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罗凤霜散文】母亲与窗花

2021-12-16 17:53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窗花,是一种传统艺术,它曾在劳动人民心中绽放出无限的美!比如我母亲,最擅长用窗花展示美。
   记得母亲爱剪窗花。她把攒下的一筐筐鸡蛋提到供销社里卖了,换来一叠毛票,然后,又买回几张红黄蓝粉绿,不同色彩的纸回家。一有空,或下雨、下雪天,或是快到过年之时,母亲总会盘腿坐在热乎乎、暖烘烘的炕上,一边听父亲说书,一边把买来的红纸裁剪成大小合适的形状,再来回折几下,拿起锋利的剪刀,按着自己心中想要的花样,“咔嚓咔嚓”,或剪成圆润的梅花,或剪成妩媚妖娆多姿的菊花。母亲用剪刀一边剪,一边挪动手中的红纸。不大会功夫,一张美丽的剪纸就剪好了。只见图画上梅花连着枝条,或单个绽放的梅花,或含苞待放的花骨朵,真是形象逼真。看着那些梅花,就像闻到了梅花的幽幽香气。母亲的脸上,此时也绽开着如梅花一样美丽的笑容,特别是那两只栩栩如生的张嘴喜鹊,好像真的是“喜鹊闹春”。每当此时,父亲就停止说书,村里来听书的婆婆伯伯婶婶也都眼睛直直地盯着母亲手里那一朵朵漂亮的窗花。过了许久,母亲回过神,笑着对父亲说:“说古今呀,咋卡壳了?”父亲不好意思地笑笑,继续说他的故事《薛平贵》或《白蛇传》。他们听完书,走时也不忘带走一套或几套窗花。说等过年好贴在窗户上,美一美各自的家。
   母亲不识字,但我就佩服她丰富超强的想象力,她一拿起剪刀,能剪出各式各样、千姿百态的许多不同花样的窗花来。邻居们很羡慕,有的拿来红纸,让母亲教她们剪纸,有的会剪了,但图案总是很呆板,怕糟蹋了纸,索性就请母亲帮他们剪几付,说是过年了图个喜庆和吉利。她们把母亲剪的窗花拿回去,小心翼翼地放在柜子底,压平,待过年拿出来贴在窗户上,说给她们家过年添喜气。

   往年我们家年年都贴窗花,可改革开放,家家盖新房,那种36个方格子的窗户被淘汰了,都换上了宽敞明亮的玻璃窗。母亲的窗花再也无用武之地,也没人再请母亲为她们剪窗花了,母亲明显有点失落,也苍老了许多。可她有时会情不自禁地翻出她那宝贝簸箕,拿出剪刀,还会剪几张窗花,左看看右瞧瞧。每当母亲拿起剪刀,她浑浊的眼睛里总是突然绽放出明亮的光彩。

   传统文化不能丢。我们这里旅游兴县战斗打响了。县文化馆,举办民间传统艺术节比赛活动。母亲得知消息,眼睛一下就亮了。比赛那天,老母亲精神抖擞,兴致勃勃地参赛了,那天,母亲巧手绘蓝图,剪了副“七彩凤县美如画””获得了全区剪纸冠军,领奖台上,母亲的白发,在灯光下熠熠生辉,眼睛异常明亮,那光亮,是对往昔的回忆之光;是对美的审视追求之光;更是对美好生活无限的憧憬向往之光。

作 者 简 介:


   罗凤霜,中国散文家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宝鸡市作协会员。擅长于散文、小小说。作品在《中国摄影报》《延河》《骏马》《西安日报》《宝鸡日报》《太原晚报》《黄冈日报》《三峡晚报》《平度日报》《鹤岗日报》《春城晚报》《大理时讯》《乌鲁木齐日报》《西贡解放日报》《欧华导报》《印尼日报》等国内外多家报刊杂志发表。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