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夏荷听雨散文】岁月流逝

2019-02-14 20:51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岁月无声,时光有脚,一切都在静悄悄间如水流逝。有的打着漩儿,有的漾着波儿,有的一浪高过一浪,但最终都免不了东流去。
    看,窗外细雨蒙蒙,草色远近青黄浅碧,久违的鸟儿又开始在枝头间飞来跳去,撒着欢儿歌唱:“啾啾啾”、“啁啾啁啾”、“唧唧唧,叽喳叽喳”,仿佛顽皮的孩子在草地上尽情的摸爬滚打,嬉笑喧闹。又一个崭新的春天,就在这不经意的嬉闹中沿着枝头的雨滴缓缓走来了。
    伫立窗口,听风望雨,静穆中慢慢梳理着心灵之沧桑,感悟人生之冷暖,任由热泪盈眶、思绪飞扬。窗外的那株白玉兰,依旧和往年一个模样,凝碧的叶间早已隐约可见无数枝含苞的骨朵,亦如怀春的少女羞涩而迷茫。我也差不多还是往日的容颜,冷了的却是昔日的情肠。不再奢望,奢望有一场风花雪月的永恒浪漫。春来春去,逝水流殇,凭你千般怜惜万般愁怨也换不得曾经过往。“人生若只如初识,何来秋风悲画扇”。
    遥望远山,凝视荷塘,已有几只鸭子开始浮水,“嘎嘎”的叫声伴随一圈圈涟漪飘远弥漫消散。小荷青翠,破水而立,阳光下有几只蜻蜓飞来飞去,时时点水,偶或停立。或立于蒲草叶茎,或立于小荷尖角,或斜挂于柳芽初萌的枝条之上。山花照影,游鱼戏水,春光妩媚,扶琴而弹,声远情长。此际,幻如步入琅環仙乡、《红坛梦》境,心旷神怡,神清气爽,流连忘返。待日落西山,月明柳梢,风歇琴哑,始悔悟《荷花心缘》已是缘去缘散,渐行渐远。
    三月的江城宛似江南的雨巷,结满了忧愁,结满了哀怨,也结满了淅淅沥沥的怀旧诗篇。梅园的红梅刚刚落尽,武大的樱花又开得满园灿烂。那一树洁白,那一树繁华,直比那伊人饱满的热望。只可惜时过境迁,花丛间那《放飞思念的风筝》早已陨落,碧空下只留得细雨缠绵,花泪潸然。犹记得苏曼殊《落樱花》那无尽的凄惶:“十日樱花作意开,绕花岂惜日千回?昨来风雨偏相厄,谁向人天诉此哀?忍见胡沙埋艳骨,休将清泪滴深怀。多情漫向他年忆,一寸春心早已灰。”
    岁月就是这样斑驳淋漓、漫不经心而又脚步匆匆。无需太多的缱绻,太多的惆怅,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我悄悄地来,亦如我悄悄地去,向着那高飞的风筝,摇曳的柳枝,婷婷的莲荷以及无数朵已然开放或即将开放的袅娜的花朵,道一声珍重,祝一路吉祥。愿你们的明天永远光鲜璀璨。


项琳,女,安徽枞阳人。曾用网名有:青莲居士、夏荷听雨等。现就职于湖北武汉市。安徽省诗协会员、安徽女子诗会会员。闲暇喜欢读书,写一些诗词歌赋以自娱自乐。有一些作品散见于网络论坛及微信期刊。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