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马驰北随笔】烟品看人品

2020-10-08 22:31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我最恨两种人,第一种是不守时,第二种是无公德。公德是一种内在休养的外在表现,是一种对行为的自我约束。人的天性是无羁放纵,自控力的强弱造就了人与人的区别。
    禁烟宣传已经多年,公共场所严禁吸烟,但是这个“严禁”的执行情况如何,需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近日,办公室一同事说,自己决定戒烟了。我们听了之后都是嗤之以鼻,都是各种诱惑和言语刺激。他说,自己从不在家里抽烟,从不在妻子儿女面前抽烟。我就在想,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自控力,难道烟瘾也能因人而转移。
    戒烟不成功的例子比比皆是。大学宿舍一共六人,其中三个人抽烟,每天被熏的难受,有时断烟了,只见他们将以前扔掉的烟屁股拾起来,取出零星的烟丝,用报纸裹起来吸,那景象真是极致。我上铺的哥们儿说要戒烟,我说你能把烟戒了,我就能把米饭戒了,谁知那货说道,为了你能继续吃米饭,为了你的健康,我还是不戒了,这理由多么的大义凛然呀。
    工作近十年,被二手烟毒害还是很严重的,最近越来越不能忍受。每当有人在办公室或密闭空间抽烟的时候,我就特别反感。冷不丁的扔一句:“麻烦你到外面去抽烟。”一个不顾及别人感受的人,是自私的,往大里说就是人品有问题。
    听一个以前从医的同事说,二手烟与自己吸烟差不多。网络资料显示,二手烟对身体的危害相当于自己吸烟的五分之一。我不禁想,这么多年过来了,自己的肺是什么样子的。
    有一个领导每次开会,手里拿的不是笔记本,而是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坐定后第一件事是慢条斯理的推出一支烟点上,毫不顾及一群干部的感受和厌恶的表情。偶尔还会有其他的两三个效仿者,一间封闭的会议上,被那几支烟就熏得乌烟瘴气,偶尔会有人发出抗议的咳嗽声。
    散会后,原本干净的地板上,一簇一簇的烟头,看得人恶心反胃。或许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一个随意行为让别人万般的鄙视和恶心。别人拖地板的时候,他们在干什么?就这样践踏别人的劳动成果,我认为是自私的。
    在公共场合抽烟,视别人的健康而不顾,这无异于谋杀,这与犯罪有什么区别。
    小时候,邻村有一个酒鬼,每次喝完酒之后都会家暴,一次,妻子怀着必死的心,在他酒缸里扔了一只死老鼠,待酒鬼喝完一大碗之后,才把酒坛子搬出来给他看,那酒鬼翻江倒海吐了一夜,安静地在门墩上坐了一宿。在那之后,滴酒不沾。
    或许,对待一些人的无视就需要这种极端的釜底抽薪,才能从根本上遏制住不良行为,就像近期那些在疫情防控工作中的我行我素,无视他人的自私行为,郑州毒王,广州毒王,一边倒的口诛笔伐,有网友说“我一直反对网络暴力,但我希望有关部门能听取网友的关于重处的建议”,在宣传氛围如此敞亮的现代,不得不说是一件可悲的事情。

——2020年3月23日,于古城疏勒

 

作者简介:马驰北,1986年11月生于云南永善,因学新闻结缘阅读,喜欢短文,不喜欢长篇大论,看完过的长篇小说不超过10本。因为崇拜记者,弃理从文学新闻,毕业干过记者(实习生)、房产销售员,现为喀什疏勒县一名小干部。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