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祁河随笔】再登南五台访“刘公馆”

2021-11-04 14:14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下了半月霖雨,终于放晴。适逢周日,便报名乐山户外营的活动。     
    原定去爬圭峰山,朱队长考虑愚去恐强度大,加之久雨山路湿滑,临时调整去长安区的南五台。
    南五台乃终南名山,古称太乙山,为“终南神秀之区”,是中国著名的佛教圣地之一。因其上有清凉、文珠、舍身、灵应、观音五峰,且在耀县五台山(药王山)之南,故称南五台。
    今年五一愚曾逐个登上四台(舍身台未开放),纵览这“长安三千金世界,终南百万五楼阁”的。被其秀色人文折服,心心念念再去领略,不想又生机缘。
    上午十点景区门口集合,须扫行程码、健康码与佩戴口罩方能购票入内。这与16日上海七人来西安旅游核酸均呈阳性有关,西安的防控形势突然严峻起来。15日吾刚从青岛至开封一线驱车回来,未做核酸差点被拒之门外。
    前一段防讯,终南各峪封山,大家憋屈坏了。今得阳光明媚,恰是登高赏秋之时。赵总戏谑:爬山爬山,为何不走上去呀?队长忙说走要十多公里,再上大台(观音台)还得一个多小时,怕吃不消的。
    说说笑笑,车到火龙洞。这里位于南五台二天门,是景区摆渡车上站终点。一块玩石上刻有“神秀终南”四个红色大字,下方有一洞穴,传说为火龙居所。
    据山下圣寿寺《观音大士伏龙赋并序》碑载:隋朝年间,有火龙穴于此山之窟,其能屈能伸,能飞能伏,常变化为人形,以丹术惑人借以食之。观音大师为普救众生斩杀了火龙,降惠雨于南五台。所以南五台诸寺,多供观音菩萨。
    从这里登山,石阶恍若天梯,几乎直上直下。去黑虎殿途中,原先的“独松阁”宾馆朱门紧闭。攀上陡峭石梯回望,一座二层院落养眼别致,有人影走动,这便是传说中的“刘澜涛公馆”。赵忠梁即呼:师傅!能否一会儿来讨杯茶?远远的光头灰衣人应:来歇。
    此次余黄华军绕小路朝了三圣宫,从黑虎殿后院上来再与大队会合。传说黑虎乃财神赵公明坐骑,受观音菩萨懿旨打败火龙。人们感恩黑虎,于此建了财神庙与黑虎殿。院内有棵侧柏,搂3米高26米,顶端宛如凤凰展翅又形似苍龙回旋,为隋唐所植,至今已有1500年。
    拾级再上便是紫竹林,寺门一对石狮看守。“山门不锁待云封,古寺无灯凭月照”的楹联充满禅意。上次登临曾在此小憩,读清光绪乙巳年荷月上浣谷旦镌刻的《重修紫竹林碑记》,知紫竹林原名大石头,自明以来称观音大寺。光绪二十三年重修时,更名为紫竹林至今。
    该寺原为南五台七十二道汤房之一,因寺门有巨石酷似犀牛,故称大石寺。紫竹林依地势分上下两院,上院由灵光殿和塔院组成,下院正中为圆通宝殿,内奉观音大士,东厢“佛光阁”与犀牛石相依,西厢“紫薇阁”与白龙洞为邻。曾住锡的怡峰老和尚有诗云:“前有长安明灯照,后有松屏随便靠,左有甘泉清香美,右有石莲登远眺(石莲指犀牛石)。”可见紫竹林幽静优美。
   在这儿朱队长发现紧贴岩壁横生一种长度为10cm左右,宽度只有1cm呈扁平状淡绿色小草,其边缘浑圆曲波很是奇特。查形色名曰“地钱”是孢子植物,又叫做一团云、龙眼草、地浮萍。全草可入药,性味淡,性凉,有生肌,拔毒,清热解毒之效,能治烫火伤、刀伤、骨折,毒蛇咬伤、疮痈肿毒、臁疮。秦岭无闲草,每来一次识一味,已成乐趣。
    上行过四天门,这段路亦十分吃力。同行的金总早已吃不消,问还有多远?我说已走了三分之二,约半小时看到一棵奇松,树冠如盖,枝干下垂四伸,不亚于黄山迎客松,看到这棵松树就到了。
    等我入观音台山门,刚好正午。赵总他们已支起锅灶,烧上了铜锅饭和豆腐排骨汤,还借寺内店家具,摆好一桌由家带来的手撕鸡、油炸河虾、香酥花生米、糖腌酸萝卜、腊牛肉和梅干菜烧五花肉等,并拿出瓶白酒让大伙驱寒。
    这铜锅饭为浙江金华一带特色,用精米加腊肉烧煮堪称美味。乐山户外营有两人擅长此道,被誉为曹氏和黄氏铜锅饭。今天由市劳模黄华军主厨,佐以梅干菜,愚连吃了两碗解馋。
刚才山下还是艳阳高照,可到了海拔1688米的圆光寺(观音台),日头不知躲到哪里去了。尽管穿了冲锋衣,由于爬山出了身透汗,山风吹来感到一阵阵寒意。抿几口美酒,吃了铜锅饭,再喝了碗队长娘子煮的鸡排汤,身子才暖和起来。 
环顾四野,群峰浮现于涌动的云蒸霞蔚之中,灵应台、清凉台清晰可见,只是白乐天《登观音台望城》诗所描绘的长安城景象,被厚厚的云层包裹的什么也看不着。面对难得一见的云海,游人纷纷拿出手机,拍下着南五台惊艳的景色。
    酒足饭饱,队员中有的晚上有应酬,大家与云海和灵应台合影后,下午二时下撤。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尽管拄了拐杖和绑了护膝,下那几段天梯般的台阶,还是墩得愚腿疼脚酸。走走停停,顺道采撷山崖边开得正盛的野菊,渐渐落在了后头。
     等我下至紫竹林,朱队长打来电话说他们已进了独松阁喝茶,真不知他们是怎样搞定阁中人的。推开沉重的朱漆大门,原先矗立的一栋小楼说是违建已被拆除,但地面还露出老式的花瓷砖。
    穿过侧门进至2号院,这是座长方型回字型建筑,东厢与北厢为一层,南厢与西厢的一半为二层,均为斜坡的青瓦顶,其上生了许多茅草甚至还开着黄色的野菊。上至西厢二层,北侧的会议室现被做为画室,南侧则是一个宽畅的露台。
    在露台可看到隐藏于半山上的三号院与有座月亮门的一号院,而露台西面的平台下方,竟有半亩荷塘架座曲桥,旁有回廊凉亭与古木花草相拥幽静养眼。整个“刘公馆”被苍松翠竹簇拥和青山白云掩映,显得格外的雅致与神秘。
    那灰衣光头人已沏好香茗,听说访客来自江浙道他姓韩,祖籍也是浙江人。攀谈中得知这里原是西北局的会议中心,1960年建成。文革中被造反派诬为刘澜涛公馆以讹传讹。西北局撤销后,改建为宾馆,秦岭风暴拆除违建部分处,现处于关闭状态。
    文革开始时愚刚刚十一岁,住在省委雍村大院,是见过刘伯伯的。依稀记得建国路和十一道巷贴满“炮轰陕西省委,火烧西北局”和“打倒刘澜涛,油炸霍仕廉”的标语。当时父亲也被揪斗,大院子弟成了“保皇派”,还被扣上“刘澜涛麻花兵”的帽子。我心里不明白,极为恐惧,好好的人怎么就成了走资派?
    刘澜涛是我们陕北米脂人,平头白发带副眼镜,胖胖的爱笑。他1926年入团,28年转为中共党员,参加过五卅运动,文革前任中共西北局第一书记和全国政协副主席,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如今人去楼空,人们将这里仍叫刘澜涛公馆,权作是对红色老人的纪念。
    韩师傅大高个,今年60岁,快人快语。说自己是临时聘用照看这里,这么好的地方荒废了怪可惜的。平时无事也练练字,得知来自浙江东阳的陈式伟等爱好书法,盛邀陈局长和朱桂良队长,挥毫写下“厚德载福”、“上善若水”。欢喜地韩师傅取了钥匙,打开平时紧锁的一号院。
    他先带着看了院前的“万寿山”及“百福墙”,然后再观瞻了院中的那棵高大的松树。韩师指着这棵高大的松树说,这是当年刘澜涛所植,独松阁由其得名。修建这座别墅,其实是当主席的行宫,但主席一直没来,来过最大的官是周总理。前不久市委王书记还来过,说要将此好好利用起来。
    接着韩师傅又带着大家上楼,穿过雕龙画栋的楼廊时,竟然发现有间客房的门框上,长出一串黑木耳来。步入二层平台,众人参拜和欣赏了说是祭天的神坛。只见一座直径十多米、高五、六十公分的汉白玉莲花宝座上,浮雕着两只活灵活现的蟠龙,祭坛被一圈汉白玉栏杆和石灯幢屏护着,十分的精美壮观。立于其上,观山瞰水,仰天望云,仿佛更能与大自然对话,感知大秦岭的魂魄与文脉,吸纳这座父亲山的灵气与力量。
    愚久久不愿离去,默默的端详这儿的寿山福墙与这棵南山不老松,吮吸着这儿清新的空气,双手合十,祈愿终南永秀,祝福中华昌盛,众生幸福安康!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