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李太忠散文】那树,那鸟,那院子

2017-12-03 20:25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我家的院子里有一棵海棠树。春天的时候,海棠树开满了白花,为小院带来了满院春色。秋天的时候,海棠树上结满了海棠果,海棠果由青色逐渐变为黄色,象一盞盞黄色的小灯笼挂滿枝头。秋风来了,海棠树的树叶很快被吹落,黄色的海棠果仍顽强的坚守在自己的阵地上,在秋风肆虐中傲立枝头。它们在等待自己的客人,这群客人只有在冰天雪地的冬天才会到来。乌鲁木齐的秋天很短,严冬很快就到了。
一群黑色的小鸟飞到了海棠树上。这群小鸟叫什么名字,我至今都没有搞清楚。黑色的羽毛,红红的尖嘴十分可爱。比麻雀的个头大,比乌鸦的个头小。它们是同一个家族的。八年前我住进这个院子的时候,鸟家族只有5名成员,从前年开始,鸟家族的成员增加到十多只。它们住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只看到它们从东边的教育学院方向飞来,吃饱了肚子以后又向教育学院方向飞去。在冰天雪地的新疆,鸟类们的冬天十分艰难,找不到可以充饥的昆虫,各种植物也被厚厚的冰雪覆盖。院子里的海棠果就成了这个鸟家族的救命食物。它们散落在树枝上,用尖尖的红嘴去叨树上的海棠果,海棠果掉到地上以后,它们再飞落到地上食用,精心的吃掉每一颗海棠果,一点都舍不得浪费。海棠树就长在窗外,站在二楼的卧室里,打开窗户就能看到海棠树,看到在海棠树上集体用餐的鸟家族。海棠果在逐渐减少,
严寒的冬天也在一天一天过去。鸟家族吃完了树上的海棠果,春天就来了。海棠树,海棠果和这群不知名的小黑乌,陪伴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寂寞难熬的冬天。如今,我也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了,这个院子将要迎来新的主人。八年前的院子主人,是一个德高望重的维族将军。高大,健壮,帅气的老首长,却娶了一个姣小,瘦弱的北京汉族姑娘,据说他们是在军队院校上学时认识的。他们的婚姻在五十年代的乌鲁木齐就是一段传奇,更是民族团结的佳话。他们克服宗教,文化,生活习惯上的差异,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他们搬家的时候,我去看望这对受人尊敬的老夫妻。老首长倒还平静,女主人激动不已。她给我详细介绍了这个院子的优点,尤其是那几十棵她亲手栽种的果树,说起来就象自己的孩子一样如数家珍。她说:"房子我不留恋,干休所的房子是新建的,肯定比这里的老房子好用。我留恋的是
这3亩地的独家大院子和院子里的近百棵果树。"现在我也要搬家了,要搬到两千多公里外的西安去生活。女儿看出了我对这个院子的恋恋不舍心情,利用来鸟鲁木齐休假的短短几天时间,为我和这个家拍了一百多幅照片,并把这些珍贵的照片存放在我的电脑里,以备我想念时随时翻看。我能想象到,当我晚年在遙远的古城西安,只能从电脑里翻看这个我居住了近10年的家时,我能发出的感慨是:"那树,那鸟,那院子,那年,那月,那日子…………"
作者简介:
     李太忠,1950年出生,河南孟州人,少将军衔。在担任金刚钻团政委时,带领全团赴老山参战,在历时一年半的作战中,全团荣立集体二等功,个人也荣立二等战功一次,并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表彰为"全军优秀党务工作者,被中共中央组织部表彰为“全国优秀党务工作者”。著有“来自实践的带兵之道”和"经常性思想工作漫谈”两本书,共约80多万字,被新疆教育出版社出版,深受各级带兵人的喜爱。曾被国防大学聘请为"客座教授”和“研究生导师”,曾两次入国防大学学习深造,一次入中共中央党校省部级领导干部培训班培训。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