军属之家的牌子,墙角堆着红芋干,这是一家人的主食。东西厢房只有用土坯砌的大床,东厢房摆着李婶陪嫁的一只木箱子,有几个存放棉花、小麦的,用高粮杆子编的篓子,几条木凳。房间里东西拴着一条绳子,挂着一家人全部的衣服。院子里有一间厨房,砌着两个地锅,那时候都是烧柴草,还有一个猪圈,当时家庭主要靠养头猪养几只鸡换点油盐零花钱。我第一次来李叔家没有感到一丝丝生疏,好像是梦中来过,很快我就融入了这个家庭。那时候乡村没有电灯,一个小瓶子装点煤油插个棉线就是照明的灯。夜幕低垂我和姐姐及李叔叔一家人睡在那张用土坯打的床上,我一边挨着墙一边挨 着姐姐渡过了乡村的第一 夜。、、、、、、、、、、、、、
         清早我刚刚起床,李叔叔家里 已经来了不少邻居了,特别是孩子们更多,那时乡村里来个外人左邻右舍都要去看看,由于父亲几年前在这里当过工作组长,给村民们办过不少好事,大家都很喜欢父亲。所以我的到来很受大家的欢迎。厨房里烟熏火燎,热气腾腾,早饭蒸红芋面饼子和玉米粥,那个时候不知为什么我吃不下红芋面饼子,甜甜的软软的,现在特别喜欢吃。李婶又专门为我做荞麦面的饼子,让我一个人吃。每当想起这些就十分感动,农民的热情朴实让我在以后的工作中非常注重与他们的沟通,真正为他们办实事。这是后话。吃完饭,很快和孩子们玩的火热。姐姐带我去左邻右舍找小朋友们玩,堆雪人打雪球,和小朋友们在结着厚厚冰的河面上打陀螺,我看着他们打的非常熟练,我怎么打都转的慢,我自小就是一个不服输的孩子,非要和他们一样打的快,大冷的天,头上冒着热气,滑了几跤,终于陀螺在我的手下快乐旋转起来。快过年了,家家都要去磨房推几斤小麦面包饺子,这一天轮到李叔家了,一大早我和姐姐去磨房磨面,第一次看见毛驴推磨,毛驴眼睛用布遮着围着磨盘转圈,姐姐告诉我如果不把毛驴眼睛遮着,它就不走,我学着姐姐的样子在毛驴后边用小扫把扫着粮食,体验着在城里没有的快乐。有一天听姐姐说村部有人在排演节目,我们几个小伙伴早早就跑去了,一路走一路玩,路过一个水塘时迎面走来几个打扮不同于村民的城市姑娘,她们拉着我的手问我,你不是村里的人吧,你是从城里来的小姑娘吧。当时我很好奇她们怎么会知道我不是村里的人,后来知道她们是上海知青下放在这个村里,现在正是去排演样板戏《红灯记》片段,给我的印象很深,直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我们住的村子离集市有3里多地,李叔叔带着我和姐姐去赶集,要经过一条大河,平时都要坐摆渡船过河,现在天气冷,河面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我们在冰面上小心翼翼连滑带跑过了河。集市上人山人海,村民们置办着年货,用不舍得吃的攒了好长时间的鸡蛋换取着自己需要的物品,集市上的冰被人踩化了,到处是泥水,不小心就会摔一身泥巴,我的眼睛不够用了,打铁的、写对联的、卖糖瓜的、说书的太热闹了,我们开心的跑着闹着,不亦乐乎。那时候农村里没有雨鞋,都是在鞋上用绳子绑着十公分高的泥屐子走路,由于没有穿过很难走路,小心翼翼的走还是摔了一跤,把我的小罩褂搞的都是泥,自己和姐姐一起去水塘里洗衣服,砸破冰块洗自己的衣服,而姐姐要洗一大堆弟弟妹妹的衣服,小手冻的通红通红的,但是那份快乐那份自由现在的孩子是享受不到的。
       转眼已经在李叔叔家住了十天了,快过年啦。父母在家里不见我回去,耐不住了,腊月二十七父亲骑着自行车去接我,碰上下大雨父亲扛着自行车进的村子,有一位吴叔叔硬留父亲在他家里吃饭,让人去李叔叔家接我,我才恋恋不舍的离开李叔叔家,离开疼我的姐姐,离开我住的时间最长的乡村。在吴叔叔家吃了一顿大餐,一锅出来8个菜,沿着锅边周围炖,一碗肥肉、一碗豆腐、一碗馓子、一碗丸子、一碗粉丝、一碗腊肉、一碗白菜、一碗油炸过的鱼。这是招待贵客的上档次的菜品了,真香啊。第一次童年的农村之行深深的留在我的记忆里,留在我生命最深处,每当我回忆起那温馨的场面,那些热情的笑脸,那些天真的玩伴,心里都涌出一股暖流。小伙伴们你们现在还好吗!

 
作者简介:董万英、女、网名清心自在。大学本科,公务员、统计师。先后从事统计、商贸、纪检监察工作。自幼热爱文学,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曾参加《山西青年》全国征文比赛,散文获三等奖,并刊登在河南《乡愁》杂志上,诗词先后见于报刊杂志。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