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华山论剑 >

【桥山子书评】一个“真”字了得

2018-04-09 18:46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一个“真”字了得
——读长篇小说《玉蝉》 
                                                          作者:桥山子 
    《玉蝉》是戈文先生刚刚出版的长篇小说。这不仅是民族圣地黄陵县的一个奇迹,也是这个世界的一件感人事件。
我这样讲是有根据的:
 
他从2011年开始文字写作,曾在《桥山》杂志上发表过多篇短、中篇小说和散文作品。这一次竞然一出手就是一部二十五万字的长篇。
 
作者已年近八旬,竟然老树开花,而且是一树梦一般美丽的鲜花。这本身就是一非常正能量的事情。 
        在文学昌盛的时代,可以说每一个中文系学生都有一个文学梦,可他们而立之后,梦便如朝露般刹那破灭,能夠坚持下去的寥寥无几。而他,却在人生的第七十七个春秋里完成了自己的文学梦想。其间坚持的曲折艰辛是无法想象的,其定力之深厚是常人难以修炼的。 
        由于历史文化的久远博大和精深,由于人们习惯有意和无意间的模仿,有太多的著作似曾相识,好象天下果真是文章一大套,看你会套不会套了。尤其是在创作方式上,在作品结构上更是那么几个套路。
 
但是《玉蝉》这部书却不是这样。这让保守的文学界人士陷入深深的矛盾之中。因为他们没有独立判断是非的自信,常常不自觉地在是否似曾相识中判断是与不是。这是思维被困于过去人思维而失掉自我的表现,是真正的悲剧。如果说被评论家膜拜的所谓之方法与结构是衣服的话,那么中山先生当年设计的衣服不是马挂,也不是西装,而是他自己。
 
《玉蝉》的创作方法不可仅仅可定为传统,也不属于现代。她是圣山自然天成的一朵奇花。如果将来学者们要研究此方法的话,那就叫桥山方法吧。 
        看完了衣服,就该看内容了。这是一部很好读的书,你情不自禁地走进作家创造的世界中去,为这个世界人们的命运而担忧而祝福,为他们的感情而感动纠结。虽然展现的是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被无形的手而摆布,爱情被错位,但你会不同往日的读书那,仅仅焦聚主人翁的命运,而会被一群人所吸引。他们的习俗文化,他们的生存态度。这些都让你感动,难受和欣慰。 
        《玉蝉》只所以成功,不仅是在创作方法上有突破,更重要的是接地气。她太真实了——艺朮的真实与生活的真实形成了完美统一。
 
莫言先生的作品被认为接地气而真实。但我认为那是西方人的看法。请问,有谁会觉得莫言描写的那些人与生活是他所见过的中国。反正我是觉得那是打着中国名号的外国。哪一国?不知道。很多描写都不过是对人的污蔑践踏罢了。可是《玉蝉》却不同。她展现的人与生活包括风土人情都是生活的真实反映,是我们遥远模糊但却非常真切的记忆。
 
也许作家应该把小人物的命运和当时的大事件应于链接,让国外人能知道当时的时代背景。在此,我很矛盾。我想这样也好。因为那是一个很残酷的时代,残苦得人命贱如纸。用鲁迅和一些外国记者的话说,那恍然不是人间,而是地狱。可是,人们的感情与生活照常继续,照样从容地结婚生子延续香火,照样地守护着他们的习俗和心灵,一但有一点点氧气进来,也照样继续自己的爱情与信念。
 
这就是中国人,蔑视苦难的一群人,能把地狱过成人间,能把人间过成天堂的伟大人民。他们是这个民族生生不息的唯一原因。 
        作者只所以能夠成功地走近那个时代,展现那种生态,那是因为他真的热爱他们关怀他们。
 
作者本身就很真。他是一个真人。 
真人——我知道这个评价的份量。
在人类还未找到自己“终极价值观”之前,人们还在野兽的社会寻找自己价值的大觉悟之前,在进化论还在能夠影响人思想的混沌的历史阶段,真人何其罕见。
 
但我还是如此自信地评价他。
 
作者对文学的爱纯真赤诚。
这部书中人物是有原型的。那些活生生的人感动人作者,他与她们就象种子一样早就种在了作者的心田之中,几十年如一日地萌动着,发芽着,成长着。虽然,作者历经了建筑,书法,政界多重经历,但一颗爱之心仍然不忍抛弃往昔,不忍那些所爱之人被历史遗忘而消失。他想让他们更长久地活下来。于是那些种子终于在肥沃的心田中长成了森林,在心血的浇灌下成就了一个《玉蝉》的世界。这和《红楼梦》之与曹雪芹何其相象——没有一点点功利的目的,只是一个梦,一个干净如玉的,一尘不染的美好梦境。
 
作品对于作者就象孩子对于母亲,爱之是很天然的。但作者不仅爱自己的孩子,也同样爱所有的孩子。这是一个更持久博大崇高的大爱。
在这一点上我最有发言权。
二十三年前,黄陵历史上第一部长篇小说出世了,在全国评论界与社会引起反响,在黄陵引起的轰动可想而知。人们对这件事更多的是祝福,也难免有些适应过程。作当时正任科教文卫副县长。他表现出了极其正能量的高兴,对文界给予了极时的鼓励并断言说:桥山的第一个西红柿已经有人吃了,这是一个历史的界碑,必将激起黄陵艺朮文学的繁荣。(果然,后来多部的长篇问世了)。作者当时还主动要给作者拨一笔数目可观的款项,以作为补贴鼓励,后来还因为作者没接受而发了脾气。不反《超脱》,第二部小说《血色风景》出版后,他也同样高兴,给予了很大的鼓励支持。
哲人说一个人的成功是和他的胸怀成正比的。因别人之成功而高兴的人必然将获得成功。昨天的《血色风景》和今天《玉蝉》的成功是符合天道逻辑的。这就是因果报应吧!
 
作者的"真”还表现在他的价值观上。
以下事例让人发醒。
第一件事发生在去年书稿完成时,作者要求我为《玉蝉》写序。这在小县城是有违常理的。但作者说他想让谁写序的标准不是看谁职务高,年岁大或者其它世俗的理由。一个超脱的赤子性情昭然可见。
在省作家协会主办的《玉蝉》研讨会上。作者发言的开场白是这样的“我不称呯你们的宫职,不叫你们什么长什么主席,在座的都是我的老师”。一个长期为官的人有这样超凡脱俗的气质让有思想的人为之感动。鲁奖获得者延安对我感慨道"这是一个真人”呵!
他的真还表现在他的书法作品上。他对于书法的爱是纯洁的,从来不受成名成利的影响,完全以单纯的爱写字。他的书法功底深厚,朴实无华,但非常耐看。他的一次书法研讨会邀请我这个纯粹外行参加,所以是不打算班门弄斧的,可还是忍不住发言了。因为我当时被他的一付字激发了美感。
那付字咋一看象是幼儿园孩子用木棍在地上习写的生字,但越看越耐看。它们有种超然的美。那种没有任何理由的纯粹之美美得让人鼻子发酸。
当时,我想起了一个成语——返朴归真!
在《玉蝉》出版之时。我电话祝贺说你年近八旬竟然出了一部二十五万字的长篇小说,大正能量了。没想到作者的回答更加正能量。他说“年龄不大不大,还年轻的着哩!当时我们虽然相隔千里,但我已被深深地感动了,有如沐春风般的快乐。
 
精神的强大有益于身心。
他本爬楼上山完全不是问题。这文化人该有的状态。
《玉蝉》以赤子真心预兆了一个美好纯真时代的来临。
她是一个开始,之后必然还有大事发生。
真人出大同现!
《玉蝉》的问世是对新时代的祝福,更是一个吉祥的兆示。
公元2018.4.7日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