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祁河随笔】闲话口罩

2020-02-26 11:2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昨天小区结束了封闭式管理,但出入仍须戴上口罩。说来奇怪去年12月10日来海南,鬼使神差在包里放了只口罩竟派上了用场。
余平日是极厌烦戴口罩的,即使闹非典也没佩戴过,原因简单是自己近视,冬季戴口罩哈气在镜片结层水雾什么都看不清了。再者,你好好的没病戴个口罩算是什么,好像对别人不是太尊重。那只口罩还是三年前,支气管哮喘的老毛病犯了,侄娃子李强见我咳得厉害,立马在路旁的药店买了两副及两瓶“枇杷咳喘露”。药是喝完也止了咳,口罩却没用,一直在家中放着。
尤以是去年3月底至4月初去了趟北海道,发现天气并不寒冷,而且空气十分好,但戴口罩的人很多,便觉得怪怪的十分不理解。难道是有流感爆发?问了导游才知日本人戴口罩主要是为了防止花粉过敏,其次是为了防止传染,还有的是为了保湿保暖,乃至心理上的安慰,更有甚者是年青人为了时尚好看。戴口罩是对他人的一种尊重和礼貌,是防水将病毒传染给别人的文明行为。
对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余肯定不会未卜先知,早早就备上了口罩。更不若老中医王永炎院士能于去年6月27日就预测到:下半年特别是冬至前后,连续到明年的春季,要有瘟疫发生。所以面对传染性极高的新冠病毒,不得不惧怕起来,乖乖地戴起了口罩,不然极有可能感染,或者扰乱战“疫”的秩序,被抓个现行。
初九那天实在憋得不行,宅于家中周余几乎断炊,只好戴上口罩去物业领了出门证,到门卫处填报个人信息和测量体温出门,上近处的超市采购些米面果蔬。余寄寓的小区离三亚火车站只有一站距离,紧贴清澈的三亚河畔,平日车水马龙,而今似乎却路绝人稀。戴只口罩走几步就感到气闷,但又不敢摘下。
谁知到了位于凤凰路与三亚河西路十字的佳品超市,门口的保安将我拦下。余以为是要量体温,却被告之我所戴的口罩是棉布的,属不合格产品谢绝入内。余也不会辩解也更不敢硬闯,只好悻悻地无功而返。只好回去找了只前两天,儿媳知我初二从博鳌乘高铁回三亚没戴口罩,紧急从网上订购的一次性口罩,再上超市买回宅于家中的生活必须品。
接下来的日子闭门不出,闲来刷屏关心起口罩的事情。先是口罩的生产,湖北王省长新闻发布会上十分钟产能报出三个数字;疫情发生后复工复产首先保证口罩等医用物资生产,我国每日口罩产能为2000多万只。其次是口罩的类型,竟有医用、医用护理、医用外科、医用防护和N95、KN95之分;钟南山院士讲普通群众一般不用戴N95口罩,用医用外科的就可以了,也不用每次都更换;由于供需紧张,多地规定公职人员不得佩戴N95口罩,将医疗物资留给一线的医护人员。三是口罩的犯罪,由于口罩紧缺有黑心商家囤积居奇、哄抬物价,更有以口罩进行诈骗犯罪,被处以巨额罚款或判处刑罚。当然,还有些差成的“二半吊子”拒绝戴口罩还不听劝阻,闯卡闹事的。
更有趣的是从网上可查询到口罩的来历,让人涨了知识。最早出现保护呼吸系统的材料为动物膀胱,公元一世纪的古罗马时代,哲学家和博物学家普林尼,利用动物膀胱捂住鼻子来避免粉吸入有毒的汞硫化物。中世纪欧洲暴发霍乱、黑死病时,西方医学界认为是由空气中“瘴气”造成的,所以一些医生在诊疗时会戴上一个鸟嘴面具,里面会放些香料和草药,阻断传染。画家达芬奇曾提出用织物浸水捂在脸上,可防止烟雾等有害气体。
而在13世纪的中国,元代宫廷中为避免皇族食物为其他人气息的触及,侍者口鼻都要蒙上蚕丝与黄金丝织成的丝巾。意大利人在他的《马可波罗游记》里记载:“在元朝宫殿里,献食的人,皆用绢布蒙口鼻,不触饮食之物”便是原始的口罩。
直到1827年,苏格兰科学家罗伯特·布朗,发现气体分子碰撞会产生极小的颗粒随机弹跳“布朗运动”,从理论上研究了口罩对于粉尘的防护作用。1849年美国人刘易斯·哈斯莱特,发明了装两个阀门用羊毛过滤防尘的“肺保护器”,并申请了专利。再到1861年,法国微生物学家巴斯德通过著名的鹅颈瓶试验,证明空气中存在会使物质腐败的微生物,为口罩的发明和应用打下了理论基础。
又过了15年,医学界创立了无菌外科,即所有手术器械、手术服和手术帽、橡胶手套都必须严格消毒,但还没有对手术医生的口腔进行防护。
直到1897年,德国微生物学家弗鲁格通过实验证明,医护人员在手术中对着创口交谈的行为可能引起伤口发炎感染。在此基础上德国外科医学家米库里兹提出医务人员施行手术时,应该戴上遮住口鼻的消毒纱布口罩,被称为“米库里兹口罩”。这才是现代意义上的首款医用口罩,从此戴口罩成为医护人员的专属。
当然最初的口罩十分简陋,只是用一层或几层纱布简单将脸部缠绕起来。1899年英国一位外科医生将纱布剪成长方形,用一根细铁丝做支架,解决了呼吸不畅的问题。随后一位法国医生保罗·伯蒂做成一种6层纱布的口罩,缝在手术衣上,后来改进用一个环形带子连接纱布挂在耳朵或后脑勺上,现代口罩的形状由此诞生。
对医用口罩的贡献并不乏中国人。1910年清王朝的最后一年,我国东北地区发生了严重的鼠疫。毕业于剑桥大学,时任天津陆军军医学堂副监督的伍连德医生,受命担任“东三省防疫全权总医官”。他在进行调查和解剖尸体后认为,这是一种烈性的传染病“肺鼠疫”,采取了切断铁路公路交通,实施了隔离阻断和焚烧尸体等措施,还发明了有两层纱布制作的口罩,被称之为“伍氏口罩”,对消除这场瘟疫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受到广泛的赞誉,以至1935年被提名为诺贝尔医学奖。
让口罩真正走向大众的是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这场由美国堪萨斯州芬斯顿军营爆发,随后席卷全球造成5亿人感染、5000万至1亿人的死亡的夺命大流感,比一次世界大战死亡的人数不要多。之所以叫“西班牙流感”,是当时西班牙有800万人感染,连国王也被传染上此病,西班牙又如实报道出疫情。在流感肆虐期间,口罩成为全民用品,为了对抗疫情,人们被强制性要求戴上口罩。
另外,上世纪的五十年代,英国伦敦待续五天的空气污染造成12000人死亡,并报告了十万例呼吸道疾病。伦敦好似一个巨型的毒气室,口罩成为当时人们对抗工业污染的必须品。加之我们熟知的世纪出现的非典、禽流感、埃博拉病毒和2012年以来越来越严重的雾霾,口罩的发展和佩戴几乎成为人们户外防护的标配。
如今这次新冠疫情,再次让人们戴上的口罩,“少出门,戴口罩,勤洗手,多通风”成为庚子年初的生活方式。而口罩的贴合度、过滤效率、舒适性、便捷性、美观性得到了大幅提升,除了医用外科口罩,还出现了防尘、防花粉和能过滤PM2.5等功能的口罩,口罩成为一个产值超百亿的产业。
最近东方卫视报道,上海一家企业利用纳米材料,研制出国内第一款可循环使用,过滤级别达到N95的口罩。同时浙江卫视也报出浙江丽水、温州等市,还出现了“口罩银行”等互助形式帮扶企业复工防疫的消息。相信经过这一场全民战“疫”,为了自己和他人的健康,在公共场所大家会越来越自觉地学会佩戴口罩。

作者:郝小奇,笔名、 祁河 ,曾任市委副秘书长、西安日报社长。高级编辑职称,现任黄土画派艺术报执行总编。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