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阳忠散文】映日荷花别样红_西部文学网—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文学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李阳忠散文】映日荷花别样红

2018-07-22 14:11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盛夏季节,几乎所有城市都开启高温模式,空气中的热浪让人窒息,快节奏的现代生活让人浮躁。这个时候,城郊,村庄的一切,一座山,一条小河,一片果林,或者,哪怕是一片小小的花海,一只蝴蝶,都会让你感到轻松、恬静而自然,远离那些急躁、喧闹与不安,那些由绿色、红色、黄色等元素组成的世界,远远胜过那些苍白的钢筋和混凝土组成的世界。
    是宣传部微昭阳平台的一篇“慎入!万亩荷园有恐龙出没”把我们一群驴友引到了昭通龙家祠堂的万亩荷苑。徜徉在万亩荷苑,多年来连片种植的荷花如期绽放,丰富了这块独特的地域文化。荷文化承载了昭通龙卢故里的美好生活,提升了祠堂的景观效果,也体现了莲城特色。说是万亩,其实是几千亩,其面积也不小,池塘边上,公路上,幽静的小路,尽是帅哥美女,成群结队,红妆素裹,薄如蝉翼。近看,不少荷叶上都积攒了一滴晶莹的水珠,不时有几只蜻蜓或者蜜蜂飞来,立在尖尖的荷花苞上,在翠绿、浑圆、厚重的荷叶映衬下,亭亭玉立的荷花婀娜多姿、清香四溢,像披着轻纱在池塘沐浴的少女;远望,一大片荷花开得正艳,那千姿百态的荷花,非常漂亮,一阵阵淡雅的芳香扑鼻而来,沁人肺腑。
    万亩荷苑大致分为东西两个部分,东边多观赏性荷花。置身其间,赏荷、拍荷、画荷,书写浪漫情怀,便感觉悠闲自得。在太阳的映照下,一朵朵荷花紧紧依偎着荷叶,不艳不妖,雅洁而妩媚。红的、紫的、白的、粉红的……一朵朵、一簇簇、一片片争奇斗艳,一尘不染。娇羞的荷花就在身边,有的探头探脑、有的傲然挺立、有的弯腰驼背、有的花落残红、有的遮遮掩掩……那充满质感的花瓣,带有禅意的外形,像一群来自不同世界的丽质佳人,展示着各自的绰约风姿。漫步于搭建在荷花从中的木栈道上,荷花流淌着宁静高雅的特质,一朵朵静静绽放的花朵,让人在浮躁的夏日感觉到一抹清凉。
    我们所说的“恐龙”也就出没在东边,大小几十个,有食草的,有食肉的;有剑龙、霸王龙、新鄂龙、鲨齿龙……,知名的,不知名的,有鼻孔的,没鼻孔的,宽大的前颌骨,短小的前肢以及白色的肚皮,宽大的鼻孔如同两个烟囱一般。这种模样的恐龙,应该算是恐龙界里的帅哥。只是,荷花、恐龙,两组风马牛不相及的元素放在一起,五感格外敏锐的恐龙从何而来,又从何而去,而且带着尤其浓重的杀气。是不是感觉很无奈,很可笑?
    据有关资料记载,在人类出现以前,地球大部被海洋、湖泊及沼泽覆盖。当时,气候温湿,高达数十米的蕨类植物遍布地球各个角落。恐龙、蕨类植物称霸地球。恐龙是有智慧的生物,而这一中生代时期的爬行动物早已灭绝,荷花这种一亿三千五百年历史的孑遗植物却经受住了大自然的考验,顽强地生存下来,且一直到二十一世纪仍然生机勃勃。所以,无论你在尘世飘荡多久,赏荷花、买特产、看美景、吃美食,还可以穿越亿万年前与恐龙零距离接触,且不惬意,且不令人心神荡漾。
    在古代,俗世喧嚣,在纷纭杂乱的世界里,荷花却承载了太多的文人情结,不少文人雅士甚爱荷花,不乏咏荷之作。荷花那艳丽的色彩,幽雅的风姿早已深入到人们的精神世界。《诗经·陈风》有:“彼泽之陂,有蒲与荷。”善用比兴,用池塘四周堤坝中的蒲草和荷花起兴,波光潋滟的池水,勃勃的蒲草和荷花,自然而然地想起所思恋的心上人,神态端庄,品格高洁。荷花,恋人,都有可以捉摸的外形和品格。《九歌》载:“筑室兮水中,茸之兮荷盖。”在屈原诗里,荷花是倾慕高洁、超凡脱俗的象征,表达了诗人欲与荷花为邻的向往……“涉江玩秋水,爱此红蕖鲜”,“佳人彩云里,欲赠隔远天”,浪漫主义大诗人李白则驻足荷花丛中,以荷花表达心中的爱情。曹植的《芙蓉赋》赞誉荷花,览百卉之英茂,无斯花之独灵。古往今来,欧阳修、司马光、苏轼、朱自清等历代文豪都曾流连荷塘,沉醉其间,领略镜花水月的美景,体味泛舟荷塘的旷达;近代散文作家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更让人赞不绝口。
    泛舟荷塘,置身于翻滚的万亩碧浪中,你可以饱尝丰盛的视觉盛宴。世间之大美,在于山水间。静谧的山峦、村庄,成片的绿叶和花海,构成一幅绝美的田园山水画卷。举目望去,凤凰山、龙山寨、望海楼,还有新建的小区高楼,还有小松山脚下的龙家祠堂便映入眼帘,远山含黛,近水呈绿,红荷摇霞,碧天如洗,仰观宇宙之浩渺,俯察鸟虫之印迹,遥望城市之光,细听绿荫蝉鸣,亦足以畅叙幽情,寄情于山水之间……
    一眼望不到边的荷塘,也成为鸟儿和水禽们的天堂。碧绿的草丛中,粉红的莲丛里,清澈的河道边,栖息着各色各样的鸟儿和野鸭。“落霞与孤鹭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动物与自然最为和谐相依的画卷……
    西边多产藕荷莲,叶片高大,满目碧翠。炽烈的阳光下,撑一把伞,徜徉在荷塘间迂回的幽径上,步行道两旁盛开着娇艳的格桑花、太阳花,荷藕芬芳,彩蝶飞舞,鸟虫浅唱,人群便淹没在花海中,闻闻花香、摸摸莲蓬、听听天籁、拉拉家常、哼哼小曲、随意畅想,在炽热的盛夏里也能感受到一股惬意的清凉。
    闭上眼,倚着廊椅,静听风吹荷叶的沙沙声。忽然想到荷花有很多的别名,莲花、芙蕖、水芸、水目、菡萏芙蓉、水中芙蓉、水宫仙子,等等,汉代文学家司马相如把他的妻子卓文君比作是出水芙蓉;在民间传说里,是王母娘娘身边的一个美貌侍女——玉姬;在《红楼梦》中,据说长得风流灵巧的晴雯死后变成芙蓉仙子,宝玉还作了篇《芙蓉女儿诔》寄托其哀思。荷花,自从湖畔沼泽的野生状态走进人们的田间池塘后。古代帝王将相、文人雅士与现代人都特别欣赏,但其心中的荷花却有着不同的含义。帝王将相纯属享乐之需要,两千年前,吴王夫差就为宠妃西施欣赏荷花,在太湖之滨修“玩花池”;周敦颐等迁客骚人则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赋予了多种特定的人文内涵,主要从精神层面欣赏其美艳及风骨;中国传统文化则普遍把荷花作为在人们心目中是真善美的化身,纯洁、高尚、隐逸、神秘和庄严的象征,它的灵魂是空灵的。
    记得佛经中有一则“莲花夫人”的美妙故事。说的是一只鹿生了一个美丽的女子,仙人将她抚养成人。只要她走过的地方,就会立即有美丽的莲花生长出来。莫非,这小松山脚,凤凰山下,真是块风调雨顺,景色宜人的风水宝地,鹿母莲花夫人也曾经走过?
 
作 者 简 介

    李阳忠,男,汉族,云南昭通人,笔名,草原格桑花。研究生学历,云南省昭通市作协会员,昭阳区小作家协会副主席,昭阳区教育局《昭阳教育》编辑部主任。

    曾在《中国教育报》《云南日报》《学术探索》《语言美报》《昭通文学》《昭通作家》《昭通创作》《乌蒙山》及“中国期刊网”“中国散文网”“中国诗歌网”“中国青年文学网”“江山文学网”“西部文学微杂志”等报刊、网络发表散文、诗歌等作品约32万字。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