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赵弓昌散文】赵家门楼、大院和纵目城堡

2018-07-15 00:13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在秦岭终南五台山脚下,有一座气势恢弘的关中民俗艺术博物院。在博物院的入口,有一座巍然高耸的古建门楼,被称之为赵家门楼,所有的参观者都为他精湛的工艺和砖石雕刻赞不绝口,作为参观者,我也倍感亲切。因为他曾是位于白水纵目城堡之内、我们村有名的乡绅赵子建(又名赵树勋)居住的赵家大院的门楼。据有关资料介绍,赵在1918年辛亥革命时期曾任陕西靖国军所辖司令部团队第一游击支队司令,后来成为冯玉祥手下的一位混合旅的旅长,在当时的洛北可以说颇有名望,人人皆知,在陕西及白水附近各县也是极具影响。
 
     赵家门楼和他的大院据说修建于上世纪20年代初,几乎同时修建的还有位于家乡的纵目城堡。城堡为夯土建筑,东西长约有100多米,南北宽约60余米,高约在10米以上,厚度大概也有5米。城墙的四角建有宽大的城垛。有东西两个城门,城内有南北两排40多孔窑洞,居住有三十多户人家。城内树木成荫,门院宽阔,解放后的六七十年代,村庄排演戏曲,年节村民娱乐活动都在城内进行。小时候,我们还经常沿着东边的台阶到城墙上玩耍,甚至拾猪草,夏夜乘凉,做游戏都在城墙上。
   
     赵家大院在城内的东南角,有正门和侧门,正门就是今天人们看到的赵家大院的门楼。西边有一侧门。整个院落不是很大,坐南向北的几孔窑洞,形成了厢房、门房、门楼,相互贯连的四合院。在靠城墙处附有马坊、仓库等建筑。在入室的廊道两侧镶嵌有青石的壁雕,砖木结构的厦房雕有各种木制的窗花,在窑洞正面的墙上配有精美的砖雕图案,顶部有砖砌的花格,是整个院落显得布局紧凑,错落有致,古色古香,富贵典雅。在紧邻院落东南角城墙内,修筑有一座方形、带有回廊的三层砖砌的城楼(当地人习惯叫炮楼),高宽估计在10米以上。城楼外观平整,做工精细,威严挺拔,气势颇为壮观,这些无疑成为当时纵目古城的景致(据说每一块砖都是人工打磨过的,是用石灰和小米搅拌成灰浆砌成)。城楼的底部和一过道的窑洞相连,有砖石台阶可以直接上到城楼上。底部还建有可以通向沟边的地洞,大约有一公里多长,小时候我们小伙伴们从炮楼底下的砖洞进去,经过一处水窖还一直走到出口。可惜的是,城楼在文革期间被拆除,后来进入地道的洞口也已填埋,假以时日,如若还在,估计今天仍可以通行,这些也只是我们六七十年代的记忆了。
 
   
    在我的印象中,也许是解放后,赵家门楼的正门一直很少开,记得门楼前还有青石铺成的宽大的的平台,有非常精美的砖砌围栏,和大院自成一体。在门楼的正前方,还有一口水井,大约有六十多米深,高大的井台是由大块青石砌成的,有十余平方,时间长了,石块磨得乌黑发亮。由于井深,装有一石制的轱辘,比磨面的石盘小不了多少。井台东侧还有一座石碾,一孔小窑洞,今天,这些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只能成为人们故去的记忆。
   
    今天,站在百年赵家门楼前,醒目的赵家门楼耸立在博物院的入口处,显得气势雄伟,古朴厚重。历史的烟云带走了一切,故乡的记忆变得清新,我似乎听到了它走过岁月的脚步,看到了它远去的身影,闻到了它携带着故乡泥土的味道。而当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也是百感交集,现如今即使在纵目老家城内,城墙已变得破旧,城内不少古建的窑面已经塌陷,昔日的院落也变的荒芜。由于大部分的人们已搬出城外居住,老城几乎成为了一座空城。在此,我感谢民俗博物院的收藏,感谢它的存在,它保留了一个真实的赵家门楼,亲近了我和它的距离,重拾了我的记忆,那么清晰,那么遥远,那么令人感慨。又是那么耐人寻味。
 
    岁月流烟,历史不泯。纵目城堡作为一处清末建筑,一座规模宏大、至今依然保留的百年古堡,据作者所知,在渭北乃至陕西也是少有的。赵家大院同时也是一个谜,具体什么年代修建?村民如何迁建?是先有城还是先有窑洞?由于缺少历史的记载,也是各有说法,不管怎样,它是那个时代的烙印,有着曾经的历史,有着值得记述的一笔。
   
    仅以此,献给我的家乡,我的故土,我的纵目,纵目古城欢迎你!
 
 
 
作者简介:赵弓昌,网名《怀念岁月》,陕西白水史官纵目村人,省作家协会会员。 1972年入伍,1988年转业陕西省中小企业促进局,2015年2月退休。曾任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副巡视员、陕西省机关党建协会常务理事等职,入选百度名录。现为西部文学编委会委员,西部文学作家协会名誉主席。近年在多家报刊、有关网站发表作品,部分曾入选国家重要期刊,获全国、省级等级及优秀奖多次,著有文集《我们一同走过》一书。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