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张春芳随笔】雪儿

2018-03-08 18:42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雪儿是乡村卫生院的护士。她第一次见到大牛的时候,他还是个刚从省城大学回来的毕业生。大牛身穿白色衬衫,一条淡蓝色牛仔裤配上一双军绿色运动鞋子,骑着一辆山地自行车远远地飘进雪儿的眼帘,两个素不相识的年轻人,一下子就被丘比特神剑射中了。
       结婚以后,大牛被分配在市区工作,夫妻俩聚少离多。
雪儿怀孕了,反应剧烈,婆婆特别心疼儿媳妇,三天两头跑到卫生院去看望她,而大牛太忙了,十天半个月也不能回家。
       每次回来,大牛都会抱着雪儿舍不得放开,他把耳朵伏在雪儿鼓起的肚皮上,细心地聆听小生命的蠕动,一次又一次他总是听不够。看着他傻傻的样子,雪儿把他的头紧紧地搂在怀里,手指梳理着他凌乱的发丝,心里充满了无比的幸福。
       一次同学聚会上,大牛见到了他大学的女同学刘莹莹。其实也是他的前女友,分手后,刘莹莹一直没有结婚。如今看上去比以前更漂亮了,她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修长的身材,细细的腰身,高高隆起的胸部,比现在的雪儿要美丽动人的多。
        因为高兴,大牛就多喝了几杯,头晕目眩,眼神迷离,看什么都恍恍惚惚。
       聚会结束,刘莹莹把大牛送回了他住的单身公寓。她望着大牛熟悉的脸庞,想起了美好的往事。那个时候,大牛多么爱她,可是她总觉得大牛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分手后,她又谈了几场恋爱,最后她终于明白,除了大牛,她再也不可能爱上任何人。 当他得知大牛结婚的消息时,她伤心地哭了。
现在的大牛,更加沉熟稳重了,浑身散发出一个优秀男人独特的魅力。 刘莹莹忍不住把脸贴在大牛的胸前,伸手环抱住他,轻轻地解开了他的纽扣。
       第二天,大牛睁开朦胧的睡眼,对昨晚发生的一切没有一点印象。但他已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他心里充满了对雪儿无比的亏欠,悔恨痛苦,不知怎么做才能弥补自己的过失。因为他太爱雪儿了,没有她,自己一天都活不下去。
然而,刘莹莹却哭着要大牛为她负责,要不然,她就把所有事情都告诉雪儿。大牛为了暂时笼住她,就答应了她的要求。
从那以后,刘莹莹就住进了大牛的单身公寓。等他下班回家时,刘莹莹已经准备好了饭菜,吃完饭后,刘莹莹又主动地收拾碗筷,把大牛所有的脏衣服都清洗得干干净净,叠的整整齐齐。
       几周时间,大牛心乱如麻,他知道自己做了亏心事,不敢面对深爱的妻子,又不知该如何应对刘莹莹疯狂的追求。
眼看临盆的日子越来越近,雪儿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大牛了,她心急如焚,决定亲自去看看他。
       当她挺着大肚子快要走到大牛家门口时,她突然看见刘莹莹挽着大牛的胳膊从公寓里走出来,坐上公交车走了。
雪儿感觉天都快塌下来了,她没有想到老实巴交的大牛,会背着她养小三!不对,一定是哪个狐狸精勾引大牛的,瞧她妖魅惑众的样子,雪儿感觉到一阵阵恶心。看来自己真的遇到了对手,越是在这种情况下,她越是要冷静,必须像没事人一样,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丢人现眼”的事。
她走到楼门口,拨通了大牛的电话。
     “喂,你在哪儿呢?我好像快要生了。你马上来医院吧,我在妇科4楼等你。”雪儿说后,没等大牛回话,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医院。
       半个小时后,大牛也神色匆匆地赶到医院,她看到大牛就哭得像个泪人,大牛急忙掏出纸巾给她擦,一边安慰,一边用手爱抚着雪儿的肚子。
       护士过来给雪儿做产检,并告诉她还没有到预产期,可能还有几天。
       雪儿不想回家,就缠着大牛去他的单身公寓住两天。
       大牛心里有鬼,推脱说自己太忙了,怕没有办法也没时间照顾她。
        雪儿知道他的心思,非要带回公寓不可。
        没办法,大牛到一边打了一会电话后,只好把雪儿带了回去。
        开门的是刘莹莹,她满脸笑容地说:嫂子快进来,我是大牛哥请来的保姆,我刚才把家里收拾了一下。您先坐着,我马上去做饭。”
       大牛没有说什么,他把雪儿安顿好以后,就急着出去买菜了。
       雪儿挺着大肚子,在屋里转来转去,俨然像个高傲的公主。刘莹莹看在眼里,气在心里,要不是大牛苦口婆心地求她,她才不会这么傻!
饭做好了,大牛吃完饭,把雪儿带到卧室里休息。刘莹莹一个人忙里忙外,洗碗刷锅,打扫卫生,除此之外她还要寸步不离地照看雪儿。虽然心里不乐意,但是脸上还强颜欢笑。
       看着人家小两口亲亲热热的样子,她心里一阵阵钻心地疼。
       孩子出生后,是个男孩。雪儿不让婆婆伺候她,她对大牛说:“妈年龄大了,就让她好好歇歇,我对你请来的保姆非常满意,而且非常喜欢她呢。相信你也一样吧!”
      大牛再也无话可说,他什么都依雪儿,只要她高兴就好。
      刘莹莹累的腰酸背痛,她为了大牛吃了这么多苦,可是大牛却把她当做佣人一样来看待,她越想越生气,越想越觉得冤枉,她决定和大牛好好谈谈,可在家里她根本就没有机会靠近他。
       她很想出去和大牛见面,可是只要一说出门,雪儿就让她干这干那,根本没有闲的时间。
她真的受够了,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她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第二天一早,她收拾好行李,悄悄出门了,走时对任何人也没有说她要去哪儿。
       刘莹莹终于走了,雪儿轻松地唱着歌把家里她所有用过的东西都扔进了垃圾桶里。
     大牛终于松了一口气,他身边的这个定时炸弹终于消失了,他又恢复了从前的生活,可是总感觉心里空荡荡的。
刘莹莹找到大牛,她哭了。大牛不知道如何安慰她,他红着脸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爱过我吗?我只想知道这一句话。”
“以前你就是我的全部,现在我的全部是雪儿。”大牛从不会撒谎,他总是这么直来直去,不会拐弯抹角。
     “我明白了……”刘莹莹擦汗眼泪,倒吸一口冷气,她望着天上的白云,一朵,两朵,都是那么好看,还有叽叽喳喳飞翔的小鸟,天下那么大,有一个大牛不多,没一个不会少。
     “    我把一切都告诉她了……再见”。刘莹莹诡异地望着大牛诧异的脸庞,接下来就是她看好戏的时候。
大牛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回家,雪儿哼着歌,在给孩子晾衣服。
她和往常一样,热情地过来拥抱他,接过他手里的衣服,挂在衣架上,端水倒茶,丝毫没有任何不愉快的事情发生过。
        吃完饭,雪儿翻出刘莹莹给她的照片,全是她和大牛在一起时拍的。大牛见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求雪儿原谅他的错误,哭着说他再也不敢了。
        雪儿什么也没有说,她掏出早已写好的离婚协议书,完完整整地平铺在桌子上。
        大牛从来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此地步。
        他抬起头来,一五一十地交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生怕细节不够清楚,他又重复了一边。
        雪儿噗嗤一声笑了,她翻到离婚协议书的背面让大牛看,结果是一张废纸。


      作者简介

      张春芳  甘肃天水青年作家,近年来已在网络发表诗歌,小说,散文达百万多字,现在为中华风采人物甘肃编       委,作品常发表在《雪魂》《中华风采人物杂志》等。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