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玉霞散文】这些树_西部文学网—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文学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李玉霞散文】这些树

2018-06-03 09:05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上班的路上有一排梧桐树,树不大但刚劲挺拔,深灰色的树干并不粗壮,树皮不知何故已脱落,只留光滑的树身裸露在空气里。树枝极力向四周铺展开又匆忙奔向高空,好似被风刮翻的雨伞永久地撑持在那里。树叶像及了枫树的叶子,只是秋霜会将它们染成一片深褐色。这不是一般的梧桐树,它有一个洋气的名字——法国梧桐,不过我还是习惯称它为“这些树”。
       最初注意到这些树是在炎热的夏天。夏日正午的阳光似乎将所有的光芒都肆意挥洒在这条路上,水泥路面被烘烤得火热,鞋子踏上去险些被熔化。这些树不早不晚恰到好处地出现,将一丝丝清凉随稀疏的枝条、零碎的叶子悄然注入行人的心里,尽管它的叶子不足以遮天蔽日,阳光尽可能地钻过任何一个缝隙留下斑驳的影子,周围的热浪依旧扑面而来,但它能给人带来内心的安宁与清静。
       秋天来临的时候,这些树绝不负这个收获的季节,银杏般大小的果实缀满枝头,摇曳在秋风里逗引着行人的目光,让每一个经过树下的人不止一次地奢望它们会飘落在眼前,以便探究里面是否隐藏了神奇。
       冬天,最属这些树特立独行了。这不是一种四季常青的树,但它的叶子并不着急落下来,尽管其它随季节知冷知热的树早已纷纷秃了枝头准备休养生息,唯有这些树依旧顶着干枯的叶子杵在凛冽的寒风里,伴随着枯叶的还有满树的果子。它们就像树中的老者,用一树枯叶诉说着岁月的沧桑。下雪的时候,大自然会用神奇之笔为这些树缀上朵朵白花。此刻,让你不能不疑惑这些叶子是否在等着与一场雪的相遇!
       春天来了,春风带着一把大剪刀早早地裁出了衣装,它用柳树做底色,用桃树、杏树做点缀,玉兰树也被派上用场了,其它树急忙伸出绿色的画笔,就等这些树为春上浓妆了。可是这些树似乎并不着急,它慢悠悠地褪去昨冬的枯叶,圆圆的果子还挂在枝头,是忘记收获了呢,还是有意等待春风的不劳而获?当春的衣装渐次就绪的时候,这些树才携了一片浅绿姗姗而来,晚知晚觉的树终究没有辜负春风的一片盛情。
        植物在春天最怕的是倒春寒,最经不起摧残的要数那些在春风里催发的生命了。今春就来了一场意想不到的降温,这些树的反应最强烈,刚刚长出的雏叶一夜之间变得和树干一样的苍白,原本的绿意荡然无存。看着这些失了春色的叶子,着实让人焦灼,它们还会缓过劲儿来么?心怀了期待,这段日子竟是如此的漫长!
       大约有一两个月的时光,这些树的枝头才有了绿意,淡淡的绿夹杂在干白的叶子当中,与这个春天更加不协调。死与生共存于一树竟是那样的惨不忍睹,让人愈发替它觉得不值!
       立夏前后,这些树的叶子终于多而浓密起来,那些败叶也渐渐隐退,生的希望终于战胜了死亡的威胁,生命的顽强终究愈合了曾经的伤痛。如今,又是满树的绿傲立在骄阳里,奉献一季的阴凉与繁盛,谁也不曾察觉它经历了一个怎样的锐变,更无法预测它将来的日子里又会遭遇什么。生命不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磨难中变得愈发顽强么?         
       从此,这些树长在了我的心里!

       作者简介:
       李玉霞,女,陕西省千阳县人,教师,平时多与文字打交道,爱好读书,喜欢抒写工作与生活中的感悟,留意自然的一草一木,在乎生命的每一个细节。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