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翔鹰随笔】有雪的日子,真好

2018-12-31 16:0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有雪的日子,真好!四处望去,除了白,就是白。真想去雪地里走走,在雪地里随心所欲地走,漫无目的的走,似乎也是一件很享受的事,只是,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许久,许久,似乎丢了某种让自己随心所欲的心境。  抛不开的杂烦,忙不完的尘事,除了一日三餐,种好自家的地,看好自家的门,还要牵肠挂肚地操持着孩子们的未来,更何况如今更是老来添子,终日里,时间总是紧之又紧,属于自己的时间真的很少,很少,其实这就是为人父母者的必然。没信过多的时间让我可以去沉浸什么季节幻变的凋零或是繁盛,也没有时间让我去随心所欲地信步游走,孩子太小,必须时时看顾,必须远离人群聚集的地方,谨防流感的侵袭,因此,每日我只能陪着孩子窝在家里,出门,也只能是小跑步地去院子里上个茅厕,连停留一会也是不敢的,深怕小小的人儿一会看不到就会出现什么状况。
已记不得这是第几场雪了,总之,今年的雪很多,很大,与记忆中的往年相较,今年的雪真的很丰厚,每次在院子里看着园子里的雪,都有一种很神往,真想跳进去堆几个雪人,打几场雪仗,可惜,也只能是匆匆地一想,既没有时间,也没有人可以为伴,心里暗许‘孩子啊,你快点长大,长大了妈妈带你堆雪人,打雪仗’。看到雪,每次总是很自然地就会想到小时候,什么堆雪人打雪仗那都是童年里很儿科的游戏,那时候我们很会滑雪的,什么冰刀、爬犁、甚至是最简易的塑料袋,都会成为我们整个冬天快乐的主题与源泉,我们会举行各式各样的比赛,在冰摊上,沙包上,一条被车碾瓷实了的土路上,都可以成为我们的赛场,那时候的我们,比麻雀更加地欢愉,更加地不安分,总是一出巢就忘了归巢,总是要爸爸妈妈呼喊着才知道回家。
看到雪,也会想到麻雀与兔子,那时候我们会想尽办法用筛子扣麻雀,利用雪厚兔子跑不动而抓兔子,那时候一到冬天,麻雀与兔子总会遭殃,恐怕那时候麻雀与兔子都很害怕冬天的到来吧。如今,雪依然很厚,很白,麻雀比那时候似乎多了许多,整日在院子里转悠,它们已经不怕人了,总是紧挨着我们的头顶飞来飞去,幸好麻雀不是什么害鸟,对人并没有什么大的害处,它围着院子转无非是想找一点吃食,为着当年不管我们是无疑还是有意的,对它们所产生的伤害的缘,我总是将家里的剩菜剩饭,或拿一些馍馍,扔在院子里让它们来吃,也好让它们的冬天好过一点。
雪于我们而言,是无声的,总是静悄悄地下,静悄悄地,自顾自地白着,至少,在眼界以内的整个世界里,白的光芒四射,白的纯粹,白的干净,透彻,那白是凛冽而甘醇的,我素来喜欢这份独白。
看到雪,还会想到梅花,说实在的,我从未见过真正的梅花,但我总是可以想象出那凌寒独自开的梅花的傲气与香魂,那花色可以是粉色、红色,但因为雪的衬托,无论它是什么颜色,在那种纯净的白的衬托里它一定会是一种很极致的妖娆与美丽,什么出水芙蓉在它面前应该都是落俗的吧。那时候,我总是会凭借着自己的想象,在雪地里涂鸦,画着清丽脱俗的梅花,并且顺手将那首梅花的诗写在旁边,那是我最喜欢也感觉最惬意的事了,也总是喜欢忘乎所以地傻笑着疯跑一会。
想起那时,似乎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人长大了,心绪就会变得复杂,一旦成家立室,心中更是装满了油盐酱醋茶,装满了各种颜料,调料,装满了阁老拐角处的蛛网尘灰,一颗不再纯净的心,已容不下生活以外的一些风景,一双蒙尘的眼睛,更是看不到远处的风景,一双眼所触及到的,就是一个家的四壁与墙角。
曾经,有人跟我说‘一个喜欢文学的人,因为她的心里始终有一片净土,因此,你可千万不要把那片净土给丢了’,曾几何时,我也引以为傲,觉得自己有一片无人可以触及的纯粹的干干净净的领域,可,日子就是一个大熔炉,我们每个人都在它的里面,被它融,被它铸造,不管你是被造成了铁还是钢,那里面不可能没有杂质的,因此,渐渐地,我发现自己也脱不了那种世俗,我们本就存活在世俗的空间里,有有谁真的可以置身世外的活着。我喜欢写,爱写,只是因为我想将自己心灵的感触真真实实的记录在案而已,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存活的方式,这只是属于我自己的方式而已。真正的净土,始终就在我们的身边,就是这美好而纯净的大自然。
心里装的太多就会累,就会结网,就会蒙尘。我们需要净化,需要让自己轻松一点,明朗一点,因此,我们就该去大自然中多走走,多看看。只是,生活的压迫与紧凑,总是令人变得很专注,很机械,往往会忽略了身边自然的风光。就如同这片雪域,这片纯粹的,白的天地,看一眼,再看一眼,总是令人不自觉地深呼吸,吐纳,体内必有一丝浑浊被吐出。也正是为此,才会有许多人为雪痴狂,为雪而赋诗吧。
关乎雪,心里有着太多的词汇与情感,因为太多,却反而会混淆,不知究竟该如何去表达,心下也泛起了白,这白与空有关,与瞬间的心灵被倒空有关,真的,雪似乎就有这样的力量,白就白的彻底,白茫茫的一片,混沌间便白出了空无的轻。趁机便多看几眼,多呼吸几下,也算是一种小小的吐纳吧。
因为雪,一切变得更加清晰可辨,任何落入白的底色里的生灵,都会越发的生动,越发的让人一眼就能看透,比如那些草木,那些鸟类,那些猫猫狗狗,一个身影,一个足迹,就将陷入死色里的疆域复活。
有雪的日子,真好!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