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祁河随笔】让圣火照亮希望的前路

2020-03-19 15:29 | 西部文学网 |
我要分享
3月12日是中国植树节,若不是肆虐的新冠疫情,肯定会参加义务植树或去踏青。这天下午5点半偶尔换到央视体育频道,转播东京奥运会圣火采集仪式一下吸引了我。
由于受到新冠病毒疫情影响,采集仪式在显得十分空旷的古奥林匹亚遗址举行。此前希腊已宣布取消3月25日的国庆阅兵式和游行活动,而毗邻的意大利确诊新冠病例破万,实施了封国关店并停止了所有赛事。虽然只有国际奥委会、东京奥组委和希腊总统等百名相关人士参加,而没有观众到场参与,但采集圣火的场面依然庄严神圣,那敲击石块清脆的声音与鼓乐鸣响,那熊熊点燃的火炬传递出的奥林匹亚精神,让人浮想联翩久久难忘。
现代奥运会源自于古希腊神话,众神会聚于伯罗奔尼撒半岛的奥林波斯山下,进行摔跤、格斗、赛跑、投掷和跳跃等比赛,逐渐演绎成为希腊民众的一种体育活动和祭祀神灵的庆典。公元前776年首次在这里举行了古代奥运会,所形成力与美、理性等文明的概念,被看作是希腊和欧洲历史的开端。它持续了293届1168年却在罗马帝国统治时期被停办,随着公元6世纪的大地震和洪水灾害,曾经盛极一世的奥林匹亚城变成一片废墟。直至1894年现代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倡议恢复奥林匹克运动,在1896年成功举行了第一届现代奥运会,从此“和平、友谊、进步”就成为崇高的体育精神和普世价值,越来越深刻地影响着世界前行的脚步。
2012年8月,我曾有幸访问过奥林匹亚圣地,穿过那座拱门,分别走近宙斯神庙和赫拉神庙,去寻觅与触摸那取之阿波罗圣火的地方。还与同去的团友跳上奥林匹亚体育场场地的领奖台上,装模作样的过了回戴上橄榄枝编织的桂冠,而没有观众欢呼的瘾。能在这宽32米、长192.27米,有着斜坡看台和绿草、橄榄、桂树掩映,曾被岁月湮没的古竞技场,来体味“更快、更高、更强”的快感与深意则别有一番滋味。
古奥运会的诞生不能不说与战事和争斗有关,当时希腊的200多个城邦各自为政,战火连年不断。为了应对战事需要,各城邦都积极训练士兵体能而进行体育竞技。包括神话中的大力神赫拉克勒斯赶走不愿履约的国王,宙斯的孙儿佩洛普斯为赢得爱情都与争战有关。为预祝或庆祝胜利往往会举行大型祭礼和竞技赛会,来表达对宙斯等诸神的崇敬和展示肌肉的力量。而对长期战争的厌恶,促使人们在祭祀庆典与举行体育竞技时宣布“神圣休战”。
每当召开古奥运会之前,依照宗教仪规人们聚集在宙斯神庙前,点燃从祭坛上取下的火种奔赴各个城邦。火炬手一边奔跑一边呼喊:停止一切战争,参加运动会!火炬所到之处,就像一道严格的命令,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威。即使正在激烈厮杀的双方,都会纷纷放下武器,奔向奥林匹亚的赛场,去拥抱和平与迎接希望。
当扮演最高女祭司的希腊女演员乔治乌,在35名身着淡蓝色长裙的女祭司的拥簇下,再次在赫拉神庙前用凹面镜点燃圣火时,相信和平友谊、拼搏竞争、团结互助的理念一定能够穿越时空,影响和感召到更多的人们。尽管当前人类仍然面对战争危险、难民危机、气候变化、地区冲突、恐怖袭击和包括新冠肺炎疫情的挑战,相信人们也会不断地进行反思,找到正确解决的方案,为 人类开辟出新的道路。
正如东京奥运会火炬传递理念是“希望照亮前路”,自古以来奥运会就一直是希望与和平的象征,它是唯一一个能够将全世界团结起来参与和平竞争的活动,也是人们对话最好的场所。现代奥林匹克运动早已超越了体育的范畴,在当代世界的政治、经济、哲学、文化和新闻媒介等各方面,以及促进人们的生理、心理和社会道德发展中产生着巨大的影响。
中国人对奥运会的渴望相对较晚,在积贫积弱的旧中国,于1932年由刘长春代表中国首次参加了第10届洛杉矶奥运会。直到1984年新中国才派代表团参加了时隔52年第23届亦在洛杉矶的夏季奥运会,并取得许海峰在男子手枪比赛中的第一枚金牌,一雪百余年来“东亚病夫”的耻辱。之后我国经两次申办,终于取得2008年第29届奥运会的主办权。当年本人参加了圣火在西安的传 递活动,还有幸前往北京水立方和北大体育馆,分别观看了游泳与乒乓球现场比赛,拍下了菲尔普斯和福原爱的照片,并于鸟巢之中感受到做为一名中国人的自豪。
目前象征着光明、团结、友谊、和平、正义的奥运圣火正在传递,与此同时2022年北京冬奥会亦在积极准备筹办。期望代表着人类对更美好未来的圣火,永续照亮希望的前路,不仅仅是战胜当前的新冠疫情,而且能构筑起命运共同体来彻底消灭一切战争与人为的灾难。

作者:郝小奇,笔名、 祁河 ,曾任市委副秘书长、西安日报社长。高级编辑职称,现任黄土画派艺术报执行总编。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