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祁河散文】加班

2018-11-26 20:30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儿时常常难见到父母,一方面从幼儿园到小学四年级寄宿,另一方面大人太忙,机关总有作不完的事。那时他们在省委办公厅工作,好像有开不完的会、处理不完的文件。  “九.一三”事件后,他们从下放的汉中返回西安,分别在省外办和新城区工作,似乎更忙了。我才知道了一个词汇“加班”,便习以为常。因为我也进厂当了工人,经常忙着加班赶任务,干脆住进职工集体宿舍,每周甚至一月才回家一次。
         企业一干就是19 年,从17岁学徒开始,一步步做到一把手,其间不知加过多少次班。好似被蒙上眼睛的毛驴,围着碾盘不知疲倦地转着,累死累活的可心里亮堂。当时家里也没电话,街道上也少有公用电话亭,BB机、手机亦没有研究出来。只要正点没回来,家人也不操心,断定是又加班了。那阵子加班多是下班组劳动:钉床板、运圆木或安装桌椅柜橱,也没什么加班费或换休假,自觉自愿地以厂为家。
        其间参加高考过分数线却落榜,信奉高尔基的大学与自学成才,又不安分起来。工作之余读电大课程,又考取中国轻工业干部管理学院。回来看有旧友及同学考进报社、杂志社或机关公务员,想想也不能辜负国家给你展示才华的机会,抱着以试身手
的态度,不留神进了政府部门搞起了文字材料工作,成了加班一族。
        自从搞起了综合文字,从调研报告到红头文件,从会议简报纪要到领导讲话,还有什么经济形势分析、事项通知、情况通报等等,真是一脚踏进了文山,又一头扎进了会海,要去服务或参加这个会那个会。而且是没完没了,需要靠加班加点才能完成的工作。为此机关有人给编了个段子:“喝浓茶,尿黄尿。省老婆,费灯泡。有时还想跳一跳,领导说你只会写材料。”虽然有点自嘲仰或戏虐,但大家忠诚于事业,以文辅政,无怨无悔。尤其是当自己提练的观点举措,搜集的社情民意,提出的意见建议,被决策者釆用,变为政策措施和惠及民生、促进发展的实绩以及城市面貌的变化,心底还是满充实的。
        一次修改政府工作报告到凌晨两点多,嗜烟如命的老王主任弹尽粮绝,半夜三更又没地方买,断了烟就熏不出来文思,只好满地拣烟头先挑长的再接短的,总算坚持到天亮按时完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还有回三伏加班赶稿,当时办公室还没装空调,也没有电脑,只能靠电风扇、湿毛巾降温,用笔纸手写稿子。也许太累加之温度过高,我想去过道透口气,刚走到门口两眼漆黑,扶着门框滑倒瞬间失去了知觉。处里的晓东、昆明几个慌忙扶起,原是中暑幸无大碍。由于经常加班顾不上家,甚至引起媳妇们或女友的猜忌。同是搞过公文材料的桂秘书长知晓笔杆子们的辛苦与在机关运转及指导地区开展工作的重要,想方设法改善了大家的工作条件,关心同志们的进步,还定期请来家属座谈安抚,尽可能帮助解决一些实际问题,讲述自己从事文字工作的心得,安定军心。
        为此办公厅还以综合三个处的故事与原型编了个小品《加班》。由秘书一处的周晓飞、秘书三处的陈红利和综合一处的许刚分别饰演处长、处长爱人与科员三个角色,将那些笔杆子的日常工作活灵活现地再现于舞台上。记得演出那天,看得分管组织的市委杨副书记直擦眼泪,我们大家也是感概万千,全场报以热烈的掌声。后来我与陈红利随同我市党政代表团到陕南考察,餐桌上几个大领导谈论文字工作又提及那场《加班》演出。市长当面夸赞小陈演的好,对市委书记说我看红利去当文化局副局长合适,丁秘书长让小陈赶快给书记市长敬酒。虽然是一句玩笑话,但从侧面说明了领导们对办公厅及文字工作的肯定。
         十多年后《加班》的剧中人小部分已功成名就,不用再去上班加班了,大部分也都成长进步做了领导干部不用亲自写材料了,有的还做了市级领导。但新一茬的机关人还要继续加班,不过换了新词叫:五加二、白加黑,“七一六”。就是一周工作七天,昼夜工作16个小时,要求事不过夜,马上办。个中滋味太辛苦了!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