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祁河散文】黄柏塬秋记

2018-10-26 20:57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周末约了几个老友去太白县黄柏塬看红叶,从眉县下西宝高速走至县城已中午11点半,每人要了碗擀面皮、馄饨汤和肉夹馍,每份才14元,便匆匆继续赶路。
         开车的小周福建人,已在西安生活了近二十年,但讲话仍是闽南口音,总捋不顺舌头。不知何为,进山爬坡走了约十公里才见秋韵,油表竟亮起了红灯,打电话问前方黄柏塬镇没有加油站,只好重返县城。谁知寻了三家都因停电加不成油,搞不好只能回塘口或眉县再加,几近绝望寻到第四家加上了油,众人才松了口气。原来出发前车主说油够,小周大意又看不懂“f-e”从而闹出了笑话。
         从太白县到黄柏塬镇有70公里山路,上上下下还要翻两座山,到预定的隐仙山庄还有十来公里。小周的师傅大周日诀小周不在状态,换下他亲自上阵。这时山中开始飘起了雨丝,摇下一车窗只见山峦起伏,草深林密,山顶垭口云蒸雾罩,水气飘渺,油松铁杉郁郁葱葱葱,白桦黄槭亭亭玉立,而那些参天笔挺的青杨、红桦、漆树、野核桃、水曲柳树枝上的残叶脱落的所剩无几,幸有紫荆、连香、杜鹃、银杏、猕猴桃与金丝楸、鹅掌楸的树叶还浓浓密密,黄绿相间、夹红裹翠,由浅入深、层层叠叠将整个山谷点染的五彩斑斓,美不胜收。
          而至顶峰,视线只剩下十多米,四周成了白茫茫的一片,远处的山林水涧都躲在了云雾之中。那湿漉漉的雾霭扑面吹进车厢,空气特别的清新甜润,忍不住让一车人贪婪地深呼吸了一阵。再转下沟底,迷漫的云雾逐渐消退,路边的山茱萸红成一片。前边的一些车辆停了下来,游客纷纷下车冒着濛濛细雨观景拍照。山根下白墙黑瓦的农舍房顶飘燃着袅袅炊烟,屋檐下垂挂着金灿灿的苞谷,篱笆栏杆后几只土鸡觅食,场院中置放有三、四十只蜂箱,好一番山居秋瞑景象。
        我前些年秋日是来过黄柏塬的,知晓景区已经不远,已游过大箭沟与原始森林,那里沿傥骆古道和湑水河可步行到周至老县城,可惜没有走到半路折返。这儿常有国宝大熊猫经常出没,著名的“白雪”就是在这里被救治的,因此黄柏塬又被称为熊猫小镇,暗想如能邂逅就太幸运了。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果然不久就到达了核桃坪二组的隐仙山庄。很快安顿好房间已是下午五点钟了,欲去景点已来不及,便先点了餐沿公路随意溜达。
         山里的天气说不准,此时细雨又停,信步走到一农家小院与一老汉老婆攀谈起来。这里的正房都盖得很大,进深也长,厢房旁生一巨大核挑树,一问已逾百年。老汉已六十有二,抱着孙儿,说三个孩子都没出去打工,收入主要靠种药材。他指遍河川的山茱萸说,等天晴就要摘这茱萸呢,一斤十来元,人手还不够呢?旁边的老婆问,你咋不住俺这儿,俺这才一百元。看看房间还算干净,说已在下边的山庄住了,只能下次。大周满头花白头发,让老婆猜猜他有多大年龄。老婆说与她老汉差不多,惹得大家发笑。老婆说多在俺这住好,能长寿,你看我头发还是黑的,不像你年轻轻的头发就白了。我婆婆都九十七了!
         往回走时,大周给同行的郭、任两位女法官出题儿,问呆这儿活百岁,在城里只能活七、八十选哪儿?俩人异口同声答选城里,说这儿风景虽美,空气新鲜住上两天还可以,长了肯定不行。我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故土难移,都离不开生养的环境,各有各的活法。吃罢再钻进电热褥烘暖的被窝,寂静的山庄很快让人入眠。
        第二天清晨,预报的多云天气却又飘起了小雨,山头被一抹抹云雾笼罩着且越积越厚。我建议先去原始森林稍走几步,将重点放在大箭沟观水,看来这次又不能穿越去老县城了。几个接受了我的提议,买了门票,租了雨伞,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泥泞的路面向观猴点走去。我与昆明兄各扛着一把伞,指点着山崖旁捆绑的木梯与圆木挖凿的蜂巢。突然发现三十米开外的砂石路上,有一只头羽金黄、腹下深红,拖着一束长长尾巴的锦鸡一窜一窜、左顾右盼地走着。我急忙打开相机按下快门,大约是受了惊扰,锦鸡掉头一闪就钻进了密林。我还是第一次在野生状态下拍到红腹锦鸡,真有些心喜若狂。
        再往前走,路边又窜出一只灰色的松鼠,它用黑溜溜的眼
珠张望了一会儿山外来客,又不慌不忙的跳上树干,转眼又不见了踪影。而沟溪旁搭建的网棚饲养珍珠鸡、孔雀还有大鲵,想必这里的金丝猴也是人工招养的。近年来随着秦岭生态的修复,许多地方如柞水的皇冠、佛坪的熊猫谷、周至的王小涧、洋县的华阳都能见到美猴王的身影,大部分是由人工投食引来的。黄柏塬的金丝猴也不例外,也是由当地护林员、野生动物保护站的人员,定点定时喂养,并供游人观赏。
         走了一里多路,远远就能望见树梢晃动处有猴群跳跃,彩条布与塑料布搭的窝棚前,有人端着红色塑料盆喂食招呼猴群聚拢。四五只体型较大的金丝猴大大方方的向人讨要食物,两只小猴竟飞身跳到一男一女两位游客的肩头,再双脚蹬上头顶,用两条长臂搂住人的脖颈或两腮与人亲近。每当有新客走近,树上地下的猴子就会发出“吱吱”的尖叫。喂猴人介绍猴群有50多只每天早晨八点从深山赶来,中午时分散去,那只强壮健硕的公猴便是猴王。它们以树叶树皮嫩枝果实为食,主要生活于海拔1500-3000米的落叶阔叶或针阔混交林中。
        与这些秦岭精灵们如此零距离亲蜜接触,两位美女法官还有些胆怯,我好不容易逮住机会拍起了特写。这种秦岭特有的金丝猴亚种,蓝色面容,红色险颊,鼻孔仰天,嘴角微翘,背披金丝,尾长及身,腹部灰白,闪着机灵的黑眼睛,或追逐打闹,或互相搔痒,或闭目养神,有的觅食咀嚼,有的四处张望,有的吊起双臂荡起秋千,而有的玩起高低杠从这棵树飞到那棵树上。还有几只调皮的小猴子,抓起树梢荡向对岸的树丛,喂猴人不停地喊着并用弹弓发射小石子,说是吓唬吓唬怕它们走失了。
       离开了猴群,又赶往有着小九寨之称的大箭沟景区。这时雨大了起来,山风吹起手背还有些冷嗖嗖的感觉。为节省体力我们先乘电瓶车到达单趟的终点,再冒雨下至沟底沿搭建的木棧道顺流而下。虽然淫雨霏霏,丝毫打消不了游人的兴致,小壶口、三叠瀑、贵妃潭、七彩石……真乃秋水长天、秋叶斑斓、秋草萋萋,一步一景。尤其是千百年水击浪拍所冲刷雕琢出的岩石花纹,曲线交织、云纹豹斑,碧绿橙红、千姿百态,让人生发无尽的想象与感慨。正可谓:石借水而妖娆,水依石而妩媚,水溅石而生韵,石出水而染色,水石交融、相应成趣,才将黄柏塬装扮的如此俏丽。
        及钓鱼台上岸,回望一潭碧水波光粼粼,清可见底。风停雨住的水潭中,不知何时浮游上来一尾尺长的黑褐色鱼儿,引来游人的惊呼。能看到这么大的秦岭野生细鳞鲑也属难得,它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居高临下拍摄了几帧,没带长焦,与拍到的红腹锦鸡一样只照了个轮廓,算是个小小的遗憾。几人相约,下次定要来一次穿越。
 
作  者  简  介:

 祁 河 , 55年出生,木工出身。自学电大中文,毕业中國轻工业管理干部学院政治经济专业、中央党校经济管理本科、研究生班。在企业工作19年,考取公务员从事区域发展研究三年,文稿文件起草10年,媒体6年,曾任西安日报社长。经济师、高级政工师、高级编辑职称。现任黄土画派成员、曲江摄影学会会员,黄土画派艺术报执行总编。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