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小桥流水散文】有钱才有命

2021-11-20 11:24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以前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有命在,钱沒了还可以去挣。现在是没有钱哪有命,虽然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沒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桃花依旧笑春风,人面不知何处去,早已是今非昔比了!
        感触最深的地方是医院,特别是那些危重病人,你要是没有钱,那你的命可就不保了。
        这个星期天天气不错,约牛二嫂牛金花在附近的广兰公园,这里的景色不错,红、黄、绿错杂的颜色把这个初冬映衬得暖融融的。我们就在这宜人的风景里徐徐而谈,她的故事丰盈了我的文字,我的文字慰籍了她的心灵。
        由于我们从事的是服务行业,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因而我们接触的人也都是些最卑微的最平凡的人,为了生活、为了生存,他们早出晚归,在这个大城市里苦苦挣扎,城市的角角落落到处都是他们行色匆匆的身影。
        她说,像我们这些没文凭、没技术的农村人,要在这大城市里生存下去真的不容易。不敢休息,害怕生病,立起坐到都要钱,可钱是越来越难挣,在外难,回农村老家里更难!
       她们有一个项目上,男女保洁二三十号人,因为是工业园区,面积大,所以平时在建的、装修的公司比较多,需要保洁干活的地方不断增加,但公司人手少,工资低,员工队伍很不稳定。不知从何时起,六、七十年代的这些人悄悄地消失了不少,现在招工是越来越难。八O后九O后的大都是不愿进入到保洁这支队伍里来的,更别说00后了,又脏、又累、工资又低,还没有尊严可谈,谁来?
        这些保洁们是上班忙,下了班更忙,她们得去找更多的其它活干,不然呢,仅凭那点死工资在上海这地方是难以生存下去的。
        每天还不到下班的点,大家都急不可耐了,有的做一家两家,还有做好几家的,早上四点多出门,晚上九十点钟回家。那个租房就象临时的酒店,只是为了歇歇脚。曾碰见一个老乡,她一人做了五家,一家长白班八小时,还有四家做好就走的那种临时的,长白班上班时间里是不能离开的,临时的还好说,她一个月下来可拿到一万二三,一双手十个指拇都打不直了。一天,她感冒了,忽冷忽热像打摆子似的很难受,去了一家私人诊所打点滴,看看时间点快到了,拔了针就走,等干完了活再回去接着输液。有人开玩笑说你这么累就不要做那么多了,要钱不要命啦,让一家给我做呗。她都不用考虑立马回绝:不行,不行,活不好找呢!
        这些农民工,从来不怕苦、不怕累、不怕脏,一下班人就不见了,有的去给装修的开荒、有的去别人家里烧饭做家务、有的去餐饮做钟点工、有点去小公司搞卫生……甚至有人有时候忙不过来还请人帮忙的,为了钱,拼了!
        我项目上也有这么个人,还是上海本地人,男的,退休工资六千多,今年七十有二,下楼梯腿都打颤了还在拼命的挣钱,只要给钱,再多的活他都想干,但我却是提心吊胆,千万别出意外啊!
       钱,就像冬天飘飞的雪花, 不管多冷的天,看着雪花纷纷的飘落,整个人都不自觉地温柔起来…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