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书轩散文】年味(春联轶事)

2016-02-06 19:04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腊月二十三是小年,年的气氛就已经浓起来了。二十四,写大字,就是写春联。年,真的来到了!
  记得小的时候,小年刚过,家家户户就开始买红纸,准备写春联了。那时,春联没有卖的,都是手写。一个村里识字的都不太多,更别说能用毛笔写出工整楷书或是草书春联的人了——一个村里能有一两个就很不错了,有的村子一个都没有,还要拿着红纸,前村后村的去找能写春联的人。
  大哥长我二十岁,是我们村里唯一念高中但又被那场“史无前例”的运动而中断学业的人。大哥写得一手好的毛笔书法。这样,村里家家户户的春联都出自大哥的手。
  小年一过,来找大哥写春联的人就络绎不绝。那个时候不象现在,不到大年时,生产队是没有假期的,小年前后,队里还在打场,刨粪(冬天刨农家肥),反正是队里天天有农活,社员们要天天上工的。大哥就只好用晚上的时间来给乡亲们写春联,来写春联的人挤得满满的一屋子,把自己拿来的纸一打一打的挨着放在炕上排着号,然后,大家伙就挤坐在炕沿上,卷着旱烟,唠着家常,听着半导体。
  大哥和大嫂都是热心肠的人,大哥是队里的会计,大嫂是卫生所的卫生员。每到写春联的候,大哥都提前让大嫂买回一瓶墨汁。因为谁来写对子(那时乡亲们都把春联叫对子)也不可能自己拿点墨汁来,那个时候,邻里相亲相处和睦,气氛融洽。那种乡情,是很真很纯的。大哥对每一家的春联都是认真地写字,仔细的想词,写好一幅,大哥就挂在挨着炉子旁边并排摆着的两个长条凳上“晒”干,两条凳子上挂得满满的,字迹干了,是谁家的谁就拿走。大哥会告诉他们,哪个贴在哪里,不然,不识字的回家贴对子时会弄错,常有把“肥猪满圈”“金鸡满架”贴到家门上当横批的笑话。至于写什么词,人们从来不问,也不管,大哥写什么他们都说好,都会满意并高兴地拿走。
  记得这样的忙着写春联要写三四天,每天都是这样。一写就要写到晚上十点多或是到十一点。到了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每天就是稀稀拉拉地来个三个两个的来写春联的,这是因家里人忙或是有事,拖后的,有时大年三十还有个别的来写春联的,是因为有个别的原因吧。
  乡下人重情、重义、重情份。人们相见,不叫啥不说话,大叔长二哥短地叫得亲热。一个村子上的人,都能攀上点亲缘。王家的大哥娶了媳妇都叫大嫂;张家的姐姐的丈夫,大家自然都叫姐夫。特别在我们这里,有个风俗,凡是叫姐夫的,大家都爱和他说笑打闹,当姐夫的还得笑脸相迎。好听的不好听的,叫你姐夫了,你也得听着。你想急?不怕这个,你要是急了,叫你姐夫的人可不客气,会更加变着法子的“弄”你,所以真的是让你哭笑不得。那时,我们村就有个大户人家的姐姐嫁给本村的一个大哥了,大户人家,自然在本村亲戚也就多,那个大哥也就便从“大哥”变成了姐夫的称呼了——人们说他是官姐夫(官姐夫,就是大家都叫他姐夫的意思)。我们也叫他姐夫,他家的姐姐和我大嫂是表姐妹。
  这个官姐夫有个外号——蛤蟆。要说这外号是有来历的,那个时候乡下人冬闲时,就有人去河套里镩鱼(就是用一种叫冰镩的东西,在封冻的河面上凿开个洞捞鱼),也有蛤蟆(我们这里人习惯把青蛙叫蛤蟆)。那时,人们没几个吃蛤蟆的。鱼也便宜,一块钱三斤,因为打鱼人打上来了蛤蟆,也捎带上卖,更便宜,一块钱六、七斤。这个官姐夫不知是喜欢吃这个还是图个便宜,全村人只有他买这个吃。有叫他姐夫的妹子就说,瞅你,一走路一蹿跶,不吃都像个蛤蟆,还吃蛤蟆呢!于是乎,“蛤蟆”姐夫这个称呼便是他的专利了。
  有一年写对子,“蛤蟆”姐夫也拿着大红纸来找大哥写对子。一进屋,大家伙就你一言我一语地和他逗话,开着玩笑。他人好也憨厚,老实,也皮实。不管你们说啥,就是嘻嘻地笑,抽着旱烟袋就是不吱声。说来也怪,如果大家不理他了,他还逗上话了,一会一句逗这个,一会一句逗那个。这下可好,叫他姐夫的人自然不会惯着他,准会让他无言以对,自找亏吃,可他也只是憨憨地笑笑,不说啥了——自知是斗不过这些小舅子小姨子们的。
  写对子的人多,“蛤蟆”姐夫一会儿对大哥说,修胤,给我写吧。于是有人说,不给他写,让他等着,他又急着去看小牌(纸牌)了。他听了,笑笑,不吱声了。一会儿,他又催一遍大哥让给他写吧,这时,一个叫四虎子的说,你忙啥?着急你自己写,你的还不好写,画上几个小蛤蟆,再画上几个小蛤蟆骨朵儿(小蝌蚪),就是对子了!于是,一阵的哄堂大笑。
  大哥说,你别急,写完这个就给你写。
  开始给“蛤蟆”姐夫写对子了,大哥拿起裁好的红纸,叠好写字的痕迹,铺开,拿起笔,若有所思,然后,沾墨写对……写完,大哥又看了下,微微一笑后反着字放到炉边的凳子上凉干。大哥继续给别人写对子。一会儿,凳子上的对子干了,大哥拿起来叠好给“蛤蟆”姐夫,说,这个是贴大门的,这个是贴鸡架的,这个贴……大哥一一告诉好后,“蛤蟆”姐夫高兴地夹在腋下走了。
  年三十一大早,在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中,家家户户开始忙着贴春联了。在“蛤蟆”姐夫家门口,几个小年青人在嘻嘻哈哈地笑个不停,我也凑过去看看,这时,就看“蛤蟆”姐夫的小舅子二肥子在门前念着贴好的对子:大地回春青蛙醒,蛤蟆见水喜盈盈,蛙声贺岁(横批)。于是大家大笑起来,二肥子也笑着喊着,姐夫,这是啥对子啊,快揭下来吧,说完他也捂着嘴笑了起来。
  “蛤蟆”姐夫气囊囊地把对子揭下来,嘴里还在说着,这个臭小子,我非找他去!
  大嫂正在外屋(厨房)准备着年的中午饭,大哥在屋里和人下棋,还有大哥的几个好哥们儿在听着半导体里的新年娱乐节目。这时,“蛤蟆”姐夫进来了,他把揉成一团的对子扔给大哥说,你个臭犊子,这是你干的好事!大哥抬头一看“蛤蟆”姐夫就笑了,然后,到柜盖上拿起一个叠得方方正正的一副对子给他,我就知道你得来换一副,给你准备好了!
大哥又指着“蛤蟆”姐夫揉成团的对子,边笑边说,这个你没相中,是吧?这时“蛤蟆”姐夫说,你相中了,你留着贴吧!弄得一屋子人一头的雾水。
  这时大嫂进屋来,姐夫,这是咋了?他把那纸团拾给大嫂,你看这是写的啥?还咋了!大嫂展开纸团,念了一遍,哈哈大笑起来,姐夫,这个你家贴不是正好合适吗!大嫂这么一说,逗得一屋子人大笑起来,“蛤蟆”姐夫自己也苦笑了起来。然后把大哥给他的那个叠着的对子递给大嫂说,你给我念念这个写的是啥?看来,他是有点信不过大哥了!
  大嫂打开对子:住在宝地千年旺,有福人家万事兴,横批:迎春纳福。这个行不行?他憨笑地回答,这个中!于是,大家又是一阵的大笑!
  如今的春联各种各样,新颖奇特。商店,超市都是卖现成的。那手写春联的时代已不复存在了,那种气氛让人怀恋,特别是那手写春联的亲切,十足的年味儿,还有乡里乡亲的
那个
情份!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