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毛永波随笔】民居

2020-03-06 13:09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房子是人身上的硬壳,民居是老百姓各具特色的蜗居。不同于江河湖海的软体动物背负的骨壳,人可以自由的出入居所;不同于官府衙门的楼堂馆所,民居是专门供老百姓生活使用的场所;各地有自己的历史人文地理环境,也就有了迥然不同的建筑风格。
关中这个地方,从地理位置上说,四面关隘,南北夹道。东起潼关与中原大地接壤,西至大散关与川交通,北拥萧关接合陇地,南阻武关而下秦巴。北边的黄土台原和南部的秦岭山脉,夹峙而成东西走向,形成了著名的八百里秦川。
我的有限知识和记忆中,关中民居大体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房子,另一种是窑洞。房子形制有两种,一种是两坡流水的大房,另一种是单坡流水的厦房。窑洞也分两种,一种是在地面之上的窑洞,依山依崖掘进的土窑,或者平地箍筑的砖窑石窑,另一种是下地窑,也就是今天所说的地坑院。至于钢筋水泥加砖头盖起来的楼房平房,那是现代化的产物。
一个地方的民居长什么样,一定是和这个地方的自然地理环境紧密相关,在这个问题上,适合于自然环境决定论。关中地区的房子的形制也罢,窑洞也罢,都是这个地区的自然环境决定的,人们选择了认识自然适应自然利用自然。先说房子,关中的房子无论是两坡流水的人字形形制还是单坡流水的一竖一捺形制,都无一例外的坡度陡立,为的是利水,有利于雨水流泻;修建窑洞,尤其是土窑,无论是依山依崖还是下地窑,主要是利用了黄土层厚粘结性强直立性强的特点,至于平地而起的石窑砖窑,是土窑的延伸和异化。
自然地理环境是决定性的,但是同一块地盘上的民居还是有非常大的区别,这就和各家的经济状况紧密相关了。我曾经到关中地区党家村、安吴堡、王家大院等好几个著名的民居去参观过,其建筑繁华繁琐奢侈程度不是一般;我生在关中农村长在关中农村,也曾体味过房子仅仅是遮风挡雨的窘迫。即便是窑洞,土窑和砖窑也不可同日而语,仅仅从居所,也能分辨出财东和穷人。
至于民居所承载的文化,或者民俗,大多通过豪门建筑表现出来。韩城党家村被认为是民居文化的瑰宝,我曾经数次去那里参观,据说那里有非常好的风水,而每一家每一户的房屋及其结构、附着物,都有特别的含义,文字所能表现出来的,直白了当,多是些家训之类,而建筑的雕塑、绘画和结构,都能反映主人的身份品位、寓意和匠心。比如党家村的四合院,这也是北方一种司空见惯的民居,院落呈狭长的方形,青砖铺就的院子,中央设“天心石”。院落的规式取义为“四合院好比一个人,厅房为首,门房为足,左右厢房为双臂,意为父母、妻儿合家安详,”当地称作“全欢四合院”。又厅房为主,门房为宾,意在“贤主配贵宾”。最讲究的是“连升三脊”,门前照壁、门房、厅房三脊步步升高,反映出旧时党家村人望子登科连中三元的社会观念。
民居的功能首先是住,柴房土窑可住,雕梁画栋亦可住;民居建筑反映当地的自然状况、经济状况,也有这个地区的文化传承,其实,民居也是一个地域建筑的历史名片呢。

毛永波,男,1963年出生,陕西白水人。高校教师,西部文学作家。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