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竹韵散文】柳笛

2018-04-13 11:2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经常看到有人在诗歌里赞美迎春花,说它是春天的使者,是它把春天带到了人间。我看不尽然,在我的家乡,比迎春花开的更早的是江边一丛丛山柳上的毛毛狗,它才是迎春的使者,才是春花第一枝。只不过它没有鲜艳的色彩,馥郁的香气,妩媚的花姿,所以往往被人忽略而遗忘。它相貌平平,实在不能成为诗人笔下的主角。
       儿时,家乡的河堤上,水洼旁到处都是不起眼的山柳,它没有明显的主干,从根部发出几十根细枝,七叉八叉的随意生长,没有什么造型,也长不高。因为每到秋天,它就被庄户人家抹头割了去,要么成了捆柴的绳子,要么成了灶膛下的柴禾。但是只要春天一到,它便又蓬勃的长出了更多的枝杈,它就这样顽强的生生不息。它的枝干瘦弱,却根系深扎,紧紧地护着脚下的泥土,它不计较人们对它一年又一年的砍杀,而是尽职尽责的守护着堤坝。夏日里,突发暴雨,河水泛滥漫过了它的身影,整块地的庄稼被掠夺般的摧毁,片甲不留。待水退之后,你看它匍匐在泥里的枝干,过不了几日便又慢慢地直起了身子。它就是这样不屈不挠,不张扬,也不炫耀。
        每到初春时节,田野里还是灰黄一片,憔悴的树木还在积蓄力量,等待阳光雨露的滋养,等待着生命的勃发,只有些许野草泛了一丁点的绿意。可是这些山柳却已经把春天搬上了它的枝桠,你看,它先是随风伸展腰肢跳起柔美的舞蹈,又换上了淡青色的外套,枝条上淡淡鼓起的芽苞里孕育着毛茸茸的宝宝。这时,田野里就会不断的传来“呜-----呜-----”的柳笛声。柳笛是大自然送给孩子们的乐器,柳笛声声,清脆而悠扬。
        柳笛就是用山柳的枝条做成的,在它的芽苞还未鼓出之前,折下一段笔直没有分叉的柳条,将断痕处的外皮扒开一点点,露出里面湿漉漉,光滑而白净的骨,左手捏住枝的下端,右手顺着顶端将外皮轻轻一扭,外皮与骨就会分离,就这样自上而下的一捏一扭,便会让整个柳枝的外皮与骨脱离,然后捏着骨轻轻一抽,就剩下空空的柳皮外壳。用小刀将两端切割整齐,然后再刮去一端最外层的表皮,留着里面嫩嫩的一层,薄如蝉翼,柳笛便做好了。将削薄的这一端轻轻捏扁,放在嘴里,使劲一吹,那“呜-----呜-----”的笛音便响彻田野。柳笛的粗细长短决定着它音调的高低,粗而长则声音低沉,细而短则声音尖锐。七八个孩子做好柳笛一起吹,你听吧,长短不一的节奏,高低不同的调子,虽然没有曲谱那样的抑扬顿挫,也吹不出优美的旋律,但是孩子们自得其乐,这大自然奉献的音乐就是春日里一曲欢快的交响。
        孩子们奔跑时吹着柳笛,游戏时吹着柳笛,有时还会像表演一样两个人互相应和,就是吹得腮帮子疼,也乐此不疲。如果觉得这个柳笛不好听了,就再折一枝柳条重新做一个,山柳顽强的生命力是不介意为孩子们多奉献几枝柳笛的。柳笛悠悠,吹在嘴里,乐在心上,柳笛表皮淡淡的苦涩里似乎还有一份甘甜,那种复杂的味道便是春日的芳香吧。于是,春天在柳笛声中拉开了帷幕,它吹绿了田野,吹开了野花,吹化了冰封的泥土……
        长大后,认识了很多种乐器,那些乐器演奏出的曲子或优美或高亢,总会让人心潮起伏,但是没有哪一种乐器会像柳笛一样根植于我的内心深处,令我念念不忘,因为那是我童年里春天的歌。
        柳笛声声,是春天的心曲,漾起了心的涟漪。声声柳笛,唤起了多少流年往事。如今,阳春三月又一年,柳枝依旧,却再也听不到那童年里的柳笛声声,那些童年趣事都已斑驳成泛黄的书页封入我的记忆。
 

 
            耿志霞,吉林东丰人,笔名竹韵,75年出生,本科学历,一级教师。东丰县作家协会会员,吉林省诗词协会会员,有文学作品发表在《小说月刊》《画乡诗词》《诗乡文艺》《东丰诗讯》《鹿乡文苑》《地脉文学》《关东诗人》《关东周末》《鸡西矿工报》《北方时报》《兴凯湖文化在线》等刊物及网络平台上。爱运动,爱音乐,爱摄影,热爱生活,用阳光的心态笑对人生。业余时间爱好写作,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安坐在角落,以笔为犁,默默书写,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