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祁河散文】买菜做饭话今昔

2018-12-16 21:06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离开工作岗位,不少故旧见面总问现在干些什么?“买菜做饭!”我干脆地回答。一些人不信,更多人赞许:“你日子幸福。”可不无官一身轻,想想辛苦了46年,该是享受一下幸福美好的时光了。
    退下来第一天遇到的问题,便是买菜做饭。以往无论上幼儿园、保小与在工厂上班,进修和到机关坐班总是吃食堂。只是40多年前上中学时父母下放至汉中,留我一人独自在省城守家,胡日鬼学会了蒸馍擀面炒菜,大约有四五年买菜做饭的历史,以至后来还买过几本菜谱钻研,成为逢年过节家宴的掌勺。                      
    以往吃现成惯了,一切又得从头开始。但如今的买菜做饭与昔日绝不能同日而语,或曰天壤之别。首先,四十多年前买菜要去国营菜场,买米买肉买油买豆腐都要票证。当年住雍村平房买菜要去和平路的国营菜场,买米买面要去建国路国营粮站。印象中能供应的品种很少,就是白菜萝卜西红柿、黄瓜茄子莲花白,买一些细菜还得去东大街的炭市街。其二,烧火做饭主要靠燃煤,最初是煤球、钢炭,七十年代改成蜂窝煤,八十年代才有了煤气罐。每月要借架子车,带上煤本到八道巷排队买煤,小心翼翼搬上搬下,弄得一身汗一脸黑,包括换煤气罐都是最重的家务活。为怕不够烧并为冬天攒下煤取暖,在家里还盘了个拉风箱的柴火灶用来烧水烙馍。
    四十年间几经搬迁,从大杂院到租住城中村,由小单元至双厅双卫的大套房。新世纪已有了暖气热水与天然气供应,厨房有了各种现代器具,告别了烟熏火燎的蜂窝煤时代,买菜做饭越来也越轻松愉快起来。虽然从四方城的繁华墙圈内,迁移到以往人少车稀的大北郊,可随着古城的日新月异,百姓的吃穿住行越来越便利了。
    小区门口就开了四家有菜可买的小超市和有豆芽、豆腐、豆干、面条、蒸馍、土鸡蛋供应的爱菊“群众厨房”。向南过凤城八路还有“米禾生鲜”两家中型蔬菜副食品超市,再朝西到开元路和凤城六路十字有家品种更加齐全的“成山农场”连锁超市。向东十分钟还有徐家湾等两家稍小的农贸市场,但似乎不大景气,只是应急去买过锅盔、鸡蛋和葱蒜。而我更喜欢穿过新建的开元公园,到大型室内的开元农贸市场吃碗肉丸糊辣汤或水煎包再买菜,或舍近求远上“五二四厂医院”对面的露天农贸市场拣点便宜,顺便也锻练了身体。偶尔还会去更远一点的“华润万家”或近一些的“卜蜂莲花”购买鸡脯肉、腊牛肉、鲜猪肉或牛棒骨和海鲜品,妻子说那里的东西比较放心。
    说是买菜做饭,儿子在京求学,妻子还上班早中餐都吃食堂晚上又讲过午不食,平时在家就我一人。往往熬锅稀饭喝三顿,炒俩菜吃两次,买回来的菜有些来不及做就不新鲜或放坏了。只有儿子放假回来或将老母亲接来小住,似乎买菜做饭才有劲头。儿子爱吃肉,就去买些排骨、鸭腿或牛肉,配上土豆或白萝卜红烧、清炖。母亲喜吃馅,就去买点猪后腿铰好,再买些饺子皮,配茴香、韮菜、荠菜等当季时蔬加大葱生姜香油拌馅包上顿饺子,热乎乎地回忆当年一大家子包饺子的热闹。
    其实,现在买菜做饭方便极了。主食馒头、烧饼、包子、花卷、葱油饼和手工面、棍棍面、剪刀面、刀削面、旗花面、炒面、麻食、馄饨超市与农贸市场都有,买回加热和下熟就得。想吃啥菜有啥,随着设施农业和物流业的发展,蔬菜的供应已突破了季节时令的限制,即使严寒的冬天照样能买到鲜嫩的豆角、带刺的黄瓜、翠绿的青菜、粉红的番茄、艳丽的彩椒、诱人的蒜苔。而海南的秋葵、苦瓜、四季豆、冬瓜,云南的豌豆尖、茨菇、佛手瓜、折耳根,广西的豇豆、莴苣、油茄、香芋,广东的菜心、芥蓝、油麦菜、龙须菜,浙江的马兰头、鸡毛菜、茭白、冬笋,湖北的莲藕、菜苔、苋菜、凤头姜,山东的蛇瓜、茼蒿、苤蓝、大葱,河南的菠菜、菜花、芹菜、铁棍山药,四川的大青菜、红油菜、青辣椒、抱子芥也上了西安人的餐桌。
    那些过去只有在高级宾馆饭店菜谱上的海鲜——石斑鱼、基尾虾、扇贝、蚬子、生蚝,还有大闸蟹、火腿乃至进口的三文鱼、北极贝、雪花牛肉也都进入了平常百姓家。更不用说那些可现宰的活鸡活鸭,现开膛刮鳞收拾干净的草鱼鲤鱼黑鱼和黄鳝泥鳅了,还有各种包装的腊味、牛羊肉片、鱼丸、水饺、汤圆以至于配好的菜,五花八门的饮料酒品。而40年前在和平路国营菜场,见过的海鲜只有带鱼、马面鱼、虾皮、虾片和海带几种。去买醋打酱油还得自带个瓶子,看营业员大妈将漏斗插在瓶口,再从酱油醋缸里用“酒提子”舀上一提子灌入,生怕她洒在外面。而打油时递过油票和钱,营业员会用装在大油桶上的一个吸虹设备调整好刻度往下压到底,食油会顺着油管喷入油瓶一点也不洒出。
    其实国人节俭惯了,也许是短缺经济和饿过肚子的印迹,即使生活越来越好,市场供应愈来愈充裕,口袋里的钞票也稍微鼓起来一些,去买菜也要货比三家,平日炒菜做饭也以家常为主,不愿奢侈浪费。我比较了一下露天农贸市场的菜价就要低个一、二成,下午超市的一些菜品会打折,前两天门口的小超市蒜苔与麦芹才卖一块五,让我高兴坏了,各买了二斤吃了几顿,再去又涨到三块五了。不像北面的开元农贸市场名码标价搬得比较硬,像我又不会讨价还价,就多转几个摊位。前阵子山东寿光遭了水灾,西红柿价到了四元五堪比三亚让人嘬舌。不过本地的西葫芦、包菜、菠菜、有机菜花出奇的便宜,肉价也比较平稳。
    为了调剂口味,我还去市场买了两只能密封十公升的玻璃罐子,就用凉水生姜花椒食盐线辣子腌制泡菜,什么洋姜、花白、胡萝卜、白萝卜、芹菜、豆角、蒜苔统统都可一泡,味道绝佳。尤其是用泡菜做酸菜鱼绝对的美味,特别是炎热的夏日喝一碗泡菜水,解热消暑,如饮琼浆玉液爽快极了。那天与老友聊天,说比起四十年前,如今的日子天天像过年,所以要珍惜日子过好每天。定要坚持买菜做饭,享受这美好幸福的时代,这也是老有所乐的兴致之一。

作者:郝小奇,笔名、 祁 河 ,曾任工厂党总支书记兼副厂长、市委副秘书长、西安日报社长。经济师、高级政工师、高级编辑职称。现任市规划委、决咨委委员,黄土画派成员、曲江摄影学会会员,黄土画派艺术报执行总编。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