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匡建华散文】蚂蚁

2018-03-25 16:26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孩提时在乡下没什么好玩的,和小伙伴一起玩请蚂蚁也算件高兴的事儿。可能是受长辈的影响,竟凭蚂蚁身体的外观将其分成好坏,都不喜欢黑蚂蚁,想请的是那小黄蚂蚁。打只蜻蜓放在那青石板上,几个小伙伴就围座一起,一起呼唤着:“黄色蚂蚁快点来,打个蜻蜓你来抬,大官不来小官来”,喊了一遍又一遍,不到半分钟,一只小黄蚂蚁就发现了蜻蜓,它在蜻蜓边转上两圈后便就飞快地爬回洞中通知同伴。不一会儿一大群蚂蚁浩浩荡荡地向蜻蜓这边奔来。

  领头的是只大头蚂蚁,可能是个当官的,摇摇身子,摆摆触角,指挥着干活。七八十只蚂蚁把蜻蜓扛起就走,好像十分轻松,很快把蜻蜓搬到洞口,因为蜻蜓太大,被卡在了洞口,进不去,也出不来,有时蜻蜓还会把蚂蚁压在蜻蜓下面,蚂蚁们也会马上来救它。蚂蚁们反复调整蜻蜓位置,试着进去。但试了好几回,都失败了。蚂蚁们只好把蜻蜓咬成小块,一块块地搬进洞了里。它们干起活来与人类天然的相似。

  蚂蚁上下树也有次序,往上爬的蚂蚁和往下爬的蚂蚁在碰头时大都要相互“吻”一下,然后再继续赶路,有的则见了面绕道而走。似乎蚂蚁王国里也很讲规矩,蚂蚁有情感,还有思想。

  当你俯下身体近距离观察,蚂蚁们来的来去的去,两只迎面有的擦肩而过,好似街头熙熙攘攘人群中互不相识的陌生人一样。有的则稍作停留,彼此用触角相互接触一下,然后各自东西,转眼间就消失在蚁群之中。看多了不免琢磨起来,这蚂蚁是否像人一样,路上遇到熟蚁,稍作停留打个招呼?或是路生,问路什么的。

  在看那些散落的蚂蚁,有的是一只,有的几只。它们的行踪飘忽不定,一会东,一会西。哪里来,到那里去,没法让人明白。也许是在回家的路上;也许是在找食物;也许是出来散步,旅行,去朋友家……,这些都不得而知。

  如果你到一百多层的摩天高楼,或到飞机上俯瞰地面,地面上的人群就像小小的蚂蚁,来来往往的人群,或东西,或南北,或左右,因为只有图像没有声音,人与蚂蚁是多么相似。

  蚂蚁能举起几百倍的于自己体重的重物,也能拿下比自己大几百倍的活体食物,且记性特别好,有自己的组织机构,分工合作,加上大多数蚂蚁没有生殖能力,也少了些情感方面的创伤,它们是靠什么凝聚在一起,官员是否有特权,都是一个密,但在蚂蚁自己的世界里是伟大的。人和蚂蚁相比是庞然大物,人类觉得自己很伟大,不经意一脚下去就可把蚂蚁踩得粉身碎骨,随意吹一口气也可把一只蚂蚁吹得无影无踪。可人相对于浩瀚无垠的宇宙,也是微尘一粒。像汶川大地震几万条生命在大自然面前也是显得如此脆弱不堪,转眼间灰飞烟灭;飓风来时,人就会被那一口气吹上半天云里;当河口决堤时洪水吞噬一个人的生命也只要几秒钟……,那时那刻的人照样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

  人的生命渺小与脆弱与蚂蚁没有区别,与形体的大小及智慧也没有关系。相对宇宙来说所有的生命更是微不足道。每一个生灵就像一座小山,近看你是伟大的,远看时才知道是多么渺小,因此那自信只可能来自于自己的世界里。

  如今已经长大成人,观察蚂蚁这种充满浪漫充满童贞的游戏自然就在记忆里,新一拨的小孩子又无师自通地玩起观察蚂蚁的有趣游戏。蚂蚁好比就是一种亲切而久违的诗意,让他们身心浸染其间。

  有资料记载,蚂蚁遇到小河挡路时,成片的蚂蚁会在平缓的河滩上互相紧紧地抱在一起,慢慢地结成一个圆形“蚁球”。大约半个时辰,蚁球就趟过一二十米宽的河面,安全抵达彼岸。从蚂蚁们能“同心协力”战胜灾难这点来看,很值得人们去认真学习探究。

  蚂蚁弱小而不自卑,遇困境而不叹息,让心浮气躁的现代人感到自愧不如,其实人生更需要乐观、勤劳、坚韧、团结等“蚂蚁”元素,活得朝气蓬勃,汲取它那“有益”的生命特质营养提升自己的人生品位,进而用于完善自己,肯定比“蚂蚁”们做得更好。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