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梓钧散文】皮肤上的灰尘

2018-02-05 22:21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人最习惯做的事情就是回避。回避让你伤心的人和事,不去想,久了就可以忘记。我也是这样,知道有些该发生的事情不会改变,就努力让自己接受。
    广播里说,在我们生命的角落里总有一个安排好的故事在等着我们。我相信他的离开也是故事安排好的。这是我早已知道的结局。虽然在心里做足了准备,可是当你真的要面对你以为已经准备好的事情时,你会发现你根本就没有想像中坚强,那是无论你多么觉得做好了准备,真正发生时还是会让你措手不及,脆弱无助的。
    他走后,我不得不接受自己已经长大的事实,我不可以再做他眼里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了。我和我心里那个孩子般的自己谈判,告诉自己不能再做那个不停向别人讨要爱,而是要做个付出爱的女子了。于是忽然间觉得肩膀上多了一个叫责任的东西,我知道它将跟随我一生。那是成长在代价。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避免提到他,也避免用文字的方式去纪念他。因为我知道,提到他,和他结伴而来的一定是回忆和泪水。每流过一次泪,他在记忆中就会模糊一些。我怕有一天我会忘了他的样子。好友说忘记一个消失的人是什么样,是不是到最后会记不起他的样子。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不同的人会在心里留下不同的伤口。那个伤口会因为某些字眼和回忆,随时被撕裂。像我,只要看到或听到别人和父亲的故事,泪水便会泛滥成灾。
    我不相信他已经消失了。张小娴说:“没有一种物质会在世上消失,他只会转化成另一种物质,说不定会是你皮肤上的灰尘。”我相信他,我的父亲已经转化为我皮肤上的灰尘,每天伴随着我,祝福着我,也爱着我。这样想着我就没有那么难过了。
 
     作者介绍:笔名:梓钧、左瞳。真实姓名:殷亚红,克拉玛依人,性别女,汉族,现供职于中石油克拉玛依石化有限责任公司党群工作处。2002年开始发表文章,消息、通讯、散文、诗歌、小说,作品散见于《中国石油报》、《新疆石油文学》、《新疆石油报》、《克拉玛依广播电视报》等报刊。系克拉玛依市作家协会理事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