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河散文】钱溪观房小记_西部文学网—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文学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祁河散文】钱溪观房小记

2018-05-10 00:35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五一假期,再次来到美丽的东阳。改革开放40年,使这个过去名不见经传的穷乡僻壤,变成拥有中天建设、横店集团、华谊兄弟等著名企业与楼忠福、徐文荣、郭广昌、潘建伟等知名人物,有着建筑与百工之乡、影视之城和博士之都的繁华都市。
       3号一大早,阳光明媚,沿着宽畅平坦的沥青路面,17岁就在外闯荡,现已是中天旗下一员猛将的曹清云,驾大奔带我和商会的甄秘书,去距东阳市区50公里他的老家一一钱溪村转转。
        驶出市区,难分城乡。公路两旁明亮的厂房、漂亮的小楼十分洋气,建筑立面多是精美的石材雕饰。就如昨天去洪良村参观红枫林养老中心,村里造的房子一幢比一幢高大尚。庭院内外名木奇石,种满花草,辟有锦鲤漫游的池塘。惹得小甄羡慕不已,赞叹盖过长安城中高档的别墅。
        过了光里湖和茶场村,往磐安方向,渐渐靠近了山区。曹总说他家在东阳最偏远的山区单三乡,经济差一些,但山青水秀,吃的东西绝对生态环保。驶入山路,建筑开始散落,看着窗外掠过茂密的竹林和挺拔的松柏,嗅着绿色丘岭吹来的阵阵清风,那田野中翻滚的秧禾菜菽,漫坡里一垄垄嫩绿的茶树,真有十里春风入画卷的感觉,令人心旷神怡,倍感亲切与舒畅。
      转过村口的花园广场,沿着哗哗作响的小溪,一条水泥路直通曹总家四层小楼的门口。沏上一杯钱溪的新茶,曹总拿出一双新买的软底鞋让母亲换上。老人家很硬朗,桌上搁把新摘的菜苔,想是她午饭的菜肴。曹总介绍:钱溪加上下边两个自然村,有两百来户、千多口人,大部分像他一样在外讨生活,村中剩下不多留守老人。他母亲不愿到城里住,只好由着她。想与老人攀谈,可惜听不懂她的浙中方言,只能寒暄两句,让曹总带我们在村中走走。
        村子不大,顺着山溪与两旁山坡盖得朝向各异的房舍,也就三华里,一会就走完了。别看村小人少,但打扫的干干净净,来往的人相互礼貌地打招呼。村中有国家电网服务站,一家诊所,党支部、村委会和文化礼堂,一个小茶馆和一座小小的山神庙。一些家门口停着小轿车,或晾晒着金银花等草药。一排木结构老屋前几位老人在悠闲地聊天,吸着纸烟晒太阳。村中间长有四、五株枝叶交织在一起高大的油松和香榧,郁郁葱葱,说有几百年了。村子尽头立有座感恩亭,是外出几十年游子漂泊回归,以求村中人谅解而立的。
      这里也有条唤作清溪比流经村中宽了四五米的溪水,亭旁竖有一块河长制的牌子。清溪对面的茶山上好像正在修建陵园,曹总说那是村上的公墓。人故上山,与我陕北老家的风俗同样。曹总指指村中在建的座座小楼讲,东阳人在外住工棚,回家住别墅,讲究盖房子,可惜平时大多都空着,自已每年回来也就几天。
       往回走见一机电维修铺,门前横七竖八.堆放些旧电机、轮胎、工具,里面炉火正红。一长脸老师傅正用煅床“通通、通通”地捶击烧红的铁件,一问才知是制作撅头的耳朵。看来山区耕作,仍少不了撅头、铁锨、镰刀等原始农具。出门见一胖妇从花盆中割了两把青葱,几户人家冒出炊烟,原来已到了饭点。         
       这里的人似乎爱美,家家门前种有不少花木菜蔬,或栽培于花圃或种植于花盆,小溪石堰下甚至冒出几株挂满醬紫色桑椹的桑树。曹总教小甄辨识这是玉簪、那儿是茶花,还有可治蛇伤的天南星,如何分辨红豆杉与冷杉。在他大哥新造的楼前,种有两排有两米多高的香榧树苗,已经开始开花挂果,让人怜爱。
       在一块空地前,曹总指,这是他儿时上小学的学堂。现在因学生太少,已经停办并到乡上了,只好拆了另作他用。说完又领着我们去拜见了他已经80多岁的老校长。老校长还住在已有百多年的老屋,那细格子的门扇、木柱连接的回廊与木板棚起的阁楼,仿佛诉说着钱溪的往昔,与村中其它建筑共同构筑着这座山村的历史与未来。
       我观村中房舍不甚齐整、成色各异,不如其它村庄,揶揄上年卸任村支书的曹总将美丽乡村建设没规划好。曹总解释,钱溪村在条峡谷里,由于地少,各家宅基地面积仅百平方米,房屋均顺山型水势而建,加之经济能力不等,所以住房什么的样式都有。
        经其指点,我留意到除了少数木梁瓦顶的老式建筑外,钱溪村的第一代房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砖混结构的小二层;第二代为七、八十年代外墙喷涂的三层楼板房;第三代已是本世纪初现浇贴磁片的那种带露台四层以上的了;而近年来的第四代农舍已装了地暖、电梯,修建有车库、地下室、酒窖和家庭影院那种别墅式建筑了。
        当然这种建筑费用已在百万以上。午饭安排在三单乡附近曹总的朋友单可孝家。47岁的老单在他新建的6层楼房的二层,用自已钓的溪鱼、釆摘的鲜笋,自家腌制的火腿、咸菜和自养的土鸡等农家菜招待客人,还开了坛自酿巳有五、六年的高粱酒。观其新宅,一层用来酿酒,二层是客厅餐厅和厨房,三层是自已居住,四层以上出租。其后院是座石质的小山,长满翠竹,已经被挖掘机挖掉了一半;20多米的崖壁下还挖了一个十来米长,四、五米宽的水池,池中生有不少螺蛳。
        爽快的老单说,他造楼花了百多万,挖山耗去了百万,计划将院后的山再挖进去个二、三十米,搞个再大一点的鱼塘,将周围的竹山流转承包过来办个农家乐。可惜资金还有些不足,希望老友能够投点资,肯定能赚钱。讲到兴奋时,他说自已过去曾是乡上的联防队长,喜欢打猎。现在植被好了,能打着野猪、麂子等。你们明年来,我肯定把一切搞定!
        离开时,曹总说他的那幢小楼是2000年建的,以后重装一下,现在想搞个小花园。他在东阳市也有一套别墅,但平时亦多在西安。我想现在的农村变化巨大,人口向城镇集中的速度加快,许多村落开始空壳,建那么大的房子好是好,大多空着不也是浪费吗?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