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精华作品 >

【红叶无霜随笔】孩子一样走过冬季

2022-01-18 18:51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暖和了几日,天又酷冷。

       夜间一场小雪,未能在城里站稳脚根,便落花流水的败了,却在周边高山云集。白昼阴沉着,太阳没有及时出来,雪就成了气候,凝结成冰,不远不近地炫耀,似在仇视城中的人们。无孔不入的风,很有贼性,偏在这时候冲来,借着冬威,防不胜防的钻入人衣缝,掠走仅有的体热,放肆地拨弄所有窗门。
       关在屋子里,少了户外活动,空气也不够清爽,心情就一直沉闷。孩子们满不在乎,照样的无忧无虑,不去区分季节的不同,更不定待个好日子方去玩耍。任由了性子蹦跳戏闹,棋子样分布于路边街角。

       冷得人伤心绝望,不由得怀念风和日丽,也实在羡慕南国的温暖。甚至冒出迁居远离的念头,又谈何容易。屈指算来,北方的冬寒,何止一季三个月,从年前十一月至年后三月份,整整五个月时间,身心都要遭受侵袭。热带的酷暑也很残暴,晒得人皮开肉裂。温热些的城市,又多遇台风、瘟疫。风水宝地还真是少见难觅。常言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实际看来,被养的同时,是必须要被折磨的。老天爷就这脾气。如此一想,自然也开朗几许。
      
       前些日子天气晴好,连出太阳。领了孩子到城郊北山上去玩。路窄石绊的,四岁多的孩子尚且幼弱,不忍其艰难挣扎,便背负而行,直抵山顶气象站。男女老少不绝于道,有上的有下的,不约而同:都是来享受温暖的日头,都是来舒展僵硬的肢体;蓬松和抖擞一下,收缩已旧的心羽。气象站大门紧闭,有锁。不象往常能随意出入。想是怕来人多了搅了原本的清静,或是防止设备受损也不可知,到也无可非议。隔了铁栅院墙,指给孩子看些不曾见的事物。还是那几排平房,还是那身不由己的风向标和温度箱。错落有致的树木,平整干净的菜地,世外桃园的模样。里面的人独处一界,职事一方云天,静虚里工作着,亦读亦耕,多少有些神仙的乐趣。
       站外一侧有片开阔和平缓的地方,是退耕了的农地。蒿草连绵,翩翩然黄里透红,蓬松柔软。干枯了的阵势,依旧感觉到曾经的蓬勃浩荡。大人们席地而坐,孩子们散开了去,边缘处隐约着情侣。儿子捡拾小石头,不停地掷着,发现了木棍,又宝贝似的握在手里,不弃。不多一会儿就面红汗浸的,看他高兴的样子,那快乐总是满足的容易。
       松柏和冬青树,用墨绿点染着冬山的图画,底子里更多的则是枯草的色变。阳光暖融融的,一切都亲切起来。欣喜的发现,是一些叫不出名字的微小植物,仍然活着,生着细碎的叶片,还有淡淡的花开,匍伏于枯草丛中或石缝路基。小小的群落四散开来,随处可见,孩子样稚气。以往对此还真不曾仔细。
      
       忆起扶贫点上,山村小学那些孩子。更冷的气温里,不断朝红肿的小手呵着热气,有的耳已冻裂,操场上赢弹珠、跳绳,或老鹰捉小鸡。尽情欢快在课间活动里。热乎乎一颗心,寒冷与贫苦又何曾在意。人如草木,情态各异吧。

       时入四九,直逼年底。车堵人挤的,为过年,全城的人都象在赶集。怀揣各自的心事来去匆匆,似乎一年的勤奋,全要表现在这几天里。商家获了更多利润,自然笑逐颜开。失窃和交通事故接连不断,或有伤亡,便见有人怒发冲冠或痛不欲生。毕竟不是灾荒年月,酒肉早厌,还千方百计减肥、降血脂。商品供应丰富充裕。何必人心惶惶呢?都是自找的。年的过法,也该改了旧习,欣然而度,坦然处之,平安团聚才是正题。年非妖魔,不在背后推你。
      
       公历新年已经翻页,旧历尚在年尾里。想那古之先人,聪明和性情到极致,也爱恶分明。将冬寒置于身后,拿春暖起首,寄托了必须的吉祥如意。

      儿子吵闹着,又要到户外去。天虽寒,担心受凉不是充分理由,禁止也毫无意义。那就跟了去吧,随了孩子我行我素,无忧无虑地快活一番。人之娱,天性;冬之寒,天意。孩子们不经意间,已将二者合而为一。赤子之心何其天然,心中无视冬的存在,又何来的寒意?习惯了格式化的季节,总在哀怨里患得患失,惭愧了吧!于此,我自言自语。

       天已渐渐长了,太阳依旧裹在云里。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