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毛永波随笔】于细微处见匠心

2021-09-08 18:57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拿到井贵泉先生的诗作自选集《站在秦岭之巅》,打开散发着油墨香味的诗卷,一首小诗《窗外拾零》跃入眼帘,这是井兄千百首诗歌中普通的一叶,急匆匆地读了,始觉遣词造句别致;再读之,些小差别境界迥异;揣摩之,于细微处见匠心。
  全诗以疑惑入笔,首句铺陈现象,然后设疑,再是提问,每一小节都有一个豁然的结论。如第一节:
大海那么多鱼
有人还在渠里垂钓
是钓生计还是钓生活
岸边静悄悄
从诗歌的技法上来讲,第一、二句相当于汉乐府里的起兴,第三句才是诗歌所要表达的实质内容,也就是诗眼所在,最后一句才是思考升华。
就这一节来讲,第一、二句铺陈了一种现象,“大海里那么多鱼”让人感觉到鱼之丰富,无论远洋捕捞,鱼山鱼海,还是是一叶小舟,满载而归,形象满满,但是,“有人还在渠里垂钓”,这是为什么呢?已经有了疑问,再进一步发问“是钓生计还是钓生活”,这里的理解就大不一样了,有人可能是为生计而钓,希望有一尾鱼充饥,或者调剂寡淡的晚餐;有人则是出于爱好,希望在鱼获中得到满足,或者只是享受垂钓的乐趣。无论怎么说“岸边静悄悄”,这是一种垂钓的境界,也是在垂钓中的思考,唯有静悄悄,才是思考的最佳环境,也才是孤独钓者所想得到的放松与静心。
我最欣赏的是“钓生计还是钓生活”这一句。生计与生活,虽则一字之差,其含义却谬之千里。也给读者思考提供了广阔的思维空间。生计是迫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生活却可以更广泛广阔,生计必须有利益的驱动,生活却可以没有任何压力。虽则以鱼为“饵”,却可以放大到整个生活当中。想起在县城的时候,城南有一个叫做“钓鱼台”的地方,其实是农民工进城揽零工的聚散地,因为大家在这里等待着被一个一个、三五成群地叫走,干些临时装卸、打扫卫生的零活,农民工在这里找零活,类似于“钓鱼”,所以有了钓鱼台这个戏谑的雅称,这群人,无疑是钓生计。当然这“钓生计”也是钓生活,然生计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而且只是极小一小部分,尽管它属于人的最基本、最基础的那一部分。
很多年之前,曾经和贵泉先生有过一次偶然的“钓生活”垂钓活动,那时我还没有染上钓鱼这种嗜好,在池塘边,看见过悠然自得的垂钓者,一柄硕大的遮阳伞下,坐着很舒服的帆布折叠椅,擎一根细长的鱼竿,盯着水面,一根接一根地抽烟,静得如一尊雕塑。我后来也有了垂钓的嗜好和深深的体味,便知道岸边的钓者脑子不知在哪里神游,或许在思考人生的意义,或许在回味亲情友情爱情,或许在为某一件具体的事情绞尽脑汁,更多的是结合垂钓的过程寻求启迪。至于垂钓是否有获,或者鱼获大小,俱不在考虑的范围,这才是真的钓生活。那些在岸边坐立不宁的钓者,才是将生活生计化的初入道者。
生活需要思考,生计也需要思考。对生计的深度思考改变了生活,对生活的缜密思考改变了人生。井贵泉作为诗人,对诗意和表达的深入揣摩,是在雕琢美好的生活,寓意深刻了,诗行中充满意蕴,文字精到了,便是匠心独运,不仅有广袤的诗意,更有了精美的形式。诗歌不同于散文,不唯达意,更有形式上巧妙,还有合辙押韵,诗人都作到了。不同汉字组合形成的词语,最能精确地表达作者意图,尤其是那些细微差别的词语,表达作者意图更为精准。
在接下来的几小节里,诗人仍然延用了这种表达方式,妙笔奇巧,发人深省。如:喝滋味还是喝滋润;养玩心还是养爱心;走风雨还是走风景;剪想象还是剪想往;照天明还是照明天。
 
作者简介:毛永波,男,1963年出生,高校教师,西部文学作家。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