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田敬文随笔】玉雨梨花入诗来

2019-04-13 10:11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一夜春风至,万树梨花开。当几缕春风刚刚抚过面颊,梨花便在一夜之间绽放开来。散落在沟壑间、峁梁上的梨树像披着白色的斗篷,又像托着一树的白雪,率先将迷人的芬芳奉献给了初春的原野。瞬间,冬日的苍凉一扫而光,北方的大地便开始了春的鲜活与妖娆。
       梨花,春季开花,为伞房花序,两性花,花瓣近圆形,花冠五瓣,洁白如雪,具有香气。它的别名更为风雅,叫玉雨花。梨花在我国约有2000余年的栽培历史,自古以来深受人们的喜爱,其素淡的芳姿及淡雅的清香更是博得诗人的推崇。唐代武元衡《左掖梨花》:“巧笑解迎人,晴雪香堪惜。”孙光宪《虞美人·红窗寂寂无人语》“红窗寂寂无人语,暗淡梨花雨。”宋代欧阳修《渔家傲》“三月芳菲看欲暮,胭脂泪洒梨花雨。”陆游《梨花》:“粉淡香清自一家,未容桃李是年华,常思南郑清明路,醉袖迎风雪一杈。”赵令畤《蝶恋花·索再三终不可见》“弹到离愁凄咽处,弦肠俱断梨花雨。”元代邵亨贞《清平乐·梨花》“一枝晴雪初乾,几回惆怅东阑。料得和云入梦,翠衾夜夜生寒。”元代虞集《答钱翼之》“闭门三月梨花雨,徧写千林柿叶霜。”清代钮琇“重门夜静梨花雨,孤馆春寒柳絮风。”还如杜牧《初冬夜饮》、白居易《江岸梨花》、周邦彦《水龙吟·梨花》、黄庭坚《压沙寺梨花》…… 读来就令人陶醉。
       翻读古人梨花诗句,总是寂寞伤感多于明媚快乐的情怀。在文人墨客眼里,洁白清艳的梨花,楚楚动人,若美人落泪。唐代白居易在《长恨歌》里以“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来形容贵妃杨玉环的泪姿,仿佛春雨落梨花,其景实在艳美,这也应是描写“梨花带雨”这样一种意境最美的诗文了。宋江诗“院落沉沉晓,花开白云香。一枝轻带雨,泪湿贵妃妆。”又刘芳平诗云“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在文人们眼里,梨花如天上的白云飘落在田野山坡,风过花涌,淡香入息,清新怡人,最宜雨后观赏。
       忽然想起一首前苏联的歌曲《喀秋莎》来:“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漫的轻纱。喀秋莎站在竣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战争年代,凄苦几何?然而,年轻的女孩喀秋莎面对开遍天涯的梨花,没有梨花泪,只有保家卫国情,何等的青春美丽,何等的热情奔放?
       梨花的花语是纯真,代表着唯美纯净的爱情。某个春日,与一树梨花猝然相遇在垄畔,那一蓬纯洁灿烂的笑,就将最美的春天呼啦啦地打开。仿佛一位明眸皓齿的白裙女子,在万紫千红的原野上快乐地起舞,明媚、阳光,而炫人眼目。
       敬羡你,平而不凡的梨花;赞美你,雅而不俗的梨花。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