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王文琴散文】柴火烤红薯

2021-12-10 13:27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烤红薯是常见的一种零食。多年前,我有一次用柴火烤红薯的经历,每每想起,那红薯的香味从记忆的长廊悠远飘来。
  十年前,我在所就职企业的采供部工作,同时兼职负责公司六十亩苗圃的养护技术。因国槐树当初建圃时密植,树木连年生长,枝柯交错,通风性极差。当时苗圃内没有空地,所以没法进行槐树移植。我向公司建议进行强修剪。征得领导同意后,冬季,树木进入休眠期,开始着手进行苗圃内上千棵国槐树的定干修剪工作。
  我找了五位油锯操作工,他们经常在林场进行伐木工作,属于熟练工。按照商品苗要求,进行定干修剪。结合实际树形,主干高度控制在2.8-3.0米。这属于重度修剪,修枝量非常大。
  修剪的枝条落地后,苗圃的养护工人用油锯进行二次肢解。挑拣粗枝,当成苗圃灶房炊事的燃料。对剩余的细枝条,全部人工拉至圃地内的一处空地,进行焚烧。当时除了修剪国槐树,还有近三千棵胸径普遍为7-8厘米的法桐树和大叶女贞树。修剪工作整整进行了一个月。
  期间一天下午,气候干冷。冬天的太阳无精打采,一副慵懒的样子,斜斜照射着圃地。圃地小树林内树杈上有几处喜鹊窝,十几只喜鹊在欢快鸣叫,不时飞到树下,啄食它们在厚厚的法桐落叶下储藏的食物,有软枣、核桃、板栗之类。当时,常住苗圃负责看管的一位同事说,他昨天买了一些红薯,焚枝的火这么旺,利用柴火,咱们烤些红薯吧!他的提议得到同事们的秒赞。
  于是,他很快从苗圃灶房内拿来六七只胖圆的大红薯。在火堆旁边,用圆头锨挖了个浅坑,把红薯放进去。上面敷盖了薄薄一层土,然后把火堆拨到埋红薯的土坑上面。
  过了一个多小时,估摸红薯烤熟了,同事用锨拨开火堆,从土坑刨出红薯来。熟透的红薯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同事每人一个,趁热而食。柴火烤的红薯吃起来十分过瘾,唇齿留香。也许因为大家劳动都出了汗,肚子有些饿,再加上烤红薯刚刨出来的热香味,所以,那次吃烤红薯的记忆特别深。
  平时,距离小区不远,沿街固定有一处卖烤红薯的摊点,是一对七十来岁的老年夫妻在经营。他们所用的专用烤薯炉置于一辆小三轮车车箱内,出摊、收摊十分方便。进入冬季,街边烤红薯的香味远远飘散。有时我经过那个烤薯摊点,会顺路购买一个刚出炉的烤红薯,吃起来十分暖胃,但怎么也吃不出那次在苗圃用柴火烤的红薯的超级滋味来。或许因为当时在苗圃露地的环境,或许因为大家劳动间隙的放松,或许因同事间友好和谐的氛围,所以,再也吃不出那种香甜的感觉。那次烤红薯有一种类似野炊的氛围,让人特别怀念。
  实际上,一个小小的烤红薯,看与谁吃?在哪里吃?尽管是一种寻常食物,但那次在苗圃,同事们围火堆吃柴火烤的红薯,的确吃出了令人怀念的美好感觉。
 
 
作者简介:王文琴,韩城作协会员。系《现代作家文学》签约作家、编委。用文字记录生活。已发表散文、诗歌、短篇小说、专业类文章三百余篇。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