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邹安音随笔】回家了——西部文学

2015-05-05 22:07 | 西部文学网 |
我要分享
  
  4月28日,是她——《西部文学》的生日,刚好一周年。
   在母亲生日这一天,如果你作为她的一名孩子,你会有什么理由,忍心拒绝和她来一次亲密的接触?哪怕只是和她一个眼神的交换,一次心灵的碰撞,一次手与手的相牵?即使山高水长,征途漫漫。
    反剪飞天仙女的美妙,挡住风霜雨辰和雷电,甘肃的孩子来了;踩着琴声悠扬的鼓点,越过大漠雄关的艰险,新疆的孩子来了;捧来奶茶的清香,献给阿妈洁白的哈达,雪域高原的孩子也来了;穿过神秘的海峡,带着椰风的甘甜,海南的孩子还是来了……
   没有犹豫和彷徨,无须过多的思虑和念想,只一个简单的愿望——回家,回到我心灵栖息的地方,回到《西部文学》这个弥散芳香的地方!我背上简单的行囊,诚如我写给她永远的话语:过阆中,历广元,穿秦岭,拥汉中,我走过漫漫蜀道的艰难与险阻,走过八百里秦川的伟岸和雄魂,浸染十三朝古都的气质和历史,贪婪吸允着这块土地上的每一寸肌肤和芬芳,西安,我来了。西部文学,您是每一个热爱文学的孩子们的家园,我回家了!
    回家的感觉真好,就像面对母亲的微笑,消融你所有的疲惫和痛楚,你没有抱怨和忧伤;回家的感觉真好,就像姊妹们久违的团聚,亲情在那一瞬间凝聚,友爱在那一刻间永恒;回家的感觉真好,文字在这里根植,文学在这里开花。
    文学颁奖盛典期间,我为康楚的激情演讲落泪,也为第一次近距离聆听秦腔的大气豪迈而动情。我深信:舞台上的每一个人,每一句话,都是那么的真诚,每一个音符都是那么的动听。因为,用心抒写文学的人,是真诚的;用文学演绎的歌声,是没有矫情和做作的。就像西部文学这朵含苞的花蕾,因真情而闪光,因真挚而开放。
    我激动地呼唤着一个个亲切的名字。曾经在梦里,在纸上,他们是我熟悉而又陌生的老师、兄长、姐妹……深夜还在伏案工作的洛沙总编,慈祥而又温暖的杭盖老师,默默无言不辞辛苦的白鹿大哥,热情活泼的嫣然女博士,才华横溢的行长姐姐宁静,知性沉稳的北京姐姐寒秋,内敛含蓄的乖乖女水菱,乖巧可爱而又干练的铃兰妹妹,还有同桌一起欢笑一起歌唱的赏静,同寝同住的红袖,挥毫泼墨的书画家胡子和卓然老师……等等,等等。
    长久地感动着我的,不是属于我的掌声和鲜花,而是发生在身边的一个个小故事。康楚身体行动非常不方便,可是千里迢迢他来了。在这里,他受到家园每一个姊妹的关爱和照顾,尤其是北京来的何老三老师。我相信深埋在他记忆中的,不是闪闪发光的奖章,也不是撼动心魄的皇陵兵马俑,而是西部文学人的那份情,那份爱,可以飞越千山和万水,播撒到每一个热爱这个家园的人的心灵中。
   《西部文学》,我常常是以她的孩子而骄傲和自豪。如果深爱着母亲,那么就请我们努力吧。如果深爱着母亲,那么在她以后的生日,我真的还想和我的姊妹们老师们团聚,给家园多一份温馨,多一点深爱!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