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清风雅荷散文】白鹿原人的白鹿

2019-04-27 10:54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白鹿原人的白鹿
                                                         ——    陈忠实先生去世三周年祭
    1992年是陕西文学界的鼎盛年代,《白鹿原》、《废都》、《最后一个匈奴》、《八里情仇》四部作品影响中国文坛,被称为“陕军东征”。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我有幸在西安感受到了“大时代、大气势、大作家、大作品”的豪迈氛围,聆听了陈忠实先生“《白鹿原》小说创作的心路历程”专题报告,听取了肖云儒先生“陕军东征现象的解读”。通过李建军博士得到陈忠实先生签名的《白鹿原》读本。90年代以陈忠实为代表的陕西作家雄起在我的心里种下了一颗文学梦想的种子。
    2016年4月正值白鹿原上白鹿原影视城、白鹿原民俗村开业之际,作为白鹿原人,看着一天天亮堂起来的家乡,节假日见如织游人从我家门前经过的时候,我涌动着为家乡自豪的情愫,对先生的爱戴和感激之情更深更浓。天有不测风云,先生于4月29日不幸去世,白鹿原哀恸,灞河水呜咽,我怨苍天不公夺我先生。如果说1992年小说《白鹿原》让世人了解了白鹿原和白鹿原为代表的关中文化。时隔十八年后先生用生命为白鹿原的发展做了一张宣传名片。失去先生,中国文坛陨落了一颗巨星;先生去世,白鹿原让先生生命之树长青!
    今年4月19日亲朋好友护送先生骨灰回到家乡西蒋村进行安葬,先生终得魂归故里,长眠一生钟爱的白鹿原下。正如陈忠实研究专家西安工业大学冯希哲教授的至诚感言:“先生背枕白鹿原坡,展目潺潺灞河,骊山风光尽收眼底。陪伴在父母身边,书写出《白鹿原》的祖屋依偎身旁,松柏环绕,樱桃林生机勃勃……”先生生前为自己写了一本镇棺之书,今天又魂归故里,先生可以安息了!
    《白鹿原》是二十世纪以来中国一部伟大的作品,作者起笔于1988年,写成于1992年,当时中国正在改革开放的初期阶段,原有的社会秩序在被打破,新的秩序还未建立,一时间泥沙与飞石俱下,人心浮躁,人们处在迷茫与困惑之中。陈忠实这个具有传统思想的文化人,亲历了半个多世纪沧海桑田,站在新的发展时期,看到一些社会现象,内心十分痛苦,作为一个作家,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驱使着他去追寻答案,因此立下写一部自己百年后能当枕头的书的远大抱负,《白鹿原》便是这部作品。
    作为白鹿原人我是先生忠实的读者,翻烂过首版的《白鹿原》,电影、电视剧、话剧凡是和《白鹿原》相关的创作我都会想办法前去欣赏,享受先生作品再创作带给我的精神享受和心灵震撼,追随先生的创作心路,慕名前往先生故居垂吊,缅怀先生的一生。
    白鹿是祥瑞之物,白鹿代表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希望,也是世代白鹿原人心中的精神寄托。相传周平王时白鹿在原上出现过,白鹿所过之处,庄稼泛绿,鲜花绽放,水草丰美,万物复苏。以后白鹿就成为白鹿原的传说流传下来。白鹿点燃了白嘉轩的生活希望,给了他生命的激情,给白嘉轩带上了光环,让他的腰杆挺得更直了。北宋“蓝田四吕”(吕大防、吕大忠、吕大均、吕大临)以《吕氏乡约》著名,乡约成为几千年农耕社会的精髓,守护着白鹿原人的生活和内心。如果说陈忠实让朱先生守护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关学文化,那白嘉轩就是以实际行动践行关学文化者。在社会变革思想多元化的现今社会,陈忠实先生拨开层层迷雾,以厚重的《白鹿原》小说弘扬“治国齐家平天下”的儒家思想,小说不断再版发行量居高的事实证明,先生是真正身体力行关学文化儒家精神的继承人和弘扬者。虽然先生离开我们,但他在人民群众中的威望却历久弥新。
    电视剧贯穿着以乡约治理村子管理百姓的主线,白鹿村祠堂承载着厚重的人文道德文化。祠堂不仅是白鹿两家祭祀祖先之地,家族圣殿,也是孩子们学习传承文化的学堂,更是教化管理族人的教场。以白嘉轩为族长的白鹿村全体乡民严格遵守族规,对于违犯族规者轻则仗罚,重则不允许进住祠堂。田小娥不守妇道,不顾礼仪廉耻,被白嘉轩按照家法逐出白鹿村。在封建政权坍塌,墙头变换大王旗的社会变革中,各种思潮、各种现象,挑战着族长白嘉轩的底线,白鹿村的宁静被打破了。在白鹿村出现一件件怪事之时,白嘉轩让孝文背乡约,其实这是传统思想与反传统之间的较量。在强大的变革潮流中,白嘉轩硬邦邦的腰被黑娃打折了,而且再也没有挺起来,几千年农耕文明在革命浪潮中寿终正寝。
   《白鹿原》塑造了大约130个人物形象,白嘉轩、朱先生、鹿子霖、鹿兆鹏、白灵、黑娃、田小娥等众多人物,个个血肉丰满性格各异,但每个人物都承载着作者的文化思想,人人都是小说中举足轻重的人物。田小娥在小说中的意义非常鲜明,陈忠实先生在阅读县志时,看到了长长的烈女名单,让他感到很震惊也很难过。男人女人同在一个天底下生活,但作为男人的白嘉轩娶了七房妻子,丧夫的女人却要讲三从四德,忠贞不二,独守空房直到终老。先生用不贞的小娥鞭挞腐朽的封建制度,控诉夫权社会时期女人所遭受的双重压迫。
    朱先生是《白鹿原》众多人物中唯一有原型的人,原型既清末民初蓝田大儒牛兆濂,学界称他是关学的最后一位传人。牛先生自幼聪慧,21岁中举人,因父亲病逝母亲痛苦而失明未能进京参加会试。牛兆濂一生奉行“学为好人”之道,有求必应,德行乡里。先生潜心程朱理学研究,精通周易,逻辑推理能力强,凡事具有预见性,被人尊奉为“圣人”。先生坚守家乡开办白鹿书院,请9名才高八斗的先生,传道授业解惑,带出了很多高徒。牛先生带领先生们编撰《蓝田县志》(民国时期),记载了蓝田历史上发生过的大事,传承传统文化,功德千秋万代。
    牛先生坚辞朝廷任命,隐居乡下,淡泊明志,为家国安危常不顾个人安危四处奔走。1926年,十万镇嵩军围困西安城八月,城里断水断粮,饿殍遍野,先生挺身而出,单枪匹马徒步去西安,解除了西安围城之困。抗日战争爆发后,日寇铁蹄蔓延,所到之处烧杀抢掠,山河破碎,民不聊生,先生忧心如焚,联合八位先生准备渡黄河到潼关上前线和敌人血战,到了灞桥被他的学生拦回。抗日战火蔓延,先生终因忧虑成疾,于1937年在白鹿书院去世。先生先天下之忧而忧,家国情怀兼济天下,名垂青史与日月同辉。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革命的火种在原上星星燎原,原上涌现了胡达明、侯德普、赵伯平、郗德仁、赵子和、陈子敬等革命者。胡家村小学、郗家河村、西区学校都是原上革命党人传播火种的根据地,1927年4月,刘肇沛、侯德普、陈子敬等人领导的中共蓝田特别支部在孟村乡郗家河村成立,在白鹿原、焦岱等地开展农民运动。到1927年6月底,已经拥有35名共产党员,7月将特别支部改名为中共蓝田支部,这是蓝田最早的党组织。蓝田支部响应省城的革命运动,领导着蓝田的群众运动。后来,蓝田县在郗家河村建立了鹿原支部纪念馆,鹿兆鹏是原上众多革命者的典型代表,他们是为生民立命的擎天柱。
    蓝田党组织的重要创始人侯德普,曾受中共西安地委派遣回蓝田开展农民运动,同赵伯平等人组织原上青年捣毁军阀刘镇华设在狄寨的粮台;胡达明长期为革命在外奔波,多次路过家门而不入。赵和庭次子赵国宾关心时政,追求进步,参加五四运动。他与同乡酝酿办过进步刊物,电视剧中秦进送给白灵一本宣传新思想的册子,把革命火种植入白灵的思想,帮助她加入地下党组织,最终成为一名坚定的革命战士,这一情节与实际不只是巧合。
   清末民初,晚清封建政权摇摇欲坠,西方新思想传入中国,以梁启超、康有为为代表的革命党人发动了维新运动虽然以失败而告终,民主科学的清风却在中国大陆蔓延,各地反对封建礼教,兴办新学蔚然成风。原上的开明人士在孟村乡成立了西安最早的天足会,反对妇女缠足,宣传妇女解放新思想。1906年几家人联合在孟村成立了女子学堂,众多乡绅把女儿送进学堂学习文化。我的先辈胡资质、胡景儒为原上少有的知识女性之一,胡资质在西安上了女子师范学校,后嫁给赵家的赵国宾。胡景儒逃婚到了西安,后加入地下党组织走上革命道路,白灵的叛逆倔强及成长过程都有她们的影子。
    赵和庭后人有与陈忠实先生结交者,陈先生是了解原上人家的故事,我以为白灵这一形象有赵家女子的影子、也有胡家、段家、张家……白鹿原众多女子的影子,白灵是晚清民初反对封建落后,追求科学民主的新女性代表,而非有人所说张静文是白灵的原型。白灵被白狼叼走,但是却没有危及性命。这个情节意味深长,白狼再凶残,也抵不住白鹿仙子的祥瑞力量,胜利属于正义的事业。
    原上的有识之士与朱先生一样,在动荡的社会里,坚守内心,弘扬传统文化,昌学而清明,在继绝学的道路上跋涉不止。高祖的神道碑文为牛才子撰文,讲述了高祖为牛先生治病之事:“于之業,是術也,将以为斯人明是目也。道学不明,天下之目疾矣,吾子明此学,于晦自之目;子之目,非一人之目也,于之不用吾术,吾焉乎用吾术”。“道学不明,天下之目疾矣”,其中“道“就是天之理,是天地和谐、人心安宁,是《吕氏乡约》之魂,是朱先生的道学,陈忠实的关学,是儒家之思想,现今的社会核心价值观可谓与之一脉相承。
    在半个世纪的风云变化里,白嘉轩的腰被打断了,但白鹿原人的脊梁永远挺着。《白鹿原》不仅给人以强大的精神力量,而且唤醒了地理上沉寂的白鹿原。先生用自己的生命给白鹿原添了厚重的色彩,白鹿原乘着改革开放的新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白鹿原民俗村、白鹿原影视城、白鹿仓、灞河两岸、鲸鱼沟等一批与白鹿原相关的文化旅游项目落成在白鹿原上。从四月开始,白鹿原便进入樱桃红,桃花笑,瓜果香的多彩季节,厚重的历史文化与自然风光相得益彰,成为关中美景之地。同一块土地不同的过去和现在,那是一代代白鹿原人坚守理想、建设家乡、发展家乡用勤劳和智慧耕耘的结果。
    承载着几千年的关中文化,有着务实淳朴对未来的希望。从朱先生,到白嘉轩,到鹿兆鹏等众多人物,代表着白鹿原人在社会变革中的坚守和探索,演绎着传统和反传统的斗争故事。陈先生继承了张载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关学思想儒家文化,用文人的良知和辛苦的坚守凝练关学文化与小说里,让白鹿原人了解了历史,看到了先人在这块土地上上下求索的历程,激发了新一代白鹿原人传扬白鹿原精神的豪情。
白鹿原因陈忠实小说而出名,白鹿原人的精神也成就了陈忠实,其实真正成就陈忠实的是他自己,先生守正、审慎、刻苦、淡泊,是一位追求真理有良知的先生。小说中朱先生去世,白嘉轩悲恸地说:世上再不会有这样的先生了!2016年陈忠实先生去世,白鹿原悲恸,灞河呜咽,原上最后一位先生走了!牛先生、朱先生、陈先生一生践行的白鹿原精神与白鹿原一样厚重,与灞河一样千古长流!
    祈愿原下先生安息!白鹿、《白鹿原》永远与陈忠实先生同在!白鹿依然在白鹿原的田野里奔走!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