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祁河散文】北川行

2018-05-12 06:37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从绵阳往西北方朝江油方向,过青莲李白故居再转新北川(原安县安昌镇),渐渐进入山区崎岖的道路,当车辆转过一个弯道开始下坡,远远地已能看见老北川的废墟,路旁横卧与右边崖壁上悬空的巨石,想是地震发生时的遗物,让人心惊胆寒。
这趟荡涤心灵的灵魂之旅,是由好友崔煜与黄嫂安排的。适逢五一小长假和“5.21”四川汶川大地震十年之际,前来瞻仰地震遗址与祭奠罹难同胞的游人与车辆还真不少。在游客中心停车场与遗址入口处,拥挤着欲乘电瓶车参观嘈杂的人群,有许多黑衣保安耐心地疏导着车辆及游人。陪同的绵阳地方电力的黄总、邓总说,这些年由于震后河床抬高,发生过多次泥石流加上绿化及野草生长,将废墟原有的状况遮掩了不少,所以老北川减弱了不少阴森肃杀的气氛。
 即使这样走进这里还是感觉到不安和心悸,不由禁声和放慢的脚步。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座坍塌开裂、歪歪斜斜的楼宇,许多已经夷为平地,到处是横七竖八的水泥横梁、墙体碎块、残破门窗、钢筋线管,被砸坏的各式车辆、门头牌匾、广告灯箱,废墟瓦砾中有“北川羌族自治县财务结算中心”“12315投诉举报中心”“人民保险公司北川分公司”等单位白底红字的标牌,还有震后竖立的“曲山小学”“景家山崩塌”等遗址标识,告知人们这里原有多少人、遇难某某人及原有建筑和不幸者的照片,不免令人嘘唏不已。
回想十年前这场灾难,远在600公里外的西安也有震感,我在四楼的办公室已感到头晕和站立不稳,跑下楼时街道站满了人,通讯中断。当时单位家属楼工地塔吊因强震还出了事故,司机从高空中坠落遇难,可见汶川大地震的破坏力之大。黄局告诉一行:此次地震汶川虽为震中,即地壳发生破裂的起始点,但不是应力最大的位置,其破裂方向往北东方向延展,所以破坏程度最的大却是北川。在大地震中北川倒塌房屋20多万间,造成15645人遇难,4311人失踪,近3万人不同程度受伤,整个县城沦为一片废墟。
如果不是身临其境,就不知道大自然的力量有多么浩大,就不会明白这场灾难给人们带来多么大的心灵创伤,也不会了解多难兴邦的真谛。在北川中学遗址前,整个学校被地震垮塌的山体掩埋,除了在室外上体育课的23名学生和外出参加 活动的60名师生外,数千名师生无一幸免,若大的校园只露出一个篮球架和一个还飘扬着五星红旗的旗杆。不少母亲带着孩子在这里敬献一束束黄色或白色的菊花,来祭奠那些已经故去而不知姓名的风华少年,告诉孩子要珍爱生……
在空难发生的那一时刻,英雄的北川人立即展开了自救,在党中央和解放军及全国人民的救援与支持下,全力抢救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救治伤员、重建家园,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气吞山河的英雄事迹。记忆深刻的是勇斗死神的龚天秀,46岁的她和丈夫同被压在废墟下,丈夫因救她永远地离去,为了履行丈夫临终时“不见儿子,决不能死”的嘱托,她用石头砸断自己的腿,用锯子锯断自己的脚筯,靠喝自己的鲜血,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意志和伟大的母爱坚持到被救,着实教人敬佩。还有可乐男孩杨彬彬、芭蕾女孩李月,虽然都在地震中致残,但都坚强乐观的对待生活,展现出人生的精彩。
离开北川地震遗址博物馆的时候,低垂的天际开始下起了小雨,像是人们挥泪告别这个让人心碎的地方。望着那震后仍然屹立的羌寨碉楼,渐渐地消失在那苍茫的崇山峻岭,再次进入新北川。新城名为永昌,据说是时任总书记胡锦涛取北川新址永安和安昌两镇头尾而命名的,意为永远繁荣昌盛。其占地8平方公里,离老北川县城23公里,由山东省投资44亿援建,十分古朴和富有民族风情,街道与建筑精致漂亮。
最典型的是巴拿恰(羌语做买卖的地方)商业步行街,街前矗立有羌族特色的牌坊与碉楼,宽阔的石街两边是古色古香石砌的各色店铺,不时有西洋式四轮马车载着游客叮叮咚咚经过。商店中着鲜艳羌族服装的姑娘,热情地招呼推销北川的土特产,尤以腊味畅销。街面多以羊的形象做装饰,原来古老的羌族以羊为祭祀的图腾。导游讲羌族的先祖为炎帝部落姜氏,后与黄帝部落相互融合,其中一部分西行或南下,与当地土著居民融合,至秦时建有义渠国等,到汉时及东晋十六国时也建有前奏等国家。传说治水的大禹也是羌族,其故里就在北川。
巴拿恰商业街的两端分别建有禹王桥和大禹广场,怨不得北川人有着大禹治水,勇于战胜自然灾害的大无畏的气概。在大禹塑像及十层高的碉楼留影后,回程时吟得一首:十年一梦到北川,楼塌屋倒心胆寒。石飞山崩今犹在,罹难魂牵车不前。天垂云低肝肠断,黄菊花祭龙尾山。感天动地唯母爱,羌寨碉楼新家园。

作者:郝小奇,笔名、 祁 河 ,曾任工厂党总支书记兼副厂长、市委副秘书长、西安日报社长。经济师、高级政工师、高级编辑职称。现任市规划委、决咨委委员,黄土画派成员、曲江摄影学会会员,黄土画派艺术报执行总编。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